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抬起她的臀不停的撞击着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白梦蝶在饭桌前坐下:“爷爷奶奶这次来,给我们兄妹两个全都带了新打的棉被和棉絮,外公又送了这些来。

幸亏我们家房间多,地方大还放得下,不然房子小一点,这么多棉被棉絮都没地方放。”

田老汉慈祥的笑着道:“把不好的旧棉被旧棉絮全都扔了,用我和你爷爷奶奶送来的新棉絮新棉被。”

田春芳给她亲爹夹菜:“扔什么扔呀,虽然都是旧的,但是都有八成新,就那么扔了多可惜!

把他爷爷奶奶送来的棉被棉絮加上爸送来的棉被棉絮全都攒起来,以后给小蝶陪嫁。”

田老汉笑呵呵道:“等以后小蝶出嫁,我们再给她打新棉被新棉絮。

别的外公拿不出来,这几床新棉被和新棉絮外公还是拿得出来的。”

石磊笑着道:“外公李千万别听我妈

他抬起她的臀不停的撞击着全文在线阅读

的,小蝶以后嫁的是豪门,不可能用棉絮棉被的,有钱人用的都是羽绒被,或者蚕丝被。”

白梦蝶怕外公听了伤心,忙道:“外公,你别听我哥的,虽然有钱人用羽绒被和蚕丝被,但是棉棉也用的。”

反正她以后会用棉被,免得辜负老人家的心意。

田老汉笑着点头:“那好,外公给你准备。”

然后抱怨田春芳:“你公公病了也不说给我打个电话,你说你这做的是啥事?”

他是来到闺女家才知道老爷子生病住院了,心里很是过意不去,作为亲家居然没有去医院探望他。

田春芳笑着解释:“不是我不通知爸,是医生说,做了心脏搭桥手术要多休息,不能吵,所以我才没给爸打电话的。”

田老汉还是很不高兴的白了她一眼:“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怎么可能跑到医院吵你公公,我一把年纪了连这个分寸都没有?”

白爱国忙安抚老亲爷,田老汉这才消了气。

吃过午饭,田春芳母子两个陪着田老汉去医院探望老爷子。

白梦蝶则和白爱国一起去七彩世纪城给老爷子老两口买房子。

果然像白爱国所说的,一楼有七八个台阶,那么到了夏天就不容易淹了。

父女俩把所有一楼的房型全都实地看了一遍,选中了一套两居室的坐南朝北的房子。

虽说老爷子老两口一室一厅的房子就够住了,可是父女俩都觉得一室一厅的活动空间太小。

老人年纪大了,待在室内的时间多,房子太小,住着不舒服。

而且一室一厅配的花园也很小,两室一厅配的花园有二十平米,想种什么就能种什么。

白梦蝶已经想好了,让老爷子种些花花草草。

白爱国笑了:“你爷爷奶奶不可能种花花草草的,只可能种葡萄、果树和蔬菜。”

白梦蝶心想,不管种什么都可以,只要老两口开心。

她们家在鹏程花园买房时房价才两三千,这才一年功夫,房价已经涨到四千多一平米。

一套八十平米左右的两室一厅花了三十多万。

买好房子,白爱国去店里和厂里转转,白梦蝶拿着江映月给她的美容卡去千娇百媚美容会所做美容。

她连十八岁都没满就要做美容,白梦蝶觉得这是花冤枉钱,可是未来皇额娘的话不能不听。

挤公交到了千娇百媚,在会所外整理了自己一番,白梦蝶这才往里走。

不能让人家看出她是挤公交过来的,不是因为虚荣心作祟,而是拿着一张几十万块钱的VIP卡,结果挤公交过来,真怕别人以为她是偷的VIP卡。

未来皇额娘推荐的地方果然非一般的奢华。

这家美容会所集美容,瘦身,健体,排毒,养生于一体。

只要你有钱烧手,这里一定有一个合适的方案帮你解决烧手难题。

白梦蝶看着菜单上的各种美容项目,在心里暗自腹诽。

鱼子酱护理是什么鬼,鱼子酱不是吃的吗?这么贵的东西要呼在脸上?简直是在作孽。

这个什么动感光波嫩肤居然要1888一次!

不能表现的像没见过世面,她清了清喉咙,很矜持典雅的问美容顾问:“这个动感光波是用美容仪器做脸吗?”

“是的。”美容顾问笑得甜甜的,“动感水波是我们现在的主打活动……”

神马?动感水波?不是动感光波吗!

白梦蝶瞪大眼睛仔细看了一遍,她觉得视力好像有所下降。

美容顾问把她们的产品和服务说得天花乱坠,白梦蝶在选项单上勾选着自己需要的服务。

她选择的是面部护理,各种高科技护肤以及各种吃的东西糊脸,内脏排毒,全身塑形。

至于美胸健胸,美臀翘臀就算了,在别人面前脱光衣服,哪怕是女性面前她也会很害羞。

做完美容,白梦蝶觉得脸上皮肤好清爽,身体好轻盈,但她分不清是不是心理作用。

做完美容,又挤公交回家,出了一身汗。

想到陈子谦提出给她买车的事,白梦蝶觉得接受也不错,夏天挤公交真的很受罪。

这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有钱人在一起老是想享受,她以前很能吃苦的。

晚上全家人一起吃饭时,田春芳想到给老爷子老太太买的房子花了不少钱,一个劲的夸白梦蝶有眼光,下手早,在鹏城花园买了住房和好几间车库门面,不然现在买要多掏好多钱。

饭还没吃完,陈子谦来了,是来接白梦蝶去学校的。

田春芳热情地问他有没有吃晚饭,没吃就将就在她家吃一顿。

田老汉也慈祥又热情的这样问他。

他已经知道陈子谦和白梦蝶订亲了,所以对他比以前更好了。

陈子谦是白家的贵婿,也是他田家的贵婿,虽然是外甥女婿,但也是女婿。

陈子谦说在家陪了父母吃过晚饭才来的。

白梦蝶兄妹两个吃完饭,便要和陈子谦一起出去。

田春芳想到现在国庆节都过去半个月了,必须垫棉絮,盖棉被,便让两孩子把棉絮棉被带上。

又关切地问陈子谦准备了棉絮棉被没有,如果没有准备就在她们家拿,她们家多的是新棉絮棉被。

陈子谦说他妈已经派人去他学校给他换上了羽绒被。

石磊扛着自己的棉絮和棉被,陈子谦帮白梦蝶扛着棉絮,三个人一起下了楼。

和以前一样,把石磊先送到学校,陈子谦再开车送白梦蝶去学校。

在路上,陈子谦告诉白梦蝶,他已经给她报好

他抬起她的臀不停的撞击着全文在线阅读

了驾驶学校,就在她家附近,每个周末去学两天。

白梦蝶愣了很久:“那我的代购生意和棉被生意怎么办?”

“当然得结束咯,为学车让路。”

白梦蝶有点舍不得,代购和卖棉被这两个小生意都不费什么时间,却能挣不少钱……

算了,钱是赚不完的,先学开车吧。

到了W大学,陈子谦一直把车开到白梦蝶的宿舍楼下,然后把棉絮帮她扛到寝室里。

虽然女生寝室男生止步,但是如果女生有拿不动的重东西,男生帮忙送到寝室还是允许的。

陈子谦一直帮白梦蝶把床给铺好了这才离开。

他前脚离开,后脚寝室里就炸锅了,室友们都羡慕白梦蝶的男朋友又帅又多金,还那么温柔体贴。

白梦蝶洗了澡回来问室友们地摊生意怎么样。

所有的女孩子都很开心,说她们这个周末基本上每个人都赚了四五百块钱,两个月的生活费都赚回来了。

雷杏兴奋不已,已经在憧憬着靠摆地摊挣钱买LV包包了。

她这话一出口,室友们全都闭嘴。

因为其他人的想法是,家里条件怎样就过怎样的生活。

只是普通家庭而已,又没有像白梦蝶交上一个土豪富二代男朋友,买个LV装逼,背在身上人家还以为是a货。

她们都不赞同雷杏的消费观念。

但是为了保持寝室的和谐,所以谁也没有怼她。

白梦蝶一边用干毛巾擦着湿漉漉的长发一边道:“你们也别太兴奋了,你们几个在校园里摆摊赚钱,肯定有人跟风学的,不会每个星期都会赚这么多。”

万家红笑着道:“我不贪心,只要每个周末能够赚100块钱,我就心满意足了。”

崔庆玉也笑着道:“我也是。”

大家聊了一会儿天,就各捧各的书看了起来。

第二天早上,四个好朋友一起去食堂吃早餐,又碰见了黄宇奇。

白梦蝶心生反感,以前黄宇奇不在她们经常来的这个食堂吃早餐,可现在隔三差五的来,如果再装偶遇也太假了。

但是她没表露出来,当黄宇奇端着早点向她们走过来时,她笑着道:“我不当电灯泡。”

端着她的早点离开了,找了另一张桌子坐下。

崔庆玉和万家红也紧随其后,走了过来,跟她同桌。

白梦蝶看了一眼在黄宇奇面前娇羞的要命的宫雪琴,收回目光,对万家红道:“从这个周末开始,我要去驾校学车了,不能卖棉被了,我想把棉被生意转让给你,你敢接手吗?”

昨天晚上室友们问过白梦蝶棉被赚了多少钱,白梦蝶也没瞒她们,告诉她们,光棉被一共赚了近六千块,加上被套赚了一万块钱左右。

这么大的生意,白梦蝶要转让给万家红,万家红十分激动,想接手,可又怕自己做不好。

崔庆玉道:“你要是怕自己做不好,我跟你一起做,钱对半分,你干不干?”

她是上海姑娘,生来精明,不怕做生意。

而且她父母都是大型国营企业的干部,所以从小耳濡目染,待人接物很从容。

只有穷家小户里出来的孩子才会畏手畏脚。

万家红马上答应了。

她有她的优点,那就是不贪心,懂得和别人合作。

既然自己吞不下白梦蝶给她的那块大蛋糕,那就跟崔庆玉分享好了。

白梦蝶把那家棉被批发店老板娘的名片给了她俩,进货的流程和怎么发货也跟她们说的一清二楚。

因为当时传单上印的是白梦蝶的手机号码,所以她打算把那些预定棉被的短信抄在纸上,再交给崔庆玉和万家红。

再群发消息通知那些预定棉被的同学,在崔庆玉和万家红手里领棉被。

顺便把崔庆玉的手机号码群发出去,让他们和崔庆玉联系。

商量好生意转让,三个好朋友也吃完了早餐,一起离开。

走出食堂,崔庆玉对白梦蝶和万家红道:“黄宇奇对宫雪琴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

如果是假意,怎么到现在还陪着宫雪琴吃早餐?两个人还有说有笑的。”

白梦蝶摊手道:“这谁知道,这得问黄宇奇本人,可是他不会说真话的。”

上午第一堂课英语结束之后,白梦蝶把陶知云借她的伞还给她。

陶知云接过伞时一连打了两个喷嚏,白梦蝶关心的问:“云姐该不是因为把伞借给我而淋雨淋病了吧。”

“没关系,淋病了有你学长照顾我。”陶知云拍了拍她的肩膀就走了。

中午白梦蝶独自一人滑着滑板出去吃午饭,顺便去看一下自己几家店铺的装修进度。

除了火锅店,面点连锁店、卤菜连锁店都快完工了,大概这个星期天就能交付。

白梦蝶很是满意,去一家重庆鸡公煲吃午饭。

重庆鸡公煲并不是重庆菜,它之所以叫重庆鸡公煲,是因为它老板叫“王重庆”。

同样的戏码也在校外一家“泉水煮活鱼”身上重演。

大家奔着山泉水而去,后来才知道他们老板叫张泉水。

对此宫雪琴有一段经典吐槽——“还好不叫张羊水”。

重庆鸡公煲是由青椒、洋葱、土豆等等烧制的红烧鸡块,分微辣、中辣和特辣。

鸡块吃完了加高汤变成火锅,便宜又好吃,火锅料还打五折,白梦蝶美美的吃了一顿。

在心里想,等自己的盖浇饭和盒饭店开起来,只怕重庆鸡公煲会是自己店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吃饱喝足,白梦蝶滑着滑板回学校,路上手机响了。

白梦蝶一看,是未来皇阿玛打来的,连忙毕恭毕敬的接听。

陈俊南告诉她,今晚公司有个酒会,让她过来当他的贴身翻译。

白梦蝶有点慌,口而出道:“皇阿玛,我没有职业装怎么办?”

这孩子真有意思,居然叫他皇阿玛,陈俊南忍不住嘴角飞扬:“没事,皇阿玛给你准备,你只用报身高就行了。”

喜欢重生食神学霸不软萌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