公交车上人妻被涂春药 两根粗大在她腿间进进出出H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副本里的限制条件,确实让林三酒苦恼为难了好一阵子:如果梵和进入了棋子的攻击范围吧,威力值上打不过人家;要是没进入攻击范围,那就算她发动了棋子——不管是画师、300路,还是龙卷风鞭子——都等于是在副本里表演节目了,够不着,没有用。

偏偏她又不能把物品和能力用在自己身上,辅助类的也成了废物。

既不朝对方下手,又不必以自身作目标,却能够克制住梵和的东西……

林三酒想来想去,就想到了【概念碰撞】。

要是在别的地方,她还不敢放出老太婆,因为怕把枭西厄斯引来——可是副本不就是一个天然的阻隔罩吗?

“那个能力可以选择人当目标,”林三酒解释道,“也可以选择一个物件或者一块空间为目标……为了选到合适的效果,我不断刷新菜单,刷了好几分钟,才总算等来了你现在身上发动的这一个。”

梵和低下头,罕见地揉了几下自己的眼角,问道:“我身上这一个……是什么?”

“凡是踩入特定区域内的人,”林三酒倒是一点幸灾乐祸也没有,答道:“在产生肢体行动的时候,会因为失去空间感知而团团乱转。”

“踩入特定区域?”梵和一下子明白了过来,“那个无用的神婆面前……就是会激发效果的‘特定区域’?”

“我想你这么谨慎的人,应该不会让自己走进我和墙壁之间的夹角里去……你自己也说了,你为了以防万一,要避开我点。”林三酒耸耸肩,说:“除了神婆以外,其他棋子都在棋盘边缘,你来不及赶过去……所以威力值又低,又近在眼前的神婆,不就是最好的目标了吗?”

“那你为什么要让我去抓‘空间跨域’?”

还不是因为使用【概念碰撞】时,对手也能看见菜单上的字吗——林三酒花了一个“空间跨越”的条件,才总算引梵和转过了身去,这样一来,她刷新菜单的时候,梵和就看不见了。

只不过费了这么大劲,万一接下来梵和没踩到神婆面前那一块区域,她就等于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因此有好一会儿,林三酒提心吊胆得感觉脸上五官位置都不对了。

“不管如何,加上这一回合,至少我现在算是扳回来两城了。”她没有继续解释下去的好心了,只冲着那一个不知名货架再次喊了一声:“攻击。”

余光里,梵和的身影好像微微一颤——似乎她不回头,也隐隐感觉到了林三酒这一次攻击的货架是哪个。

光点落入手里以后,林三酒看着它足有半分钟,才慢慢地开了口。

“‘生命系统的监督与修复装置’,”她低声说:“所有数值都是0,好像是用于确保水合作用、细胞分裂以及光合作用顺利运行的……?为什么你需要这种东西?”

林三酒看了看那个“梵和的后”货架。这一个货架上的光点最少,加上她拿到手的,也不过是总共六个——她现在明白了,这六个光点,正是确保她胜出副本的路途。

“现在我知道了,种子能力仍然在你货架上。”梵和好像听不见一样,对着白墙壁说:“能力效果都有时效,我只要等待时效过去就好,你并没有扭转局势的本质。”

你能产生这种误会,我就谢天谢地了,林三酒在肚子里嘀咕了一句。

等下一回合时,梵和发现自己又像喝醉酒的人一样不分方向,此时竟与林三酒来了个面对面时,她的脸色显而易见地难看了一层——“是有一个持续时长吗?怎么还在生效?”她皱眉问道,“这个效果能持续多久?”

那可有的说了,要知道大巫女的神智和身体,现在还是分家状态——

等等。

一道电火花突然从头打到了脚底下,林三酒的浑身皮肤都泛开了一阵酥麻。

她怎么现在才想到这一点?

梵和的“精神身体缝合剂”,是不是也能用在大巫女身上?

不过,得首先弄明白梵和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才能知道她的东西对于大巫女有没有帮助……那就只有将梵和逼到一个不得不吐真话的地步。

接下来该怎么办,都已经清清楚楚地展开在林三酒眼前了。激动与希望就像是烧开了的水,搅得血液都在咕嘟咕嘟地发热,她二话不说,立即又攻击了一次同一个货架。

这一次落入她手中的,是“排异反应压制药剂”。

林三酒已经根本就不去想,为什么梵和会需要这些东西了;她抬眼看了看,发现梵和正直直地盯着她,面上是一种此前她从未见过的神色——即使是当初在梵和刚刚丢掉了“根系”与“种子”的时候,林三酒也不记得她曾经露出过如此凝重决绝的神色。

她猜到梵和打算干什么了。

“现在轮到梵和顾客——”女员工的话还没有说完,林三酒立刻叫道:“

公交车上人妻被涂春药 两根粗大在她腿间进进出出H

等等!”

公交车上人妻被涂春药 两根粗大在她腿间进进出出H

你干什么?”女员工皱起眉头。

“在你的回合开始之前,”林三酒对梵和遥遥喊话道,“我有话要跟你说。”

梵和紧紧抿着嘴唇,没有应声。

“你身上的能力效果,是没有时间限制的。”她尽量诚恳地说,“很不可思议,对吧?但正如你所说,人天生能力有强有弱,并不公平。我有一个朋友,因为这一个能力效果,已经身心分家好多年了。”

从梵和的脸上,林三酒看不出来她信了没有。

“也就是说,即使你现在结束了副本,你依然无法恢复你的空间感知力。”林三酒打量着她,说:“你就是这么打算的吧?为了尽量减少损失,你现在要立刻结束副本,对不对?这样一来,根据副本规则,你还能从我这儿再拿回两件东西。

“但是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你就算结束了副本,你也不可能占到上风了。”

林三酒叹了口气,说:“就算你不相信我的话,认为能力效果是会消退的,在你结束副本之后,仍旧有一件东西是你不可能拿得回去的……‘精神身体缝合剂’、‘生命系统的监督与修复装置’、‘排异反应压制药剂’,不管是哪一个拿不回去,你短期内就要遇上麻烦了吧?”

梵和垂着头一动不动,乍一看上去,与其说是个人,不如说更像雕塑。

“我根本不必着急。我只要跟上了你,静静等着你的身体系统出现问题崩溃的那一刻就好了……”林三酒注意到她稍稍一抬头,似乎想要说话,抢先说道:“你能这么精准地激活这一个副本作为广告,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不清楚,不过我猜,当你身体失控、不得不呼吸的时候,你激活的恐怕还是同一个副本吧?还是那句话,我只要等着你身体出问题,我就可以拿回我的东西了。”

过了好一会儿,梵和才慢慢问道:“你想怎么样?”

林三酒只觉心中一块大石猛地落了地——她忍住了隐隐激动,说:“很简单,你投降就行了。”

喜欢末日乐园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