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水田家全本免费阅读小说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九灯和尚与怀璧议论之际,在九宫山巅,众多阴神修士在此地浮空两千丈,在云层中施展法术。

整整一个时辰,神尘道人都在遵照李轩指示,指挥着众人将无数微尘大小的冰核往四面八方散播出去,覆盖的范围广达一千五百里,甚至就连距离上千里的荆州,一千五百里的枝江也照顾到了。

他们先制造好了冰核,然后以法力包裹着,直接送到一千五百里外。

神尘道人发现正在这么做的,远不止是他们。包括洞庭湖君山,南岳衡山,四川的青城,峨眉在内的众多佛道胜地,也都有佛修与道人在云中大规模的散播冰核。

还有周围各地龙庭的留守人员,都在云层中极力的鼓动狂风,将雨云往南面刮吹。

“神尘师兄,你注意到没有?”

就在持续一个时辰之后,玉清宫主玄非道人却是眼现异色的眺望着远方:“这些冰核,它们正在吸聚水汽——”

神尘道人早就注意到这情况了,他们散出的冰核,在云层中吸收了大量的水元之力。这使得九宫山周围乌云漫卷,却已经停止了暴雨。

神尘甚至在观察着这其中的缘由,眼中现着一抹异色:“很早注意到了!这些冰核越多,他们吸聚的水汽也就越多。有意思,这位靖安伯大人,真有大才!”

他发现那

肥水田家全本免费阅读小说全文完整版

些水汽,原本是以那些浮于云空之上的微尘为核心,凝结出一个个水滴。当这些水滴达到一定重量,就会从云空中跌落下来。

可这个时候,他们散出巨量微尘大小的冰核,各自吸收空中的水分。这使得云空的水滴变多,可水滴的单体重量却在变小,也就无法达到从空中滴落的条件。

——可这种积蓄雨云的方法,神尘以前闻所未闻。

“不过这种方法,只能将下雨的时间延后,以我的估算,最多也就能坚持三天时间。三天之后,这附近暴雨的强度会激增三倍。”

玄非若有所思:“倒是北面河南方向,我发现似乎有人在那边施法降雨,北面有许多雨云水汽正从那边泄走,可这也只能将湖广一代的水汽浓度,消减差不多两成。”

神尘道人闻言却笑道:“能拖延三天时间,消减两成水汽,难道还不够么?至少这三天之内,那相繇的法力将无法增长,甚至大幅跌落。”

神尘道人遥空看着李轩的方向:“我猜那位的图谋,多半是欲在这三天之内将相繇斩杀!他既然能封印巫支祁,能斩巴蛇常泽,自然也能斩杀相繇。”

此时他已知李轩,在金沙江上游斩杀常泽一事,这让他震撼之余,也深深钦佩。

“——总之,你我且拭目以待便是!”

※※※※

宜昌战场,已经发现这附近水汽逐渐稀薄的,不止是怀璧与九灯两人。敖疏影身为龙君,对水汽尤其敏感,她先伸出手,抓住了旁边一滴坠落的雨点,然后错愕的仰望天空。

就在片刻之后,敖疏影就眼含兴奋地看着江面上正激战的一人一蛇。

李轩他没有骗人,他的确有办法驱散这里部分的水汽,这结果甚至是让她惊喜——相繇的法力,似乎许久没有增长了,而此时的长江水位,似乎低落了一尺。

李轩同样感应到了变化,他心里也有些许喜意滋生。

现代人工消雨技术,无非是两种方法。一种是在目标区的上风方,进行人工增雨作业,让雨提前下完;一种是往云层里超量播撒冰核,使冰核含量达到降水标准的三至五倍,冰核数量多了,每个冰核吸收的水分就少,无法形成足够大的雨滴。直观的说法,就是让雨憋着不下。

李轩本来不抱多少希望,毕竟这是一个仙法横行的世界,不能以常理度之。

而现代的人工消雨技术,也只能在短时间内,保障一小片区域的无雨。

所以他只是做着能

肥水田家全本免费阅读小说全文完整版

消减几分水势就尽量消减的打算,可这散雨的效果,却出乎李轩意料的强力。

“轰!”

当李轩的刀锋,再次与相繇的蛇头激撞。李轩的躯体,又一次在江面上飞退数十余丈。

可此时的他,却不惊反喜。只因这一次交手,相繇的力量与武意明显低落了不少。

之前每一次交手,他手臂连同肩胛都必定炸成血粉不可。可这一次,却仅仅只是他的右手化为齑粉,臂膀骨骼碎裂,飞退的时候,也能保持身形的稳定,而非像之前那样完全无法自控。

随着绿绮罗的绿色荧光灌注入李轩的右臂,一瞬间就复原如初,恢复的速度远超之前。

“一个区区第三门的凡人,我看你能撑到几时!”相繇的躯体再次向李轩轰撞过来,每一个蛇头都裹挟着不同的力量。

于此同时,李轩还感觉到自己身体内的水液,也在对方的操控之下,隐有鼓荡沸腾之势,近乎失控。

——水在人体组织中的比重占据百分之七十,在血液中的占比高达百分之九十,这些都是相繇的法力能够遥感操控的。

如果换一个场合,李轩无法借助七千儒生浩气,没有饕餮这件仙器在手,这个时候他体内的血液都会暴乱,让他的躯体炸为粉尘,或是被直接抽走,让他的整个人化为干尸。

可这个时候,李轩仅需用浩气镇压就可以。

“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

——浩然正气在国运清明太平的时候,它呈现为祥和的气氛和开明的朝廷。

轰!

这一斩,相繇的一颗头被他的刀势直接劈成了两半,那刀芒余势未绝,竟将另一颗头的脖颈也斩出了伤口。

相繇却毫不在乎,那九颗头的撞击连绵不绝,气势凶戾狂绝。

而此时他们在一个呼吸之间的交手频率也大幅度提升,一百五十击都是寻常,至多可上攀到二百以上。激烈的程度让李轩压力倍增,不得不借助超导之遁,以诡异莫测的遁法与之周旋。

可相繇却能通过他体内的水分,准确的感知到他的方位。这条九头巨蛇,也完全不受它那巨大形体的困扰,它的躯体就像是一团水液,随时变化形体。哪里有需要,九颗蛇头就从哪个方向钻出来,浑身上下没有任何死角。

直到大约两刻时间之后,一人一蛇的距离在一次对轰之后,再次拉开二百丈。

这次相繇没有再出手,而是用它还完好的七颗头看着自己胸前的巨大孔洞。

刚才李轩那一刀,竟然斩下它的两颗头颅,还洞穿了它的胸膛,斩出了一道巨大的刀口。

相繇又看向了下方的江面,眼中含着凝然之意——在他不知不觉间,这长江的水位又下降了接近八尺。

李轩则是手提长刀,定立在冰层之上。

——这冰层直达河床,连同大地。这可以让他借助九天息壤与葫芦藤种子的力量,抽取大地的元气,这多少可减轻一些他胸前业煞沉积的速度,不用完全依靠绿剑萝莉。

他的目光,则是含着几分冷冽的注目着相繇。心想这位上古妖王,已经察觉了吗?

“你们竟然散去了周围的水汽?”

相繇略含惊讶的用十八颗眼睛注目着李轩,瞳孔中则夹含着嘲弄:“你应该很得意吧,以为水汽稀薄,就可拦住我了?”

李轩则是微一摇头,握紧了碧血雷雀刀的刀柄:“在将相繇大君你这具分身法体斩杀之前,我又如何敢有得意之念?”

相繇听了之后就哈哈大笑:“九灯!”

这个时候,那九灯从云空中显现了身影,他拿着一个布袋抬手一抛,然后大量的血雨洒下。

李轩的瞳孔则微微一收,他望见那血雨当中,竟有无数未成形的婴尸。

“你们人类其实是世界上最残忍的生灵,就比如我上面那位,他竟能从六十四名孕妇的肚中开腹取婴。这种事情,也只有你们能做得出来。不过,这婴血我很喜欢!”

那相繇的浑身上下,都浮现出一层血意,躯体更隐隐膨胀了一圈:“水无形亦有形,外柔而内刚!”

它的躯体这一刻竟完全分裂开来,化作九条大蛇,同时往李轩噬咬冲击。它们裹挟风雷,宛如九条穿刺过来的长枪。

而就在再一次轰鸣声响之后,李轩的躯体再次被撞飞百丈,此时他不但右臂粉碎,浑身筋骨也在咔嚓作响。

那九条大蛇却未就此罢休,它们继续狂噬而来。使得李轩的身躯才刚刚稳定,就又再次如破麻袋一样抛飞出去,浑身血雾炸散,口中也溢出了一口血液。

他不得不借助超导之遁闪身到二百丈外,意图重整旗鼓,可这仅仅只为他争取到一瞬。相繇的身影已经冲击到了他的身前。

“水无处不在,无物不需!既可福泽天下,也能覆灭苍生!”

那九条巨大的水蛇,竟在这刻短暂的聚合为一!

轰!

此时李轩不但双手崩溃,五脏六腑也在这刻被震伤,大量的内脏碎片从他口中喷洒出来。

“狂妄的凡人,不过蝼蚁之属,敢逆苍天?”

相繇蓦地显形,抬起一脚就往跪在水面上的李轩头顶踏去:“给我死!”

它这一脚,令周围水面震起千丈波潮。也将李轩的躯体,压入到下方河床泥底,不但浑身上下筋骨碎折,大量的血液从口中喷出。那撑在他前方的‘大衍神盾’,也发出一阵咔嚓擦的声响,赫然已不堪重负。

这一幕,让远处观战的薛云柔与虞红裳都目眦欲裂,本能的就准备出手救人,可二人几乎同时被李承基与江云旗拦住。

“二位稍安勿燥!”

江云旗原本也是打算出手救人的,可此刻他却略有些吃惊的看着下方:“李轩他的的浩气撑住了!”

虞红裳稍稍定神,凝目望去,可当望见李轩浑身染血的惨烈情景,她心脏深处还是一阵剧痛。

不过正如江云旗所言,轩郎他竟然撑住了——

下方的相繇,也同样吃惊,只因它那短小的右爪,虽是将李轩压入河床,可距离李轩的躯体始终还隔着一丈距离。

而此时的李轩,虽然双手粉碎,暂时无法御刀。可他却仅以精纯浩气,就撑住了相繇的踩踏。

“你这家伙?”相繇的瞳孔收缩,显露不能置信之色,他发现李轩那紫色浩气的深处,竟然凝聚出了琉璃般纯净无瑕的晶核。

而且这股浩气越来越强,越来越大,越来越显纯净,竟然将它踩下去的右爪一寸寸的抬起!

下方的李轩则仰头上望,目如赤火。那一身浩然正气,如洪涛一般的冲出体外。

“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时运艰危的时刻义士就会出现,他们的光辉形象一一垂于丹青。

就在李轩的右臂恢复的刹那,一道裹挟赤雷的刀光闪耀,匹练般分割空间。这不但将相繇的右足斩开,也将它的三颗头颅,干脆利落的斩落下来。

而此时的‘镇镜山’,此间的儒生,却一阵哗然,几乎所有举人以上的儒生都是神色痴怔,一时难以自已。

“那莫非是我们儒家的至圣之气,琉璃无暇?”

“看不清楚,不过那浩气已经隐有琉璃之兆,距离这一境界可能已经不远。传闻中十二年前,于少保力挽狂澜,击退瓦刺大军的时候,他浩气的纯度也就是这个境界。”

“琉璃无暇!不意这世间,又有儒人即将踏入这个境界。”

“有如此浩气,也是应当吧?真不愧是理学护法,如此惨烈一战,尤能舍生忘死,百折不挠,无惧无畏!”

“都给我住口!”山顶处传来了一声呵斥,那正是湖广巡抚明玉珍,他面上含着恼怒:“都给我专心诵经!”

在怒斥的同时,明玉珍定定的看着正与相繇激战中的李轩,目中精芒如炬。

在佛经中,人们成佛的前提,是拥有明彻无污染的心境。也就是‘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身如琉璃,内外明澈,净无暇秽’——这是佛门中所谓‘无上菩提’的道果。

而他们儒人在达到圣人的境界前,也同样需要这琉璃无暇之心。

喜欢妖女哪里逃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