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怎么这么湿~别磨人 一整夜没有从你身体里退出来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回到五金店,看见郭建设在店门口急得直跺脚。

三个店门都关闭了,潘修明去了录像厅帮忙,其他人都上街买东西,或者回去了。

他懊恼没有早点过来,其他人都在等着他跟老板拿到钱,发工资呢。

大章上次说二十八会回去,到时付他一万元钱。

本来他认为干活到二十八肯定没问题,往年干到二十九都有过,可是昨天下了一场大雪,别说干活,在外面站一会都冻得受不了。

竹架上也湿滑光溜,根本不能站人。

一停下来,十几个工人就嚷嚷着要回去。

“早点回去过年算了。”

“提早一天去跟老板结账,他肯定不会说什么的。”

安排工人把工具材料码整齐,跟老潘两老打了招呼。

邹秀花还问他:“大章说明天才会回,要付多少钱给你们回家过年。”

“一万。”

邹秀花为难说:“我家里只有七八千,没那么多,要么你还是去找大章要吧。”

家里宰了两头猪,她还提了十多斤猪肉慰劳他们。

一家人都是仁厚之人。

郭建设想第二天干脆去大章店里找他,拿到钱后就回村。

殊不知来到店门口,看见三间店都歇业放假了。

他又跑到录像厅,潘修明告诉他,老板两个去上街了,可能等下会回去吧。

他在店门口等了一个多小时。

急得如热锅上蚂蚁。

看见大章的吉普车才长舒了一口气。

“郭师傅,你在这里等好久了?对不起,我正准备拿钱出去给你。”

潘大章歉意地说。

“本来是想做到二十八的,但天气下雪太冷也开不了工,所以个个都说早点回去过年。本来上午我都可过来找你的,但是在街上又遇到一个亲戚,拉我去喝酒。”

他保证:“过年后天气好,肯定会抓紧时间把工做完。”

潘大章跟他了解工程完工情况。

“琉璃瓦已经基本上完工了,还有一点收尾工作。外墙批刮水泥沙浆也完成了三分之二。”

“年后天气好的话,先把外墙水泥砂浆批刮好,等它干燥后,再做油漆,然后把竹架拆除。第二步装饰内墙,估计三四个月时间就可以入住了。”

温小芹上楼拿了一万元下来付给郭建设,并且让他签了名字。

郭建设高兴地离开了。

“要不要去看看小章,完工后他跟几只狗怎么回去?”

“跟姨夫说好了,完工他负责叫个拖拉机,把小章送回村里。”

潘大章考虑现在回村里,明天去冈州,小芹家没有时间去。

不如今天去古樟村,跟她父母过个节日。

“要么现在去你家,明天再去我家?”

“听你的,反正我跟着你。”

这时放在柜台上的电话响了。

这时候谁会打电话过来?

他拿起电话接了。

“哥,我是小章,还以为你们放假了,没人在店了。”

“小章,你在那里打的电话,有什么事吗?”

“哥,是脐橙果园姨夫办公室的电话。你有空过来接我和狗回家吗?”

“你这么快就回家了,姨夫果园不用守了?”

说好干到年三十的,现在才二十七,不能言而无信哦。

“果园脐橙昨天和今天基本上摘完了,姨夫说我可以带狗回去了,他一样给我这么多钱。可是他问了几个拖拉机,都说没有空,所以我就打你电话了。”

“你再过几分钟打电话,我就走了。行了,我现在过去接你。”

温小芹把脐橙和年货,还有温小芹替父母买的衣服,都放在后备箱。

潘大章几个店都检查了一下门锁,还特意跑去仓库看了。

仓库内房有一张值天价的八仙桌和两张大师椅。

特意在门上加了一把大锁。

好在目前为止没人知道它们的价值。

没人掂记就没有风险。

开车来到岭背脐橙果园。

看见杜建民正在带领工人紧张地装车。

温小章却在果树间钻来钻去,摘果树上漏掉的脐橙。

狼犬黑豹和三只狗仔看见潘大章的吉普车都奔跑了过来。

他拉开车门,几只狗都自动跑上了后座。

“你不想回去,是不是?”他朝小章喊道。

潘小章提了一个蛇皮袋过来,里面装了十多斤脐橙。

“姨夫叫我去摘的,他说摘来就算我的。”

杜建民看见他开车过来,抱了一箱脐橙,塞到车上。

“大章,谢谢你那天晚上帮我把几个偷果贼都逮住了。以后几天都没有出现偷果贼。现在脐橙全部摘完了,所以小章可以提早去回。”

潘小章:“姨夫,其实脐橙树上还

宝宝怎么这么湿~别磨人 一整夜没有从你身体里退出来

有很多漏摘的果,你看我一个多小时就捡到了十多斤。”

杜建民:“有空的话你明天后天可骑单车过来,反正捡漏得来的果都归你。”

潘小章:“行,我先送狗回去,明天有空我骑单车来捡果。”

坐到车上,他还在念叨。

“太划算了,说好五天二百六的,才干三天,他也给我二百六了。一天赚了差不多九十,哇,一天九十,比人家上班的一个月都多。”

潘大章:“镇定,才九十块而已,不算多吧,一天赚九十块就飘了?没出息!”

我一天赚三十二万,飘了没有?

潘小章又念叨着明天约上一个人跟他一起去果园摘果,沉浸在兴奋中。

少年人的快乐果然藏不住。

“哥,要是明天你可以开车送我去,再接我们回就最好了。”他又打起了如意算盘。

“我没空,你不要想。”

“我明天去六月伯家吹唢呐。”

“单纯去拉几斤果,叫我开车接送你,真不知道你怎想的。”

潘小章又被另一个想法所触动。

“哥,你现在开小车了,那辆摩托车肯定不用了,把它给我骑行不行?那样我骑去岭背摘果,就快多了。”

潘大章再次否认。

“我若给你摩托车骑就是在害你,一次都没骑过,会不会骑都不敢说。就想骑几十公里去岭背?”

“那有什么难的,单车一开始我也不会骑,还不是一二个小时就学会了。虽然跌了几次,有什么关系,还不是爬起来就骑得飞快?”

“单车跌一跤,你爬起来还可以跑,但是摩托车你摔一跤试试,弄不好就爬不起来了。敢给你骑?”

“那我去晒谷场练骑熟了,再上公路,行不行?”

“你先骑单车,明年上初中,再给你练习骑摩托车,练熟了,我就给你。”

“行,你说话算数。”

到了碾米房。

看见老爸和德明还在忙碌,二十八了还有这么多人碾米。

老妈在隔壁套房煮猪食。

潘大章停车拉开车门,黑豹和三只狗仔都跳下车。

老妈看见了,叫道:“小章,你这臭小子,你看几只狗身上弄得这么脏,还不搞点热水,替它们抹身。你自己也搞得象个泥猴一样。不是说好五天的么,才三天就回来了?”

潘小章高兴地说自己运气好,一天赚了差不多九十,还天天吃脐橙吃到厌。

温小芹帮助提猪食去喂猪。

潘大章去工地看了看。

基本上跟郭建设说的没什么岀入。

他对老妈说了现在先去小芹家,明天再出来,然后明天下午再去冈州。

邹秀花:“你还考虑得比较周到,是应该这样,做事要多替他人想想。明天你去你大伯家吹唢呐,我们就在家搞点好吃的,先过个年。”

开车到了古樟村。

温玉庆夫妇看见两人都异常高兴。

“小蓉他们一家三口路过时,放了一些食物回去了,说过年那天出来陪我们过年。”

潘大章从车上抱了二箱脐橙,还有从副食品公司买的食物。

温玉庆:“大章,不用给那么多果和副食给我们,我们两个也吃不了那么多。”

潘大章:“我买了八百斤,够分了。这脐橙好吃,它也耐储存,放三四个月都不会坏,可以慢慢吃。”

同时他又掏出一千块钱交到他手里。

温玉庆连忙推掉。

“不用给我们钱了,平时间小芹每月都给几百,刚才她姐还给我们几百,钱够用了。你们把钱留着,做生意还要本钱呢。”

潘大章坚持让他收下。

“这是我的一份心意,放心吧,做生意的钱足够。况且今年做生意也赚了不少钱,给你们钱也是应该的。”

温小芹看见了,笑着说:“爸,大章给你,你就收着。他现在是大老板了,不缺钱的。”

她拿来新买的外套让老爸试穿。

“我跟大章上街去买的,也是用大章的钱。”

邹雪花也试穿了新衣裳。

两人心里都高兴得如喝了蜜甜。

这未来女婿又能干,又体贴。

他现在在村里成了别人眼中羡慕嫉妒恨的对象。

个个都夸他女儿的对象这么会赚钱,人长得帅,又聪明,对小芹也好。

自己女儿怎么就没有遇上这么好的对象呢。

温小芹两母女开始在厨房张罗饭菜。

温玉庆也在帮忙剥冬笋,切腊肉。

“我爸妈晒了很多腊猪肉、鸡肉、鸭肉,可以带点去你爸你妈吃,也可以带些去冈州爷爷奶奶吃。”温小芹给他解释说。

潘大章看见屋顶上几处瓦片在滴水,地上放了一只盆,雪水一点一滴落到盆里。

唉,这住宿条件太简陋了。

吃晚饭的时候,他再次提到:“温叔,明年等现在那帮给我建房的师傅,把我那栋别墅建好后,就叫他们过来,把这几间旧房拆掉,然后建一栋二层的水泥钢筋房子,钱我来出。”

“建一栋这种房子要花多少钱?”

温玉庆内心还是有点忐忑不定。

“大章家里建的那栋估计要三万多块钱。”

每次钱都是温小芹付的,所以她清楚。

“花几万块建这么好的房子,我看不必要了吧。”温玉庆还是觉得太奢侈了。

“你们在家过得好了,我们在外面也觉得更安心。现在有这个条件,没有这条件我也不会提。况且我也是把你们当做自己父母一样对待的,我对小芹也是真心的。”

“我建的那栋面积大,而且有围墙。你这里面积小,应该一万来块钱就可以建得很好了。”

温玉庆见他说得真切,不好再拒绝。

点头说:“行,就听你安排吧。”

邹雪花也含着热泪,连连给大章夹菜。

吃过晚饭,坐在客厅看电视,闲聊着。

外面有人叫:“潘大章,你在吗?”

推开门,看见站在外面的是温少华。

“叔、婶,我看见外面杨梅树下的吉普车,知道大章在这里,所以特意过来找他聊天的。”

温玉庆把他让进屋。

潘大章知道他哥温少云出了安全事故,关心地问:“你哥现在怎么样了?”

温少云岀了安全事故的消息,整个古樟村人都知道了。

温玉庆自然也知道。

他也关心地问:“你哥现在怎样了?他伤势怎样了?”

温小芹让他坐下。

温少华:“我哥背部全部烂了,还在矿医院,没有生命危险,但是没有大半年时间肯定好不了。”

在前世,温少云在医院住了一年多,病好后安排去饭堂上班,干了几个月,觉得辛苦受不了。

背上伤口经常会溃烂,发炎。

特别是夏天,穿件背心,斑痕累累的皮肤影响职工的食欲。

换去炸药库上班,看见雷管炸药,内心又无比恐惧。

最后一直病休,拿80%的基本工资。

也没人愿意嫁给他,一辈子孤老终身。

潘大章想到岭背的老凌头。

于是对温少华说:“岭背镇凌坳村有个老中医,医术特别高明。我认为象你哥这个情况,不要单纯用西药去冶伤口,可以去找老中医,开一些中草药去治,或许才更不会留下后遗症。”

他把老凌头地址抄给了他。

“可是我哥是公伤,在矿医院治疗是免费的,不管治多久都是免费,而且工资以及家属护理费,都有规定。去找外面中医开药,费用肯定没办法报销。”

竟然还在计较这个。

不过,若是找老凌头开药,估计象他哥这种严重程度,至少也要几百甚至上千药费才行。

刚刚才参加工作,要家里负担也是一笔巨大开支。

但是按照现在这样治疗,即使岀院了,以后也是一个废人。

与其这样,不如花钱去找中医治。

同时他也知道自己提的建议,温少华也不一定听得进去。

不过让他知道了有这么一个老中医,说不定等温少云从矿医院出院后,感觉还有不少毛病,而矿医院又没法治愈的。

于是再去找老凌头开药治疗,或许也有效果。

前世或许是根本没往这方面想。

也或许是没人跟他提醒过。

“大章,听别人说你跟公司董总很熟,跟矿里干部关系也不错。能不能帮忙替我哥说几句话,让矿医院医生开一些比较高档一点的药,那样我哥的伤才能好得更快,更不会留下后遗症。”

原来他来找自己,是怀着这个目的。

“行吧,等我明年有机会去铁珊笼矿医院,跟他们矿领导提个建议。”

说实话,他的建议,还真的有人会听。

喜欢重生1983年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