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控制学校开始控制世界无删减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封……封王了?”

临海庄园内院上房内,听闻黛玉传播喜讯后,宝钗被巨大的惊喜和幸福冲击的有些眩晕起来。

她原本都已经自欺欺人,等贾蔷随意找个山头自立为草头王,她也就认了。

没想到,转眼间就打下小琉球这样大一片基业。

总比水浒梁山泊上的宋头领体面的多罢?

本想着,等贾蔷回来,就交代给他,再未想到,贾蔷能正大光明的晋封郡王!

他未负我,他未负我……

其余姊妹们也纷纷惊喜,以凤姐儿最觉着光彩。

看着她脸上都绽放起光彩来,黛玉好笑,却见尹子瑜眼中似带有忧色,心知她在想甚么,黛玉道:“太后娘娘看在你的面上十分宠爱他,新君都和他十分要好。且他是明明白白,将来带咱们重回这边的,不会掺和朝廷上的事。所以,和董卓曹操那样的奸臣不同,并不会有事。且,他还有其他准备。”

尹子瑜闻言,微笑颔首。

湘云从一旁跳出来,眉开眼笑道:“老天爷,可终于要回家了!”

黛玉没好气道:“跟着在这里,我委屈你了?”

湘云皱鼻子道:“谁说这话谁是小狗!咱们一边儿长起来的姊妹,这几年来,你的性子就像变了个人,再不和我置气,还处处关心人,何曾委屈着了?”

黛玉闻言连连摆手笑道:“罢罢,快别说这个了。为了那点劳什子名声,我都快端成圣贤了。都道大贤近伪,我也这般以为。等回京后,你们齐齐整整的再去西府和老太太过,我再好好和你闹一闹!”

众姊妹们闻言纷纷大笑起来,探春笑道:“此处虽好,却非吾乡。大海是真好看,怎么看也看不够。可是,时常还是会想家。”

迎春感叹道:“谁说不是呢?昨儿我还梦到紫菱洲了,也不知园子里的花草都败了没……”

宝钗笑道:“自然不会,园子里还是有嬷嬷丫头留守的。再说,邢姑娘和妙玉也在。”

这话一说,姊妹们愈发想早点回京,快些回家了……

宝琴不知足:“若是日后,隔年能来一回这边,那才是人生幸事!”

湘云啐道:“想的美!”

宝琴眉飞色舞道:“这又有甚么?回头我去求蔷哥哥,必能成!”

凤姐儿讥笑道:“你也是白长了一副好相貌,眼前放着真佛你不求,倒去求远在天边儿的?”

按大燕制,一个郡王有一正二侧四庶妃,都是正经朝廷发放俸禄银米的,相当于诰命封号。

哪怕实质上除了正妃外都是小老婆,那也是比寻常高门诰命强的小老婆!

凤姐儿的话,让宝琴羞红了脸,躲一边儿去了。

黛玉懒得理会她,和尹子瑜小声说了两句后,又一并前往李纨院。

如今她已经开始头疼起来,李纨这佛,到底是要求一年,还是回京……

……

神京,西斜街。

盛世会馆西路院。

上回关门风波后,西路院这边就一直未再开张。

六七十个女孩子并三四十粗使嬷嬷们生活在此间,至于又发生了多少故事,一时难言。

总得来说,可分四五个大帮派,细细划分,那就几乎无穷尽了。

随机组合都可能是任意两

从控制学校开始控制世界无删减全文阅读

人一组,说第三人的事,再和第三人一组,说第二人或随便一人的事。

总之,热闹非凡。

好在,尤氏和尤三姐儿今日到来后,西路院总算迎来正经主子了。

不提尤三姐刚烈泼辣的性子,只尤氏,别看她在贾蔷面前恨不得卑微的跪伏在地,腰下高高翘起……

可论管事手段,却绝不下于凤丫头,甚至仍有过之!

死金丹独艳理亲丧,阖府上下只她一个主子在家时,都能将偌大一桩丧事打理的妥妥当当,有条不紊。

更何况对付这一群丫头婆妇?

再有尤三姐这门烈火铳打头阵,也不过个把时辰,就将一团乱麻的西路院拾掇稳妥。

随后该清点仓库的清点仓库,查账的查账,各式货样不足的,通知前面去补货,准备明日开张……

忙完后,日头都西斜了。

看着仍在不断叮嘱几个女管事要谨慎,仔细火烛,记好账簿等事宜的尤氏,累的几乎虚脱的尤三姐心里折服不已。

这位大姐的精力,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太能干!

过了一柱香功夫后,尤氏才笑着过来,见尤三姐无力的模样,好笑道:“可见是享福受用惯了,倒吃不得累,受不得苦了。”

尤三姐没好气道:“昨晚……都没睡好!谁都能跟大姐一样?”

尤氏闻言俏脸一红,左右看了看后啐了口道:“浑说甚么?我可甚么都没有,你自己愿意的,如今倒派我的不是?”

尤三姐闻言冷笑一声正要再开口,尤氏怕她又说出甚么虎狼之词,忙道:“好了好了,快家去了,晚上叫厨房里都备几个菜,好好给你补补。”

“补甚么?”

尤氏话音刚落,就听外面传来一道男声,听闻此言,尤氏、尤三姐姊妹俩登时一惊,纷纷看向门口方向。

就见贾蔷一身月白常服进来,面带微笑,目光淡淡的看着二人。

不得不说,贾蔷生的着实太俊俏了些。

再加上他常年打熬筋骨,身上又有一股男子气概在。

搭配上权倾天下的身份……

他一出现,尤氏、尤三姐姊妹甚

从控制学校开始控制世界无删减全文阅读

至能看到周围女孩子们,一个个眼睛都放起绿光来,恨不能上去抱着咬一口……

尤氏姊妹忙上前,尤三姐更是竖起眉毛了,要将周围那些清倌人出身的女孩子们哄走。

不过贾蔷却拦了下来……

面对尤氏姊妹的不解,贾蔷微笑解释道:“人手不够。”

尤氏闻言,也不知想哪里去了,红着脸小声道:“爷,其实后面,也不是不可以……”

贾蔷嘴角抽了抽,道:“我是说做事的人手不够!过几天,整个平康坊七十二家青楼的女孩子多会被送到城外一座庄子上。然后会分批过来看看,做一段时间的事,也要大奶奶和三姐儿还有几位管事调理一番。要告诉她们,凭她们自己的双手,堂堂正正的做事,也能活下去,还能活的很好。要甄别,看哪些是愿意重新做人的,想来应该是大半。”

尤三姐有些想不通:“你管她们做甚?”

贾蔷看了眼周围垂着头的七八个女管事,淡淡道:“我不是圣人,能做的也不多。但是,力所能及之事,能做的,仍愿意去做。更何况,咱们家里的家业,也的确需要这些从火坑里跳出来,忠心耿耿的人来做事。”

说罢,见周围女管事们纷纷抬眼看来,贾蔷又看向尤三姐道:“只要她们不犯原则性的错误,譬如反叛,那么不小心出现其他的小错时,可以宽容一些。都是苦难人,并不容易。最重要的是,多关心关心她们,甚么时候想成家了,千万不要藏着掖着。小琉球有大把的好汉,远离大燕,过往的种种再不会有人提起。以后她们只有德林号一个出身,若是出嫁后受了委屈,也有咱们这些娘家人替她们做主。”

尤三姐都没话说了,也没法说,周围早已哭成一片,跪地磕头。

尤氏在一旁目放异彩,果然有本事的男人就是不同,论起收买人心来,十个她一百个她加起来,也不顶人家三言两语。

贾蔷说罢,却二尤道:“你们早点回去休息罢,我还有事,要去尹家一遭,晚上不必等我家去用饭。”

二尤虽都有些遗憾,却未敢多说甚么。

尤其是尤三姐,如今彻底不敢挑衅了……

……

朱朝街,丰安坊。

尹家萱慈堂。

看着贾蔷吃的香甜,尹家太夫人同秦氏、孙氏笑道:“看蔷儿吃饭,都是一种享受。”

秦氏笑道:“咱们家的孩子要是也封王了,同王爷一般,老太太看着也喜欢。”

尹家太夫人好笑道:“我倒成了眉眼高低看人的了!”

贾蔷吞咽下口中食物后,同秦氏道:“方才都说了,大太太还是和从前一般叫罢。皇上当郡王时,来家里不也一样被叫小五?我又不是外人,叫王爷像是在骂人。”

一番话说的举家都笑了起来,秦氏笑道:“你对上老爷都那样厉害,我岂不担心?”

贾蔷放下筷子,拿帕子擦拭了下嘴角,随后道:“和大老爷那样说话,是以公对公。到了大老爷这个位置,早已是以身许国的境地,不信大太太去问,国事、私事哪个为重。对他们这些国之重臣而言,已经无谓甚么私事了。再加上,大老爷的位置,也不好和我走的太近,外戚本就容易遭人忌讳。所以,上一回也是有意为之。但大太太不同,大可不必如此。”

秦氏倒也爽利,笑道:“好!既然如此,话说开了也就罢了。咱们家的习惯便是如此,有甚么心事就说出来,说完也就算了了!”

贾蔷笑道:“好习惯。回头我家里也这般为之。”

众人又是一阵笑后,贾蔷上手尹朝忽然开口埋怨道:“你小子近来又在折腾个甚?这两天登门求人情的,都快踏破门槛了。许多都是大哥的门生,拦也不好都拦了……”

贾蔷笑着将马上要清理平康坊的事说了遍后道:“可见都急了眼。”

听闻他要干的事,尹家上下都惊了,孙氏率先皱眉道:“你这孩子从来洁身自好,再不去那样的地方,怎会想着去拾掇那里?”

连尹家太夫人都跟着劝了句:“那样的地方,牵扯极广。能在平康坊里开青楼的,哪家背后没些背景?你虽不惧,却也不必得罪那么些人。终究还是谨慎点好……”

贾蔷将先前同尹后、李暄说的道理说了一遍,最后道:“黑暗的事物的确长存,且即便清扫一遍,之后也一定会死灰复燃,即使不在明面上。但,清扫黑暗邪恶,终究是对的,也是有必要的。”

当然,至于小琉球男多女少,南洋诸国迁移过去的更是女人严重不足的事,就不必多说了……

尹家太夫人眼神激赞的看着贾蔷道:“好孩子,心中常怀大义,身居高位也不少怜贫悯弱之心,着实难能可贵。”

尹朝却有些坐立不安道:“蔷哥儿,话虽如此,可也保不准有些女人愿意干这个……你这一家伙全都弄没了……”

话没说尽,打尹家太夫人起,秦氏、孙氏并几个侄媳妇儿媳妇都颇为无语的看过来,不乏凌厉目光,尹朝忙改口道:“当然,我这也是怜贫惜弱之心,并无其他打算。蔷哥儿,此事干的好,办的光彩!高!实在是高!”

这欲盖弥彰之言,让贾蔷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尹朝恼羞成怒教训两句,贾蔷也不恼,岳父老子嘛……

他又同尹家太夫人说起明日潭拓寺打醮一事,道:“寺庙那边我又派人重新沟通了番,已经让人进去准备休息的两座佛楼了。另外就是,请了一位身手高绝的婆婆,是我一位妾室的姨娘,在扬州时凭一己之力,数十年间收养长大了数百名女婴,大多都是弃婴,在江湖上博得千手观音的美名。有她在,断不必担心有屑小惊扰到内眷。另外,僧道尼和喇嘛,都请到了,也和潭拓寺打过招呼。一连十五天大祭,算是弥补十五年来一直不便的亏欠。”

听闻搞这样大的动静,尹家人面面相觑之余,尹家太夫人皱眉道:“蔷儿,是不是太过招摇了些?如今不知多少人盯着宫里太后娘娘,也有多少人在盯着尹江他爹,这个时候这样张扬……”

贾蔷笑道:“老太太放心,只要咱家依旧不收礼,不见许多外客,也不用那些官儿巴巴的来磕头哭一场,就不算招摇。老太太,过犹不及啊。到了咱们家如此位置,再如从前那般过于清苦,反倒容易让人说嘴。”

听他说的如此亲近,张口“咱家”闭口“咱家”,尹家诸人听着都十分耳顺高兴。

都知道贾蔷如今的势力和实力,犯不着如此恭维尹家,可见是真将自己当成尹家姑爷,是一家人了。

尹家太夫人笑道:“好,既然你觉着这样才好,那就这般罢。倒是劳苦你了……”

贾蔷笑道:“我这点劳苦不值当甚么……对了,我已经让人重新修葺城外桃园庄子了,各处都开始装暖气。等十五日后,老太太和两位太太并诸嫂子们多半累的够呛,也别回家了,直接往桃园庄子上去泡温汤解乏罢。以老太太的性儿,天家行宫断是住不受用也住不习惯的,我那桃园庄子就好的多!”

尹家太夫人笑道:“好,依你,都依你!”

笑罢又问道:“听太后说,月底就奉着太上皇和太皇太后去行宫修养一阵,你也一并前去?”

贾蔷笑着应道:“正是,我是领侍卫内大臣,负责护卫差事。老太太放心,断不会出差池的。”

尹家太夫人笑着点头道:“放心,自然放心。”

……

PS:今天怕是就一更了……

喜欢红楼春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