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蛇难下(双)免费阅读小说完整全文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稍微调整了下气息之后,李泽道声音虚弱的说道:“梅儿姐姐,我已经没事了,你可以放开我了。”

李泽道相当郁闷,觉得这个女人实在太忘恩负义了,竟然将救命恩人如此嫌弃的拎在手中。

在这一点上东皇灵儿就做得很好,直接紧紧的搂抱在怀里。

东皇梅儿闻言微微一愣,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听到的。

这个窝囊废不是正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吗,怎么还能开口说话?

低头一看,却是被她拎在手中的这个窝囊废竟然不像之前那样拼命的扭曲挣扎,发出无声的嘶吼,反而已经平静下来了。

那张原本扭曲成一个丑陋至极包子的脸,也稍微舒展开来了些,那双原本仿若丑陋死鱼眼的眼睛也多了不少神采。

“梅儿姐姐,我已经没事了,放我下来吧。”李泽道又说。

东皇梅儿无比愕然,心里掀起狂狼,不太敢相信这是真的。

这个窝囊废竟然真的不痛苦了?

当下相当嫌弃的手一松,将李泽道扔在那魂云上,随即还取出一张白丝巾,很是认真的擦拭起自己那手来了。

该死的窝囊废,说得本小姐很想抓着你似的。

李泽道见状,嘴角不受控制的抽了抽,整个人都不好了。

觉得自己实在太他妈犯贱了,不犯贱的为何要救这个女人?随便挑拨几句让黑狐公主将她往死里折磨不好吗?

东皇灵儿刚斩杀一只突袭而来的不知名凶兽,胸口起伏得厉害。

听到声音,微微一愣,瞪大眼睛看向李泽道,不确定问道:“小尘,你没事了?”

李泽道取出一枚丹药吞了进去,艰难站起身来,微微点头说道:“多谢灵儿姐姐关心,我已经没事了。”

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果然真的很大,难怪之前即便饱受黑魂蝇的折磨,却也能清晰的感受到那种惊人的柔软以及弹性,堪比天梦姐姐。

“那就好。”

东皇灵儿见李泽道此时的情况的确不像魂魄正饱受魂虫噬咬之人,稍微松了口气。

心里却是疑惑不已,按道理说,黑狐族长不可能就这样放过东皇小尘,命令那只黑魂蝇停下的。

所以合理的解释是,他自行解决了那只黑魂蝇了。

只是他是如何做到的?

要知道即便是那些在苍穹榜上留下名字的强者,魂魄一旦遭遇那种恐怖魂虫的侵袭,压根就无计可施,只能饱受摧残折磨,甚至到最后只能魂飞魄散。

但是东皇小尘不过大道境上品修为,却是能够消灭了那黑魂蝇,这本身就是一件让人难以想象的事情。

东皇灵儿突然间想起之前东皇小尘反过来羞辱了唐山一番之后,母亲大人以及唐家皆咽不下这口气,为此唐家甚至动用了喋血梅花。

但是结果却是唐家痛失喋血梅花,甚至东皇小尘能够驱使唐家才能够驱使得动的喋血梅花,所以他拥有某种强大的手段,可以控制一些强大魂器?

心里疑惑,却也没有多问,回过身来继续警惕周围的动静。

东皇梅儿随手扔了手中那白丝巾,那双充满疑惑的眸子死死的盯着李泽道看。

她没像东皇灵儿那样忍着不问,而是出声问道:“窝囊废,你是如何做到的?”

李泽道自然知道这个女人想问什么,却是一边调整着气息一边疑惑问道:“梅儿姐姐此话何意?”

东皇梅儿恼火:“那该死的什么黑魂蝇怎么不继续啃噬你的魂魄了?你知不知道你不被往死里折磨本小姐就相当的不爽?”

李泽道有些伤心的说道:“我不知道呢,我还以为我被那黑魂蝇折磨的时候,梅儿姐姐你心痛得无法呼吸了。”

“你……”

东皇梅儿气得咬牙切齿,便要一剑斩杀过去。

本小姐恨不得你这个窝囊废赶紧去死,怎么可能心痛什么的?

眼见这个恶毒女人就要一剑杀过来了,李泽道吓得赶紧掠到另外一朵魂云上,躲在东皇灵儿身后寻求安全感。

东皇灵儿见着两个人如此,着实头痛无比,看着东皇梅儿提醒道:“周围危机四伏。”

“就是,危机四伏。”李泽道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我靠!”

东皇梅儿没忍住直接爆出了一句粗口,整个人处于抓狂的边缘。

就在这时,她的脸色猛地一变的同时,一剑朝着身后劈了过去。

“轰!”

震耳欲聋的闷响在这巨大裂缝之中剧烈荡漾开来,两旁那崖壁上所结的厚厚寒冰,直接出现了一道道恐怖的裂痕,仿若被打碎的剥离一般。

更是不知有多少荡漾飘着的雪花,直接被四溢的恐怖气息,轰得粉碎,不复存在。

李泽道刚饱受黑魂蝇的摧残,魂魄受损得厉害,压根就挡不住这道气息,胸口一闷,嘴角缓缓的流淌出鲜血。

他艰难抬头看去,却见东皇梅儿手中那把万年寒冰打磨而成的冰剑硬生生的停滞在那里,就如同方才那一剑砍在最强大的盾牌上似的。

拦住这把剑的自然不是盾牌,而是一条很细的腿。

看到那条细腿,李泽道的眼角剧烈的跳了跳。

那仿若刀锋,还带有倒钩尖刺的腿他很是熟悉,那是螳螂腿。

不太一样的是,这只突然间出现的螳螂比李泽道曾经所遭遇的那只更大,而且浑身竟然是透明,仿若寒冰雕刻而成一般。

这只冰雕螳螂所爆发出来的那种气息比起东皇梅儿手中长剑来,竟然不逊色多少。

所以,这只一种拥有至少是归一境下品实力的螳螂。

李泽道头皮发麻着,擦拭掉嘴角处那一抹鲜血,表示很是羞愧。

“该死的,竟然敢打扰本小姐杀了那个窝囊废还有那个贱人!本小姐先杀了你!”

东皇梅儿怒喝一句,下一刻,身形已然化作无数道凌厉至极的剑气,将那只冰雕螳螂笼罩在其中。

瞬息之间,利刃砍在利刃之上所爆发出来的那种刺耳闷响不断,直接将周围那正纷飞的无数雪花斩成了碎沫子,更是在两旁的那崖壁上留下了无数触目惊心的裂痕。

李泽道惨遭波及,身上 多出了无数触目惊心的血痕。

“小尘,你没事吧?”

东皇灵儿见状面色浮现出浓郁的关切。

“没事。”李泽道大口的喘息,微微摇头。跟魂魄惨遭黑魂蝇噬咬相比,这种层次的疼痛的确算不了什么。

“小尘,你自己小心。”

东皇灵儿留下这话之后便加入了战团,跟东皇梅儿一起力战冰雕螳螂。

只有尽快解决这只冰雕螳螂,东皇小尘才能不再被波及到,而且可以避免所闹出的动静太过巨大而吸引更多的可怕的凶兽前来。

有了东皇灵儿的加入,这场激战很快就结束了。

一条仿若锋利弯刀的螳螂腿冲天而降,吓得李泽道身形躲开。

就在这时,李泽道的身形硬生生的停滞在那里。

一把冰冷刺骨的长剑抵在他的咽喉处。

从剑上面所散发出来的刺骨冰冷,瞬间让李泽道那脖颈处凝聚出了白霜。

东皇梅儿胸口起伏得厉害,眼神里有着择人而噬的凶光。

她扫了东皇灵儿一眼,怒道:“本小姐便可斩杀那只该死的螳螂,你为何要多管闲事?”

东皇灵儿没有理会。

东皇梅儿更是怒火中烧了,收回目光看向李泽道,就要一剑隔断他的咽喉,怒道:“说,你是如何做到的?再不老实的话小心你落得跟那该死的螳螂一般下场。”

李泽道头皮发麻得厉害,努力的在脸上挤出卑微的笑容,说道:“梅儿姐姐,你先将剑收回去,你这样我会害怕的,我一害怕就不不知道该说些啥了。”

东皇梅儿冷哼一声,倒也将抵在李泽道脖颈处的冰剑移开。

李泽道赶紧一溜烟又躲到东皇灵儿身后去。

东皇梅儿眸子冰冷盯着李泽道看,仿若在看一具冷冰冰的尸体似的。

东皇灵儿知道这个女人这回不是说说而已,而是真的要动手了,于是开口问道:“小尘,你是如此做到的?”

李泽道有些茫然,说道:“灵儿姐姐,我也不知道怎么就不疼了。”

“东皇小尘,本小姐在给你最后一次说实话的机会。”东皇梅儿举起手中冰剑,一道冰冷刺骨的气息从她身上不断的散发出来。

这些气息一下子就凝聚成无数把冰剑,笼罩在李泽道头顶上方,便要倾泻而下。

李泽道头皮发麻得厉害,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

实话是万万不能说的,只能撒谎。

他若有所思的说道:“思来想去,兴许是黑狐族长惜才,实在不忍心看到未来注定不平凡的天骄继续承受那种痛苦,所以撤了那苍蝇?”

东皇梅儿脸上的肌肉抽了抽,东皇灵儿脸上的肌肉也在抽。

李泽道停顿了下又说:“又或者是黑狐公主本公子的气质所折服,苦苦哀求黑狐族长别在折磨本公子了?”

东皇灵儿跟东皇梅儿脸上的肌肉抽得更是厉害了,她们觉得她们怕是遭遇天谴了,不然为何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李泽道苦恼至极:“灵儿姐姐,你说那黑狐公主不会死活赖上我了吧?”

东皇梅儿着实听不下去了,吼道:“东皇小尘,你怎么不去死?”

李泽道很是认真的说:“因为天界需要本公子守护。”

“……” 

喜欢终极学生在都市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