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原文 给儿子做了几年了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当然,身为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及真正受益人——璔乌萸,他的阴狠比泺泺有过而无不及。

——在一切都按照他们计划进行时:所有人都乖乖当他们的垫脚石,为成全他们忠贞爱情甘愿当炮灰时,自然是你好我也好,表现出一副温厚痴情的模样。

可这虚伪的表象一旦打破,便撕掉伪装,什么忠贞痴情,那不过是用来完成他分身历劫的道具而已,成了如今的样子。

在他看来,泺泺现在表现出来的才是她的真面目——所以,他苦心用几个小世界剧情培养起来的女人,现在也只是为了他许诺给她的“尊贵身份”才纠缠着他。

这让他无比轻蔑,愤怒,并不堪其扰。

璔乌萸明显感觉到对方身上怨气愈加强烈,已经变成恶灵,现在只剩下要跟他成为世界之主的残念。

呵,都这样了还想当他的“主神夫人”?这样的灵魂还想跟他去享受永生?想什么呢?看来只能将其灭了。

阿萸一边压抑着心里烦闷和愤怒,耐着性子安抚着泺泺,而另一边则偷偷联系之前的相师。没错,那个相师也是安排的推动剧情的重要角色。

然而他一联系才发现这个相师以及他安排很多隐晦力量都没有了…就像是突然间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阿萸彻底慌了神。

丫的,他这次为了过情关已经尽可能选择一个三不管的小世界,设置的剧情也没有那些家伙的变态,只是一个流落民间的皇子重回皇宫的故事而已,又不是动辄逆天飞升天下大乱,怎么还是被人盯上了?

这么说来,之前泺泺的灵魂脱离小晴的身体并非意外?失去联系的“母妃”还有宫廷里的暗线也是那股力量做的?

他压根儿不知道对手是谁?什么时候盯上自己?以及在自己身边潜伏了多久?

一无所知!这才是最让他最恐惧的。

可,历劫中的他就如同正在蜕皮中的蝉一样,对此没有任何办法。

要不然也不会称为“劫”,要不然也不会尽可能地事无巨细地安排妥当,而再周密的计划也不可避免会出现意外,如同眼前境地。

与历劫失败的挫败感相比,真正把他逼入绝境的正是他自己培养起来的已经恶化的灵魂。

其实如果不是他没有认出她的灵魂,如果不是他想急切地完成历劫,泺泺也恶化不了这么快。

当泺泺发现,自己灵魂早已经离开那个女人身体,可他仍旧对着那个女人大献殷勤时,她就意识到,恐怕她被骗了。

然则她此刻已经没有退路,他之前做的那一切早就将她绑定在他身上了,所以眼下也只能抱紧这跟大腿。

让泺泺万万没想到的是,对方表面上在安抚她,而背地里竟然是在找相师来对付她?!

于是乎,她仅存的那一丝残念也被怨怒仇恨所取代,只剩下强烈的不甘。她,黑化了。

一团漆黑如墨的鬼影紧紧趴在阿萸,也就是骊少爷身上,疯狂啃食对方的魂魄。

于是人们就看到骊少爷变得越来越疯癫,家人为他请来一个据说这段时间在京都崛起的最厉害的相师相看,对方说:这是他前世欠下的孽障,这一世必须偿还。

那相师拿着一个罗盘在骊家庄园里转了一圈,啧啧称奇:真是怪哉,按理说这冤孽报复还会累及到他的父母兄弟姐妹,为何安然无恙呢?唔,让我再看看究竟是什么贵人……

隐身中的枔靖悠哉悠哉地看着装扮成相师的小灵在骊家耍宝,而夭夭则已经笑得花枝乱颤了,一树桃花缤纷如雨。

“哈哈…哈哈…没先到小灵还有当相师的潜质呢,装的真是太像了,你们看,他把那些人全都唬住了……”

忙碌了一圈回到拐杖空间的小辛不屑地瞥了一眼,“雕虫小技。”

要论装的话,他也可以滴。

之前那小灵没有来的时候,可不就是他为老枔出头摆平凡人的么。

罢了,他本来走的就是杀伐路线,不跟他争。

其实让小灵去装神弄鬼是枔靖的主意,虽说之前那几个新娘她无力挽救,但这一个已经搭手了那便救人救到底——万一骊少爷出事,骊家人迁怒小晴怎么办?

小晴被那一对男女戏耍,差点也和前四个女子一样魂飞魄散,何其无辜,落得现在这般境况,能帮她减轻一些压力就帮一点咯。

反正这些对于他们而言只是举手之劳,随便叨逼两句就能帮对方解决很多麻烦,何乐不为?!

枔靖看着骊家人已经对此深信不疑,看到小晴也并没有期期艾艾痛不欲生,而是很坚强仍旧对生活充满希望的样子,很是欣慰地笑了,收回视线。

田原把这几个月他们在其他地方经历的事情简略说了一遍,用铁血手段矫正了一些恶俗。

她微微皱了眉:“我发现那些恶灵大多是被一些和他们有相似悲惨遭遇的人召唤出来,报复仇人,然后恶灵无法控制自己而累及无辜。我有种感觉,就好像有股力量在故意支配他们,故意让他们恶化,故意让他们被召唤然后杀死更多凡人,让他们变成冤魂。”

枔靖认同地点点头,“不管是冤魂还是恶灵,其实他们并没有通过轮回通道进入地府,而是进入一个独立在天道之外的空间。那些普通灵魂无法带我们找到那个通道,现在就看这两个了…只要再次找到那深渊入口,或许这一切都能找到答案。”

田原嗯了一声,然后想到什么,带着几分欣喜地说道:“……那个老枔啊,你知道吗,你之前帮宫廷拔掉逃妃的那一股暗流,于是皇家重新推到了原本的相师教派,改成了土地神神庙。”

枔靖了然地点点头,哦,原来自己刚刚接受到这个地方又多了一座自己的“府邸”,是这么回事呀。

只是先前一直都把注意力放在泺泺和阿萸身上,虽然她遏制了所有外力对他们的影响,但还是怕出什么意外。也没来得及去细细查看。

此番细究起来,枔靖觉得恐怕这其中少不了田原他们几个的功劳吧。

毕竟要让那些人推倒原本根深蒂固的教派势力而改信土地神,若是不弄出一点神迹,从各方面给对方做局,削弱教派,是很难让对方相信那所有一切就是土地神做的。

枔靖真诚地说道:“这些日子你们也辛苦了!”

这样一来,有皇庭从上至下推崇土地神,相信要不了多久民间就会逐渐兴盛起供奉土地神的。

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枔靖心中更是欣悦不已。

…………在众人的注视中,那黑影终究还是纠缠着骊少爷的魂魄,将其拖向地下。

原本平平无奇的石板地面,此刻凭空出现一个黑黢黢的洞。

骊少爷的魂魄在黑影中苦苦挣扎,拼命呼救:“相师救救我,我是皇子,我真的是老皇帝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皇子了,你救我,我许你国师之位,救我——”

小灵此刻神情十分庄重严肃,他一边装作在施法的样子一边对旁边的骊家人说道:“…你们瞧,他此刻已经完全被孽障所腐蚀。若是再让其发展下去的话,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

骊老爷此刻吓得身体直发抖,背上早已冷汗岑岑,丫的,连这么荒诞的话都能说出来…之前便偶尔有下人汇报,说听到少爷独自一个人说自己是天命之子什么的…当时还不以为意,没想到对方说的却是这个。啧啧,这要是传出去了,他们骊家都完了!

一旁夫人则是哭的死去活来,毕竟是她的骨血啊,而且辛辛苦苦养了几十年,现在却……就算儿有万般不是,她也不舍得让他被那杀冤孽给带走。哭着求“相师”帮帮她儿子,一定是被那邪祟冤枉了的。

小灵转向夫人,在罗盘上推衍掐算,又在对方眉心上点了一下,再与那挣扎的魂影比照了一下,一脸疑惑地说道:“夫人,你…的儿子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死了啊……”

“啊?——”

众人皆是一惊,纷纷看向“相师”。又看看那虚影,“这,这怎么可能?”

小灵:“没错,根据我推算,你儿子不仅早就死了,而且和他还有很深的渊源。”

“唔,让我再看看……不得了,不得了……罢了罢了,我便让你们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原文 给儿子做了几年了

了却这个心结吧。”

于是人们看到小灵凭空一抓,手中多出一个水晶球,扬手一拂,上面投射出一副画面。

枔靖将灵镜检索到的传给小灵。

人们顿时恍然大悟,明白了这个人的确不是他们的“儿子”,同时也心中惶惶…难道说对方身上真的流淌着皇家血脉?这样的话他们岂不是……

唉——

只听相师说道:“这一切都是其孽力所为,那女人也不过是个疯女人而已……”

众人连连附和:没错,正是如此。

至于夫人在看到自己孩子被掉包,还被残忍杀死,早已晕了过去。

另一边,已经彻底坦白身份的阿萸咒骂“相师”,说他助纣为虐,不得好死…

小灵则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尔作恶多端,祸乱人间,此番便是你的报应。你就乖乖地去吧。”

“啊——”

拐杖空间里,小辛他们看着这纠缠的一幕都急了——泺泺的恶灵力量也太弱了吧,扯了那么久也没把对方给拖下去。恨不得冲出去踢一脚。

枔靖则是眼睛发亮——那熟悉的深渊气息终于出现了。

在黑影裹着阿萸魂魄进入深渊时,地面又不知不觉恢复平静,另一边,“骊少爷”彻底断气。

骊家草草办了丧事,对那天发生的事情闭口不谈,对小晴宽待有加,事情慢慢平息。

…………枔靖便一直吊在那两个纠缠的魂魄后面。她的目的是混沌。

阿萸还在心疼这次苦心经营的历劫就这么功败垂成,也心疼这次经过“门”不知道又要折损多少。然而他还没来得及细算这笔帐,便感觉到后面跟来一个熟悉的气息。神力?

神?这个世界上什么时候有神明了?他就是怕那些神横插一脚搞事情才特地找这个三不管的小世界。

所以,造成他如今局面都是这个神搞的鬼?!

如果的神的话,那么一切都解释的通了。不过,在他印象中,神不是一般都喜欢“光明正大”搞事情的吗?而且做之前都要一番正义凛然地教诲一番。而对方却暗戳戳地给他下套,看来…对方目的并非是想“拨乱反正”,而是要对他们仙家来个“大刀阔斧”啊。

思及此,他变得紧张起来,连忙让泺泺怨灵不要进入深渊…一旦被对方发现,肯定会被对方针对,继而将其拔除。

那样一来其他仙家也会恨上他,而他,这一个重要分身折损了不说,就连自己的本体也会损失惨重。

然则此刻的泺泺只剩下本能,循着灵魂来的轨迹回归到本源的地方。

“不能进去,你这个死女人……”丫的,阿萸此刻真是后悔死了,当初怎么就找了这么个蠢货呢。不过是稍稍遭受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原文 给儿子做了几年了

了一点挫折便没了自己的意志力…衰。

不管阿萸如何挣扎,他终于还是被挟裹着穿过结界之门,进入一个魂影憧憧的大厅里。

唉——

在大厅规则压制下,泺泺怨灵也恢复原本样貌,放开了阿萸的魂魄,规规矩矩地排在其他魂魄后面。

而终于恢复自由的阿萸好像并不受大厅的压制,径直朝中央的石磨飘去,然后咻地一声钻进蠕动的进料口。

咦,难道那进料口里还别有乾坤?

枔靖心中一动,思考着自己是也跟着钻进去一探究竟?还是和上次那样先把这里毁了再说?

而身体已经开始施法,双手同时展开凭空画出一个大大圆环——轮回之门。

小葫芦已经默契地飞了出来,在瓶口形成一个漩涡,很有经验地将那些茫然的魂魄吸了过来,再全须全尾地将他们送入轮回之门。

轮到“泺泺”时,即便这个空间压制了她灵魂的大部分力量,她仍旧本能地抗拒轮回之门。

喜欢穿越小小土地婆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