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佛完整版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不过,就在林怀恩放下手机,准备睡觉的时候,突然从门外传来了原夕暮的声音——

“我能进来吗?”

“请进?”

林怀恩稍微有些惊讶。

出于某种默契,林怀恩从来没有邀请原夕暮进过自己的房间。

而她觉醒了通灵师的天赋之后,也更喜欢用“偶遇”的方式,在他比较清闲的时候,找上门来。

但或许是今天跟在天水优后面跑了一整天,两个人并没有太多的机会见面。

而那么晚的情况下,少女还要找上门来,应该是有什么非常紧急的事情。

不过在推开门口,原夕暮表现得倒是非常轻松自在,她身上穿着神谷柊的旧浴衣,轻手轻脚地走进门来,返身关上了推拉门。

“自从《巨木之森》后,就没有穿过和服了,怎么样?还算合身吧?”

少女踮着脚尖,给林怀恩看了看自己的后背,纤细的身材加上相对休闲的浴衣,将她姣好的身材承托出一种有别于平日里的靓丽。

不过,林怀恩倒是疑惑于她在这个时间找上自己的原因——

“怎么了?这么晚来找我。”

“想和你聊聊接下来的行程,无论如何,我也是白日窃贼小队名义上的副队长嘛。”

原夕暮盘腿坐了下来,她很自然地将双腿塞进了林怀恩铺在旁边的被褥里——

因为今天还没有睡过,所以林怀恩也不会产生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感觉。

“接下来的行程?”

林怀恩想了想,反应了过来:“你是说离开东京都的事情吗?”

“对,筱部长是不是和你说了什么?”

原夕暮点了点头:“感觉你对神谷椿和天水优还蛮有兴趣,但突然就像是察觉了什么危险一样,有种想要逃离于此的感觉。”

“逃离于此吗……或许吧,不过在我看来,不过是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林怀恩摇了摇头:“更何况现在队伍里还多了你和塔妮娅,我需要为你们的安危负责。”

“但是,我觉得你没必要为我们考虑那么多……”

少女轻轻地叹了口气:“与其说要为我们的安危负责,不如说我们现在缺少目的性——”

“目的性?”

林怀恩想了想,反问道。

“对。”原夕暮点了点头:“对于天水馆与龙王会的事情,你是怎么考虑的?”

“……和我们无关?”

林怀恩想了想,回答道:“有篠原香取花为天水馆买单后,白日窃贼小队这次的投资,已经连本带息地赚回来了,剩余的事情,我们也就没必要参与了。”

“真的吗?”

然而原夕暮却打断了他:“林队你你在财务方面比我有经验,但是即便是从我的角度,也能看出来,你一直在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现在才想到要抽身事外,是不是有些太晚了?”

“……你在说什么?”

林怀恩沉默了下:“你是指,如果没有天水馆与神谷椿的事情,我们本该获得的报酬,是2亿元,而不是1亿元吗?”

“对。”

原夕暮很干脆地点了点头:“哪怕算上天水馆的股份,在篠原家与大连寺家交恶的情况下,这也是件极有风险的事情——更何况,林队你之所以拿到天水馆的股份,也是因为在赌斗中胜出,和【五彩鹿】也没有太多的关系。”

“……然而你搞错了一点。”

林怀恩摇了摇头,他不讨厌原夕暮这样和自己争辩,因为这也能帮他整理思路:

“如果没有椿的事情,我们估计不会掺和【五彩鹿】的事情——”

“毕竟,白日窃贼,不是一只以‘赚钱’为目的的探险者小队。”

“但是……你说的没错。”

林怀恩看着少女张口欲止,突然顿了顿:“从结果来说,这次探险的成果还不错——篠原香取花一口气给了我们15亿日元的现金,去掉转账与汇兑税金之后,差不多还有八千多万元,远超我们前几次探险的收益总和。”

“但是如果没有天水馆的珠玉在前,我们这次猎杀行动免不了要被其他人盯上——”

林怀恩轻轻地敲了敲桌板:“比如森妍身边的那二十几个天罡队伍,他们都是常营地下城有名的企业势,没有篠原家与天水馆的撑腰,他们背后的势力很可能就会找上门来,给我们找麻烦。”

“但他们现在也会讨厌我们……”

原夕暮犹豫了下。

“讨厌,但不会做什么。”林怀恩平静地回答道:“我们毕竟是在‘救人’,虽然是有偿的,但‘雪中送炭’,总比‘落井下石’要好听。”

“看到其他人被‘雪中送炭’,他们就能明白,在自己有需要的时候,白日窃贼小队,也是他们的‘雪中送炭’人,这就足够了。”

“但是……”原夕暮犹豫了下。

“但是,我们不是救世主。”

林怀恩知道她想说什么,主动说道:“我们也是和天水馆没有太多关系的普通人,飞蛾扑火的事情,或许对其他善良阵营的队伍很正常,但我一向认为,有多大的能力,担多大的责任——”

“作为衡量,就是利益。”

说到这里,林怀恩点了点头:“施粥救济固然是仁慈的表现,却无法解决根本的问题。”

说到这里,他下意识地撇开视线:

“如果只是一个人的话,我或许会向神谷椿伸出援手,但我们现在是一支队伍——用莱昂纳多的说法,就是一家小型企业。”

“作为企业,我们就不得不考虑竞争,考虑

欲佛完整版在线阅读

可持续发展。”

“换句话说,我现在可以大大方方地向篠原家的大小姐表示,我们白日窃贼小队救人不求回报——”

“但那样一来,到了中层地下城,面对各种其他地协的高阶探险者,我们白日窃贼小队,就是将45级~60级的时间,都浪费在了救人上的憨憨好人队伍。”

“这样憨憨的好人队伍,是所有豺狼眼中的肥肉。”

林怀恩看着白日窃贼小队的账本,屏幕的反光在他的脸上隐隐绰绰:

“如果想要在中层地下城,也能继续贯彻我们的人格与理想,我们就必须掌握力量——”

“道德的力量,对于我们的敌人而言,宛若浮云与童话。”

“只有真正的力量与金钱,才能让他们屈服。”

“……”

听到林怀恩,原夕暮似乎还是有些不甘心——

“但是如果这世界上的所有‘好人’都这么做,那不是会出现‘好人’之间互相厮杀的局面了吗?”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

听到原夕暮的担心,林怀恩有些哑然地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对于听不懂人话的人,我们自然需要使用不需要他们听懂的方式,和他们交流。”

“但是对于能够听懂人话的人,我们没必要使用这种手段。”

说到这里,林怀恩的目光很自然地望向了远处:

“除了暴力之外,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力量,可以将不同出身与背景的人们整合到一起——”

“那就是思想与信仰。”

“那么天水家与神谷椿是听得懂人话的人,还是听不懂人话的人?”

原夕暮终于将自己的想法,彻底袒露了出来。

林怀恩看着执着地盯着自己的少女,有些失笑:

“他们啊……他们算是听得懂,但没有力量的人。”

林怀恩下意识地想到了篠原家后山的天照系统:

“他们的脊梁以及被人砍断了,所以现在不过是没有锁链的奴隶罢了。”

“那么,如果有【补天工程】的力量,你愿意为他们一战吗?”

听到林怀恩的回报,筱部长略微沉默了下,突然反问道。

“【补天工程】?上都市协会的【占星台】吗?”

林怀恩只是略作思考,就从【补天工程】的命名风格上,判断出了它的真相。

“对。”筱部长点了点头:“【补天工程】的背后主导者,就是我之前和你提到过的安希言,她是我们上都市的首席占星师,上都市境内所属的所有通灵师,都归她管理。”

“……让个人掌管占星台,你们就不怕出事故吗?”

林怀恩想了下,反问道。

他的性格,就是习惯性考虑所有的后果。

“关于这点,你就不必多心了。”

筱部长摇了摇头:“通灵师某种意义上就是集体潜意识海的代表——原夕暮之所以会跑来找你聊天水馆的事情,也是因为她的人格受到了潜意识海中的意志引导。”

“而大占星师级别的通灵师,从某种意义上,已经不能算是纯粹的人类了。”

“她们虽然还有人格,但所有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整个狄拉克之海的波澜。”

“而像是原夕暮这样的普通通灵师,只要不是太过依赖占星的力量,就不会受到太多的影响——不过从你的说法来看,她明显有些过于依赖‘星盘’的指引了。”

筱部长看着林怀恩,有些肯定地说道。

“……我会提醒她的。”

林怀恩点了点头。

通灵师与灵能者的存在,一直没有在普通探险者中推广开,或许不是因为它们无法成为白卡,而是以这两种途径成为白卡的风险太大——

就比如说筱部长提到的【大占星师】。

无论是什么样的奇幻故事里,使用【占卜】的力量,都会付出很大的代价,而与狄拉克之海进行同步这么危险的事,已经远远超过了“危险”的范畴。

至少从林怀恩在篠原家后山看到的情况来说,天照系统明显使用了地下城的力量。

“不过……【补天工程】准备介入东京都地协的内部事务了?这不是违背我们不干涉内务的协会原则了吗?”

林怀恩思索了下,反问道。

“所以,我们也很头疼这件事。”

筱部长叹了口气:“明面上类似于【鸿流】与【国家级探险者】的力量都无法动用,只能用一些不能算是‘干涉’的手段去处理这些事,但比起能够直接插手东京事务的【朱庇特】以及【厄琉忒里亚】,还是差了不少。”

“不过好处是,【朱庇特】与【厄琉忒里亚】彼此间也在内斗,所以给了我们一些机会。”

听到筱部长的话,林怀恩略微沉默了下:

“但是……关键不在过程,而是结果,即便让【朱庇特】或者【厄琉忒里亚】中的一方,短时间胜利,承诺不干涉内政的上都市协会,也无法将结果锁定下去……”

“对。”

筱部长很干脆地点了点头:“所以必须在东京都地协内部,有一股力量成长起来,即便离开了【朱庇特】或者【厄琉忒里亚】,他们也能控制住整个东京都地协的局势——”

“也就是【新天照系统】吗……”

林怀恩点了点头,明白了筱部长的意思。

“是的。”

少女(颜)部长叹了口气:“但在我们内部,也有人在担心东京都地协的极端化,所以即便是让纽约地协占便宜,我们还是情愿维持现状。”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林怀恩从筱部长的表情中,明白了她的意思。

“对。”

筱部长眼神中也透露出危机感:“纽约协会那边,准备拿东京都地协做个实验,具体情况我们还不得而知,但后果很可能会直接危害整个东京都地下城的相关城市——常营地下城因为和涩谷相连,也包括在内。”

“……到底是什么实验,危害范围那么大?”

林怀恩稍微有些吃惊。

如果连常营地下城都被包括在内的话……那么与常营相连接的卡德昌地下城与弗罗伦斯地下城,也脱不开关系。

而筱部长通过手机屏幕,看着林怀恩,朱唇轻启——

“【登神秘录】。”

“【登神秘录】?!”

林怀恩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是第三次听到这个名词。

第一次是筱部长那里,第二次是在天水馆,第三次就是这一次。

不过无论是之前的哪一次,他都没想到,居然真的有人想要在地面世界,将地下城制造出来——

“他们疯了吗?!”

“那至少是几十万人的性命啊!”

“所以,才会是在东京都。”

筱部长看着林怀恩,表情认真——

“东京都的探险者们会自掘坟墓,表面上的一切,都不会和纽约地协有任何的联系。”

喜欢都京地下城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