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书屋完整版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闵姜西选在莱茵湾出嫁,毕竟这个地方于她而言,意义很不一样。

一大清早,闵姜西起来化妆,主卧房门没关,耳听得外面正在商量等下如何整新郎团队。

荣昊说:“要不我们把姜西姐藏起来?藏鞋那些都不够刺激。”

程双似笑非笑:“关键时刻可看出来了,果然不是亲哥。”

秦嘉定:“你不能因为参加不上你亲哥的婚礼,就来搞我二叔。”

荣昊瞥眼:“你不会是二哥放在我们这边的奸细吧?”

陆遇迟赶忙道:“我们先别内讧,制定好一个大的方针路线,商量好,到底是往狠整,还是往死整。”

几人互相对视,不是面面相觑,而是敌不动我不动,谁也不想枪打出头鸟,以防事后传到秦佔耳朵里,被秦佔记仇。

很微妙的几秒钟安静,最后还是丁叮试探道:“光伤财不好吗?伤财也可以让人肉疼。”

程双闻言,当即接话:“欸,知我者丁叮也。”说着,还强行跟丁叮击了下掌。

众所周知,秦佔穷得就剩下钱了,没人能在钱上踩到他的底线,丁叮这主意属于变相在帮秦佔,同时又不损害己方利益,可谓是一举两得,秦嘉定很快表示赞同。

半个小时后,家里门铃响,丁恪去开的门,来者是闵婕和江悦庭,众人出声打招呼,程双笑着道:“姜西在里面呢。”

江悦庭不好直接进去,闵婕往里走,到了门口看到坐在梳妆台前的闵姜西

寂寞书屋完整版在线阅读

,第一反应就是笑,笑着笑着眼泪就浮上眼眶。

闵姜西说:“打住,我只是补办个婚礼,这么多年你还没习惯我已经嫁人的事实?”

闵婕抹了下眼底,“第一次见你穿婚纱嘛。”

闵姜西:“好看吗?”

闵婕点头:“好看。”

闵姜西:“丁叮做的。”

闵婕再次意外:“这孩子手也太巧了吧,你看她给嗯嗯做的那些小首饰小玩具,没想到还会做婚纱。”

两人说话间,正巧丁叮走近,她先是笑着跟闵婕打了声招呼,而后对闵姜西说:“闵老师,他们说饿了,我煮点儿吃的,你想吃什么?”

闵姜西道:“冰箱里有煮好的米酒汤圆,拿出来热一下就行。”

丁叮:“好

寂寞书屋完整版在线阅读

,我去热。”

闵婕忍不住弯起眼睛看着丁叮:“你怎么这么厉害呀?婚纱太漂亮了。”

丁叮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没有,第一次做,做得不好,主要闵老师穿什么都好看。”

闵婕唇角始终扬起:“你太谦虚了,在国外学习那么忙,还特意赶回来参加姜西婚礼,还给她做婚纱,哪找你这么心灵手巧的孩子去,不知道以后谁这么有福气能娶到你。”

丁叮笑了笑:“主要找我婚纱钱都省了。”

闵婕道:“我最近新开的服装品牌正在找设计师,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方面的想法?”

丁叮看着闵婕递过来的名片,微愣,还是很快的双手接过,闵姜西出声道:“你能不能先放人出去?那么多张嘴都在等着她呢。”

闵婕后知后觉,赶忙道:“好好好,好孩子,你先去忙,小姨这里不着急,我们有空再聊。”

丁叮应声:“好,小姨你们聊,我先出去了。”

闵姜西的妆面发型都已做好,几个造型师有眼力见儿的打招呼离开,把门带上,房里就剩闵姜西和闵婕两人。

闵姜西之前听到江悦庭的声音,问:“嗯嗯呢?”

闵婕道:“没带过来,等下直接去酒店。”

闵姜西:“怎么不带来?”

闵婕面上带着微笑,努力不掺任何尴尬的回:“江东回来了,听说今天也要过来,小孩子太吵,你们这也够忙的,带过来添乱。”

闵姜西知道闵婕在顾虑什么,大大方方的说:“他不会跟个小孩子计较。”

闵婕淡笑:“无论他多大,在爸爸面前也是个孩子,他是冲着你的面子才回来的,我不想让他心里不舒服。”

闵姜西沉默片刻,想说江东这两年比从前成熟了,看他能一直待在澳洲不挪窝就看得出来,可话到嘴边,她还是说:“这倒是,他倒八十岁也是本性难移。”

闵姜西这句话算是说对了,楼上其乐融融,连新娘带娘家人,人手一碗米酒汤圆,聊得热火朝天,眼看着接亲时间临近,便宜大舅哥还没出现,闵婕生怕是自己在这,引得江东不高兴,闵姜西却隐隐觉得这事不简单。

果不其然,蒋璇偷偷摸摸下去打探军情,随后慌里慌张的上来:“欸欸欸,秦佔的接亲队伍已经到小区大门口了,被一帮人给拦下了。”

客厅里众人面面相觑,这回是真的懵,人都在这儿呢。

程双问:“谁拦的?”

蒋璇道:“一大帮人,少说也得四五十个,把小区门口堵得严严实实,我在后面只能看到各个穿着西装,喊着自己是娘家人,要不然我都要以为哪儿闹事儿了。”

客厅里没人说话,安静的……略显诡异。

闵姜西镇定的从客厅抽屉里拿出一副望远镜,站在正对大门口的窗户前一看,居高临下,看得很是清楚,一道十几米的大门,铁门拉上三分之二,门里门外两方阵营,门外长车排队,一帮人穿着西装站在门口,打头的一个手里拿着捧花,正是秦佔,他左边站着荣一京,右边是拉着脸的冼天佐,还有神情稍微好些的冼天佑。

秦佔对面的一帮人都是后脑勺,但有一个特别乍眼,倒不是后脑勺独树一帜,而是穿着一身白西装,可想而知混在一帮黑色里有多显眼。

闵姜西用脚后跟都能想到穿白西装的人是谁,怪不得不来家里,合着在百米开外就设上关卡了。

程双和陆遇迟等人站在闵姜西身边,眯眼看着外面光景,陆遇迟嘀咕:“谁啊?”

闵姜西:“江东。”

话音落下,客厅里更是鸦雀无声,原本说把新郎往狠整往死整,只是个笑话,但现在看来,别把婚礼搞到报警才好。

喜欢佔有姜西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