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美发沙龙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临朐城外,五十里,北府军临时行营。

这是一座临时搭建的大营,方圆二十多里,营中人来人往,数以百计的汉人百姓,成群结队地在几个营门的方向想要进入大营,他们中间年老的长者和体弱多病的人推着小车,而孔武有力的后生们则扛着刚刚做好的木矛,短枪,拿着家里锅盖以作盾牌,背着猎弓,显然是来投军的。

刘裕身子前倾,趴在一座箭楼的扶手之上,面带微笑,看着四周的一切,大营的一角,四五千名这些各地新来投效的百姓们,穿着刚刚给抹去燕军标记的皮甲,拿着木棍和木刀,在百余名北府军伤兵的指挥之下,进行着基本的队列操练和武器训练,虽然他们一个个动作笨拙,但看得出训练得很认真,很卖力,个个挥汗如雨,而带着土味齐鲁口音的呼喝之声则是响彻四方。

刘裕笑着一指前方:“胖子,让你说中了,还真的是齐鲁百姓,从者如云哪,这短短三四天的功夫,挑着担子,推着小车来投军的就有两万多人了。要是再来人,恐怕我得把跟着庾悦回建康的那些重伤员们,从半路上叫回来,才有人能训练他们啦。”

刘穆之微微一笑:“你最应该送回去的是妙音,可惜,在广固攻下或者是南燕投降之前,恐怕她是不会回去的,你有你的仗要打,她也有她的一场战争。”

刘裕摇了摇头,长叹一声:“我希望她的这场战争,永远也不要有结果。现在还不知道阿兰是个什么情况呢?临朐大败,你说慕容超和黑袍是会迁怒于她,还是会对她好点,通过她向我求和?”

刘穆之伸了个懒腰,咬了一口手上拿着的一根硕大的羊腿,顿时膻香混合着孜然的味道四溢,他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一边大口嚼着,一边笑道:“太好吃了,寄奴,你真的应该也来一根尝尝。”

刘裕没好气地说道:“吃吃吃,就知道吃,你怎么不给这些东西撑死呢?这三天你一个人吃的能顶我一个队的将士了。”

刘穆之哈哈一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你怎么不说这三天你都不让我睡个安稳觉呢?你看我这眼皮肿的。不吃点好的你是想把我累死吗?”

刘裕转而笑了起来:“开个玩笑罢了,别当真,我当然知道你的辛苦了,不过,我这会儿可是没啥胃口吃这些。前方阿寿和老索,还有那个司马国璠去追击慕容超了,刘藩也带着豫州步骑去追杀,还不知道结果呢?要是能生擒慕容超,那这广固也不用打了。”

刘穆之摇了摇头:“相信我,寄奴,就算能生擒慕容超,你的好老婆也一定会另立个新君,跟你继续打下去的。”

刘裕的脸色一变:“为什么,为什么她要做这事?慕容超若死,黑袍也无法再操纵大局,那有可能会是阿兰说了算,向我们投降,从此彻底解决这胡汉之争,不是最好的结果吗?”

刘穆之勾了勾嘴角:“阿兰是当世奇女子,自然不会跟那些只会儿女情长的小女人一样,你要知道,她如果只是考虑和你的夫妻关系,当年也不会选择回南燕了。毕竟,她是慕容氏的子孙,就算没有黑袍

奇妙的美发沙龙全文在线阅读

的控制,也一定会和自己的族人站在一起,走到最后的。”

刘裕咬了咬牙:“我说过,会给她和她的族人一条出路,让他们既不用死,也能留在中原,难道归顺大晋,从此成为晋朝子民就不能接受吗?”

刘穆之摇了摇头:“当过皇帝的人,想让他们再屈居人下,是很困难的事,慕容氏曾经作为大晋的部落子民,一旦尝到了自立为君的滋味,慕容氏一族就很难再为人臣。至于他们的族人,几十年来仗着慕容氏的燕国,横行霸道,欺凌汉人,可以说为祸北方数十年,他们也知道自己必不容于普通

奇妙的美发沙龙全文在线阅读

汉人,所以每次燕国复起,都会把慕容氏的鲜卑族人集中居于各城,不交税赋,不习农事,只是从军打仗,平时对于这些鲜卑人欺负汉人之举动,也是不管不顾。”

“这次的临朐之战,也是只有鲜卑兵将出力死战,而汉军汉将则只是在后面观望呐喊而已,临朐之战一结束,这几天就有这么多汉人百姓来投奔我们。寄奴啊,你看到的是来了这么多汉人,满心高兴。但我想的却是反过来鲜卑人却是无路可退,无处可去,只有在广固城与我们决一死战了。”

刘裕的眉头渐渐地锁了起来,若有所思地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看起来,这胡汉矛盾和仇恨,已经不是两个国家的高层们的问题,而是两个种族的普通百姓之间的仇恨。高层国仇还好化解,平民家恨怕是难消。”

刘穆之又咬了一口羊腿,一边嚼,一边说道:“是啊,这临朐一战,我军斩首十万,但同时也意味着几乎所有的鲜卑胡人部落,都有人死在我军手中,就象以前,京口人为何恨极胡虏?不就是因为近百年来,家家户户都有人死在胡虏之手,这种国仇家恨,可不是这么容易消除的。寄奴啊,就算是阿兰,这种时候恐怕也不容易化解这些仇恨吧。”

刘裕咬了咬牙:“那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先进军广固了,我不可能让我的将士们在战场上让人杀,而再去考虑什么仇恨不仇恨的喝下,若说仇恨,我们被他们掳去的那两千多无辜的百姓,还有淮北给杀的几千民众,就没有仇恨了吗?那几十年来在这齐鲁大地给这些胡虏们杀掠,祸害的百万父老,就没有仇恨了吗?若真的仇恨不能化解,那也只有用手中的刀枪说话了。”

刘穆之点了点头:“这么说来,你下定了强攻广固,尽灭鲜卑的决心了吗?哪怕把广固城杀得血流成河,尸横遍野,也不在乎?”

刘裕的神色变得坚毅起来:“如果阿兰能送回我们的两千多百姓,那事情或可有挽回余地,给我们大晋一个交代,我们或可留南燕一条生路,但若是执迷不悟死硬到底,那只有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喜欢东晋北府一丘八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