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的白沫乱溅出来h 小丹乖让我再进去一次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因着楚娴的腹诽,四爷在浴池里泡了一小会儿,就连打了两个喷嚏。

他一边在想,蠢兔子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一边在心中确定,蠢兔子肯定是等急了。

男人迅速的冲洗了一下身体,然后就拿浴巾裹住了身体,大步流星的冲床上的小女人走去。

-

三天过去了,三哥富存传信来,说东西还没搞成,让楚娴稍等一些时日。

又问她怎么被软禁了?

楚娴这时才尴尬的想起来,她还没向四爷询问火枪的事情。

可见最近确实有些乐不思蜀了。

楚娴立马给三哥富存回了封信,并让他同五格交代一声,她很好,不用担心。

-

五格才不担心她,五格最近的私下时间都被四爷征用了。知道楚娴是为什么才呆在家里,他就不慌了。

他寻人雇了许多的高手,就在四贝勒府附近,为楚娴保驾护航。

他有在为妹妹的安全做出不可或缺的贡献,五格表示十分开心。

有五格看护,有四爷镇守,四贝勒府就真的成了铜墙铁壁了。

一波又一波的死士定点刺杀。

却没有丝毫收获。

不过这本来就在四爷的预料之中。

他和楚娴真正的计划,还没有开始。

…………

这日,由于前段时间的账本在四爷的督促下暂时告一段落,其他事情都在稳步就班,户部纳罕的清闲起来。

四爷下了一个早值,早早的就回了府里。

彼时楚娴还在后厨忙活。

挽着袖子灰头土脸的,面粉沾了一鼻子。

那些简单的菜系她还勉强能做,但西式蛋糕甜品什么的,她是真的束手无策。

府里的糕点师傅,也没办法仅凭她的描述,就融会贯通。

折腾了几日,楚娴还是没能做出一个像样的来。

青儿带着弘晖阿哥守在门前,一瞅见四爷的衣角,便“快快快”的招呼楚娴“避

撞的白沫乱溅出来h 小丹乖让我再进去一次

难”。

楚娴手忙脚乱的在一旁的手盆中,拿手巾擦了下胳膊和脸,然后急急的抱起弘晖,一路小跑,去和在院子里玩耍的荣欣汇合。

刚拐过一个廊道,就和四爷撞个满怀。

四爷往后退了一步,才稳住她的身形。

苏培盛跟在四爷身后,也不着痕迹的护了一把。

“跑这么急做什么?有什么见不得爷的事要藏起来。”四爷看着她怀里的弘晖,面色不虞。

楚娴呵呵的笑着:“这不是为了迎接爷吗?”

“爷今日下值怎么这么早?”

撞的白沫乱溅出来h 小丹乖让我再进去一次

楚娴连忙问。

四爷定定的看了她一晌,企图在她那张白净的脸上看出些什么破绽来。

楚娴抱着弘晖,主动的去拉他的手,“爷用膳了吗?要再吃点吗?”

小孩子饿的都比较快,所以半下午时候,府里也是备着吃的。

四爷把手抽回来:“黏黏糊糊的像什么样子。”

楚娴撇撇嘴,那晚上黏黏糊糊的还不知是谁呢。

她低头的一瞬间,一缕别在耳后的发丝忽然落了下来。

上面沾着些许白色粉末。

四爷的眼尖,一下就看到了。

他伸出手,在那根头发上捻了一下,又放在鼻子下闻了闻。

楚娴一时有些尴尬,这男人在闻什么啊……?

不会闻到她的头油味吧?

她今日在厨房呆了多半天,可能真的被油烟熏到了。

四爷闻后,表情淡淡:“你们刚才在做什么?”

楚娴天真:“没做什么啊,就是在院子里抓蚂蚁而已。”

捉蚂蚁?

四爷皱起眉,不赞同的看了她一眼。

她带着未来的小亲王和小格格捉蚂蚁?

那玩意捉来了有什么用吗?纯纯的不是在带偏两个孩子吗?

想到这几日,楚娴都呆在家里“亲身教子”,四爷就感到一阵头疼。

他把弘晖抱过来,问他:“捉蚂蚁好玩吗?”

弘晖仰着小脑袋,半晌,吧唧的凑上去亲了四爷的脸颊一口。

“阿玛~”

四爷被这一亲整的宕机了,连要质问的话都忘了,只觉得心化的一塌糊涂。

楚娴在旁边暗暗叫了一声好!

四爷面无表情的看了楚娴一眼,将她的小表情尽收眼底。

“以后不许带小阿哥和小格格捉蚂蚁。”

小七忽然冒出头来,用一种睥睨天下的戏剧语气道:“捉蚂蚁怎么了?捉蚂蚁有益身心健康好吗?试问普天之下、谁小时候没捉过蚂蚁?”

那刻意装粗的声线加上抑扬顿挫的表情,看起来可爱又滑稽。

楚娴一下乐了,没忍住笑出声来。

四爷皱着眉瞪了她一眼。

怎么感觉这蠢兔子越来越蠢了呢?

他快走两步,把母子两个送回厢房,然后淡淡道:“爷还有事,要去书房。”

四爷说完,等在门口好一阵子,就是在等楚娴留他。

哪知楚娴抱着弘晖,乖巧点头:“好的,爷。快去吧,爷~”

“……”

四爷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面色微冷。

刚才他闻见了,蠢兔子头上沾的是面粉。

可见,蠢兔子刚刚八成是在厨房。

她既然进了厨房,必然是又在做什么他叫不出名字的东西。

可是,她做了,却不打算让他尝?

那她打算给谁吃?

想起之前被老九尝鲜的云糕、中秋节上献给老祖宗的月饼,以及因着小十四才有的火锅,男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一赌气,就转身走了。

他倒要看看蠢兔子在后厨捣鼓些什么东西。

四爷前脚刚走,青儿就来通风报信了。

“福晋福晋,不好了,四爷往后厨的方向去了!”

青儿着急,楚娴也着急,她连忙披了件衣裳,就往外赶去。

谁知四爷走的不快,楚娴追了几步就把人追上了。

“爷,娴儿突然想起有事相问,爷要是公务不急的话,可否匀给娴儿一点时间?”

楚娴头发散乱,衣衫不整,靠的近,又是巴巴的问。

四爷忽然有些心跳加快。

但是想起蠢兔子此番追出来就是为了阻止他去后厨查探,他又蹙起眉,不乐意道:“什么事?”

楚娴本就是随口一说,哪有什么正当问题,情况紧急之下,脑袋一热就把三哥借火枪的事情拿出来顶包了。

喜欢福晋在上:四爷,狠会宠!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