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董事长的屈辱调教在线全文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第757章仙人居

时间飞快,陈玄丘在六丁神将府已经混得熟了。

他了解到,九天玄女带袁公去了西昆仑,料来是为了天庭仙人行将大乱的消息。

仙人大乱,是合乎天庭神仙利益的。

但是西王母自成一派,主掌天规戒条。真要是乱起来,便是西王母一脉的麻烦。

所以,西王母一脉显然是希望事情能有点节制的。

不过,西王母究竟会放纵到什么程度,现在还不得而知。

九天玄女不在,陈玄丘只好暂且蛰伏。

这一日,他的新衣终于裁制好了,打成一个包袱,便想去寻到清缘姑娘,她是内宅的使女,只要叫她穿上这新颖漂亮的衣服,不怕同为女儿身的六丁神将不感兴趣。

不料刚一出门,小柳就跟狗皮膏药似的粘了上来:“啊,小二啊,听说今儿个仙人居有乐子瞧,咱们去吃酒,看个热闹如何?我请。”

陈玄丘一见小柳便觉头痛,这小子这几天殷勤的有些过份,粘粘乎乎的,真没想到他是这么一个性子。说过愿意把手艺教给他的,一点耐性也没有。

陈玄丘便道:“不巧的很,我正要出去办点事情,改天吧?改天我请你。”

小柳道:“哎哟,你不知道,今儿这热闹……”

陈玄丘已快步向外走去,道:“好,就这么说定了啊,改天我请你,咱们不醉无归。”

小柳看着陈玄丘的背影,先是有些失望,忽地恍然,不由哈地一笑,指着陈玄丘的背影,啧啧两声道:“我明白了,你这是欲擒故纵啊,哈哈哈,我喜欢。”

陈玄丘出了六丁神将府,便往旁边胡同行去,很快绕到神将府后边一个小天湖畔。

这儿仙柳成行,翠荷映日,风景十分的殊丽。

陈玄丘等了不过片刻,六丁神将府后边角门儿一看,清缘姑娘便鬼鬼祟祟地走了出来,一见陈玄丘,便是神色一喜,连忙快步迎上来。

陈玄丘见清缘姑娘到了,忙迎上去,笑道:“姑娘怎么约在这种地方,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清缘道:“人家是内宅里做事的嘛,叫人知道收受外宅好处,不免怀疑我内外勾通,真要有点什么事时,何等麻烦。”

陈玄丘道:“还是姑娘思虑周祥。诺,这就是我为姑娘你量体裁衣,制成的新衣服了,你且拿去穿,我保证,天界还不曾有过这样的款式,很漂亮的。”

清缘跟做贼似的,左右看了看,这才接过包袱,笑道:“那就谢谢你啦,就算这衣服不好看,总是你的一番心意,我会记在心里的。”

陈玄丘记挂着今日就是仙人居二仙决战之期,便道:“哈哈,姑娘回去一试便知,我的裁艺绝非等闲。我那边还有事情要做,就先回去啦。”

清缘一呆,有些失望地道:“这么快就走啦?”

陈玄丘道:“实是事务繁忙,身不由己,你就不想快点回去试试新衣么?”

清缘一呆,道:“哦!那我也回去了,若衣服真的好看,我再谢你。”

眼看着陈玄丘匆匆离去,清缘抿嘴儿一笑,道:“倒是个老实的,着实难得。”

她把包袱打开一角,向内看了看,衣服叠着,一时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不过看那针脚倒是平整细密,也不禁好奇起来。

看他这么老实纯朴的人,应该不会打诳语,他做的衣服,真的很漂亮?

好奇心起,清缘姑娘也急急折身走回后宅。

陈玄丘赶到丁丑神将的签押房,就见齐婵云身穿劲装,打着绑着,脚下一双飞云踏月履,护腕上的铆钉闪闪发亮,头上系了武士巾,正要往身上穿甲。

一看陈玄丘来了,齐婵云喜道:“你来的正好,快,帮我披甲。”

陈玄丘震惊地道:“不用这么大的阵仗吧,你这是要去打仗不成?”

齐婵云咬着牙笑:“那些仙人,与我神人一向不对付。如今西方教崛起,天庭怕把仙人逼向西方,愈发暧昧起来,这些仙人就更得寸进尺了。

上次误伤了我,居然连声道歉都懒得说。我今日去,便要阻止他们,说不得就会动手,怎能不好好准备。”

陈玄丘一听也是,忙上前帮她披甲,又站在她背后,为她系甲。

陈玄丘道:“齐神将的神通修为,当能打得过他们吧?”

齐婵云道:“打不过。”

陈玄丘吃了一惊,手上一用力,绊甲丝绦便勒得紧了,那是软甲,胸前顿时妙相毕露。

齐婵云哎哟一声,回首嗔道:“你个死人,这么大力气,想勒死我呀。”

陈玄丘干笑两声,道:“我是一时吃惊……咳!齐神将你既打不过人家,何必还去……还去……”

齐婵云道:“何必还去自取其辱是么?哼,职责所在,安能畏惧强权?再说了,他们也不敢把我怎么样,我毕竟是玄女娘娘的人。”

陈玄丘系着丝绦,心中很是不以为然。不过,他倒很是尊敬这位女警察,执法者都有这股劲儿,恶势力才不敢器张嘛。

陈玄丘帮齐婵云系好了甲胄,齐婵云活动了一下,满意地点点头,从桌上一把抄起长剑,往肩上一扛,道:“我去也!”

陈玄丘拱手道:“祝神将大人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齐婵云大笑三声,突然很认真地道:“对了,你上回炖的那个什么食疗的汤,可以提前再炖一碗,我很喜欢喝。”

陈玄丘:……

齐婵云瞪眼道:“你这么看我做什么,这是庆功汤,懂么?”

陈玄丘道:“懂……”

齐婵云满意地点点头,雄纠纠、气昂昂地走了。

陈玄丘想了想,终究是有些不放心。

这几日来天天相处,丁丑神将性情直率,甚至有点男人婆的性子,他很喜欢。

陈玄丘实在不想齐婵云真出个什么意外,于是略一思忖,便跟了出去。

“仙人居”里,掌柜的看着七层楼上上下下宾客如云,愁眉苦脸。

一个店小二过来,眉飞色舞地道:“掌柜的,今儿客似云来啊,我们都忙不过来了,二掌柜的从别家酒店借了十几个伙计来呢。嘿嘿,要是天天这样,咱们就发达了。”

“你滚!”

掌柜的带着哭音儿道:“他们都是来看旷真人和紫霄公子汤苗新决战的。那两位大仙人一场打斗,还不毁了我的‘仙人居’?还天天这样,老子一天都不希望这样。给我滚,我不想再看到你。”

那小二吓得连滚带爬,逃之夭夭。

掌柜的叹了口气,忧心忡忡地自语地道:“我庞孟起口挪肚攒的,才从六丁神将府里挤出一点油水,攒够了开了这家仙人居,可不要毁在今天吧?”

他抻着脖子向外看看,恨恨地道:“我那孙女婿平日里就一副目高于顶、无所不能的样子。这真需要他出头的时候,他却跑去西昆仑了,真是个混帐东西。”

这时,门口又走进两个人来,掌柜的一看,顿时两眼一亮,赶紧迎了上去。

“曹神将、齐神将,你们两位来了啊,这可太好啦。旷真人和紫霄公子要死不死的,居然把我这仙人居定为决战之地,他二人一动手,我这仙人居还能存在吗?你们两位,可务必要阻止他呀。”

原来,这掌柜的正是庞师傅,因为担心仙人居的安危,他今天还特意请了假,没去六丁神将府。

走进来的两位全副武装的女将,却是丁卯神将曹卉、丁丑神将齐婵云。

仙人居虽是齐婵云的管片儿,不过大姐曹卉也听说了旷真人和紫霄公子在仙人居决战的消息,放心不下,所以主动陪她来了。

齐婵云豪气干云地道:“你放心,我们岂会让他们胡作非为。还请给我们寻个合适的座位,哈哈,酒菜可得你请。”

庞师傅心花怒放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旷真人和紫霄公子约在七层楼上决战,二位楼上请。”

庞师傅亲自陪着曹卉和齐婵云往楼上走去。

三人刚上了楼,陈玄丘便出现在门口,四下张望了一眼,啧!这仙人居生意真好啊,一楼客都满了。

不过,没看见齐婵云。

这时仙人居的二管事满头大汗地从后厨出来,一瞧青衣小帽,站在那儿东张西望的陈玄丘,气就不打一处来。

二管事怒道:“你是哪家馆子的小二,老子借你来,可也是付了钱的,你就闲在这里看热闹嘛?快去厨下传菜,去去去!”

陈玄丘一脸懵的就被二管事搡到了厨房里。

他刚露面,“啪啪啪”十几盘菜便拍到了他的手臂上。从上臂一路放下来,一直放到掌心,一边六道菜。

陈玄丘虽然没练过

美女董事长的屈辱调教在线全文

传菜,可他一身功夫,对身体的控制何等纯熟,居然稳稳接住,不曾摔了。

厨房

美女董事长的屈辱调教在线全文

里的大师傅扯着嗓子叫道:“一楼甲一丙三壬二,三楼乙二癸二,四楼戊一庚一。”

陈玄丘听得一头雾水,仔细想了想,突然想起了《造化不死经》中对这门职业的介绍。

菜的排序,是先左手后右手,从手臂到上臂,交错排位,而甲乙丙丁的,这是指桌位号。

一楼甲一,就是一楼甲号桌一盘菜。一楼丙三,就是接下来的三盘菜是一楼丙号桌的。

只要这菜排序没错,这么去传菜,就错不了。

于是,陈玄丘就从陈小二,变成了店小二,迷迷糊糊地端着菜就出去了。

不过,规则他是弄懂了,可是……方才就没注意听。

一楼甲一……然后怎么来着?

PS:昨天走了一万多步,一身大汗,累屁了。今天一排行程排得甚紧,这缝不好插了……

喜欢青萍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