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情宝鉴完整版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木兰溪没有松手。

他伸出左手反手拉紧黄色气球,顺势收起右手撕开气球的长剑,两手一起挂在气球下方,随风向南飞去。

翟永祥深深吸口气,略微弓起背脊,忍住胸腹间翻涌起来的刺痛。

他不能责怪木兰溪是胆小鬼,临阵放弃确保火药包被点燃的机会,还想借助飘飞的气球生还。只是木兰溪没能一往无前达成目标,到底给大家做了个极坏的榜样。

翟永祥收回目光紧盯在下方的火药包上,上面的引线还在继续燃烧,若是能够在‘气球’弹射出来之前,落在‘飞船’上,木兰溪布下的杀招还能奏效。

在翟永祥期盼的目光中,下方‘飞船’顶端有红色的影子弹射出来,向着火药包极速撞去,抢在火药包的引线被暴雨浇灭之前,击中了被特意捆扎在一起的火药包。

火药包在空中翻滚起来,燃烧的引线背了过去,翟永祥看不见引线是否还在继续燃烧。他眼睁睁看着火药包撞上‘飞船’,又从‘飞船’的侧

偷情宝鉴完整版全文阅读

边坠下,预料中的爆炸声并没有响起了。

红色气球却迎风在空中彻底张开,在‘飞船’坠地之前拖住了‘飞船’,再迅速鼓胀饱满起来,垂直拉升着‘飞船’向上升高,一举脱离险境。

可惜了。

翟永祥深深地吐出一口长气。

差一点就成功了。

他的目光扫向拖着木兰溪消失的红色气球方向,天鹰宗像周长老那样不达目标,决不罢休的人实在太少,大浪淘沙,淘尽了周长老那般舍生忘死的人。

更太可惜的是,木兰溪临阵逃脱,会把周长老留下的榜样的力量消弭得一干二净,下面的战斗会更难。

翟永祥铁青着脸扫视空中对战的七艘‘飞船’,祁贤和另一艘‘飞船’以二敌三,比先前以二敌四略微轻松些。他们能够把敌船抵挡在一边,让青白色条纹的气球得到喘息的机会,却并没有炸毁敌船的可能。

季逸凡的‘飞船’顶着红色的气球,正在飞快地一边升高一边斜飞,企图避开上方船底露出六个大洞的天鹰宗‘飞船’。经过先前的战斗,没有‘飞船’甘愿处在下方,让敌人有单枪匹马炸毁‘飞船’的机会。

上方天鹰宗的‘飞船’哪里肯放过季逸凡,青白色条纹的气球鼓胀到极限,赌在季逸凡的‘飞船’航线上,再次出现在红色气球的斜上方。

翟永祥忍不住轻轻地摇了摇头,时机已过,同样的招数用过两次已是极限,第三次哪里还会有机会?况且,木兰溪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还会有人愿意只身冒险吗?

天鹰宗的‘飞船’原地旋转,‘飞船’的船头转向红色气球的上方,船头的舷窗上有青色的影子一跃而下。

时机抓得恰到好处。

青色身影的下方的红色

偷情宝鉴完整版全文阅读

气球,正好随风稍微倾斜,不出意外的话,那人会正好落在红色气球的顶端。

翟永祥急声开口问道:“于廉,你快看看那人是谁?我怎么不认识他?”

于廉抬头看向空中,诧异地看着空中有人张开四肢,形单影只,正在坠向的敌人的气球。他凝神细看那个青衣人,只见那人满头黑发,面目寻常,身材瘦削......

他惊咦一声,当即答应道:“我也不认识。”

“有可能是刚从极北之地回来的长老......或者是弟子,跟着祁阁主去了千万大山。”

“不,我错了。”于廉赶紧纠正道:“他至少是刚刚晋升先天的长老,他身上定然有储物袋,他这是要用储物袋的火药,炸毁下方的‘飞船’。”

于廉紧张地握紧了拳头:“但愿他能成功!”

翟永祥没有答话,他紧张地看着那个年轻人,跟木兰溪一样先落到气球上,再向气球的东侧翻滚向下。

不同的是年轻人并没有刷出长剑,插进气球中放缓下落的趋势,年轻人选择了更危险的直接从凹陷的气球上直飞落下,用最快的速度向着下方的‘飞船’扑去。

没等年轻人从气球上坠下,下方的‘飞船’猛地开始向下飞行,于廉低声惊叫道:“季逸凡是想要落地。”

与此同时,从下方‘飞船’两侧的舷窗上,有无数的箭支向着年轻人射去。

翟永祥低哼一声,没有了备用气球,季逸凡这是害怕了。

年轻人的机会来了。

面对飞射的箭雨,年轻人早有准备,他伸手拍打在气球上,趁着气球被荡开的一瞬间,他在空中一个翻身,从头上脚下变成头上脚下的姿势,右手从储物袋中刷出一柄长剑,笔直地冲出了气球。

“叮叮叮”长剑击落箭支的声音清晰地传向四周,无数只箭支被年轻人手中的长剑挡开,乱箭四溅中,年轻人收拢双腿和左臂,势不可挡地加速向下方坠落。

一息,两息,三息过后,年轻人上方的气球恢复原状,重新鼓胀的气球把年轻人笼罩在气球下的阴影中。要到这个时候,年轻人才用左手从储物袋中刷出火药包抵挡在自己的前方,下方射向他的箭支纷纷射在了火药包上。

年轻人的身影瞬间被火药包挡住,于廉着急地推开面前的长几,飞快从坐垫上站起身来,两步走到窗户前转头向上张望。

他低声地可惜道:“看不见了。”

于廉话音刚落,就看见从胡霸和胡霸麾下的另外‘两艘飞船’中,有无数的箭支从上而下射向空中的火药包。

于廉急切地跺脚道:“快,快点燃引线!”

他生怕年轻人被乱箭射中,在点燃火药包前功亏一篑。

于廉话音一落,从火药包的背后,展翅飞出一只大鸟......不,是像鸟儿一样的飞行器。

年轻人身体绷得笔直,藏在飞行器下‘工’字型的架子上,两手握住掌控方向的栏杆,两脚蹬在后方的架子上,操纵着飞行器在雨幕中乘风向南飞行。

于廉一瞬不瞬地盯着天上的飞行器,吃惊地惊叹道:“是谁炼制出这等利器?柏堂主怎么没有多炼制些,让长老们在‘飞船’上都能自保?”

翟永祥无声地轻哼一声,炼器堂哪里会有这等本事?

年轻人能有这等利器傍身,来历身份简直呼之欲出。有年轻人一直跟着祁贤,祁贤能够轻易地洗脱嫌隙。

年轻人像鸟儿一般远遁,让射向火药包的箭支,纷纷射在火药包上,火药包被射程了刺猬。

不等上方的箭雨停下,火药包终于落到下方‘飞船’的船顶上三尺之上,年轻人百忙中回身抬起左手,左手的手弩发射出一排箭支,箭支准确地射在坠落的十五包火药上。

喜欢燧灵记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