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之光老周赵青目录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砰!”

一张石椅被巨力掀飞重重的撞在岩壁上然后碎成十几块。而这把椅子是竖切山“巢”里最大的一张椅子了,存在的年代可以追述到千多年前,属于这座“巢”里具有很高象征意义的东西,平时只有第一使可以坐。

但此时,这把历经千余年的石椅彻底完成了它的使命。

“废物!一群废物!”

第一使砸了自己的石椅,尤不解气,大声的咆哮着,脚边是一张被他扯得稀烂的千里音符。

就在刚才,他接到了汪恒的传讯,说针对沈浩的伏杀失败了,并且被反包围,损失惨重,逃出来的只有汪恒一人。而且汪恒也因为用了血遁术以及被对方大阵所伤状况极差,如今找了一个隐秘的

春天之光老周赵青目录全文在线阅读

山林疗伤。

为何汪恒不直接回来?因为不安全。而且回来会死。这里面也明显有他的私心。这也是第一使暴怒的另一个原因。

汪恒都感觉到了不安全,“巢”里的人自然也不例外。另外几名使者更是脸色不善,面对暴怒的第一使时已经没了往日的那种恭谨。

毕竟事情归根结底都是第一使一意孤行的结果,若这件事在行动前先往上报请尊者的话,即便同样失败,那情况都和现在大不一样。如今一旦追其责来第一使跑不了,他们几人同样跑不了。

“第一使,如今发脾气没用了,按照汪恒的回报说至少有两人被玄清卫生擒,现在应该是已经被带回去审起来了,“巢”这边按照规矩是要撤走的。还请第一使先下令的好。”

“......”第一使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扫了一圈周围脸色不善的几人,这些人在想什么他一清二楚,但说的也的的确确是现在最紧迫的事情。

“按规矩办,撤走吧,去下一个地方。”沉默了一会儿,第一使就算心里怒意再大也没有办法继续拖延。

邪门修士这个群体也是分了远近亲疏的,即便所有邪门修士都相互称“圣门”,可真正在“圣门”中的却并不是全部,有着严格的筛选条件。没在“圣门”里的人被擒住

春天之光老周赵青目录全文在线阅读

并不能对“巢”造成什么影响,也不至于撤离。但这次被擒下的不但是正儿八经的“圣门”中人,还是“圣门”中实力不低的中坚力量,知道很多关于“圣门”的秘密。

其实“圣门”中有一种秘术,可以让人在任何情况下对自己本身的魂魄进行一些有限的操纵,比如说将魂魄的感应降到最低,这样就能抵抗住绝大多数的魂魄层面的苦痛。也正是得益于这门秘术才让“圣门”里的人即便被抓也鲜有秘密被审出来。

“鲜有”并不意味着“完全不会”。“巢”里这么多人的性命不可能全部寄托着那些被俘虏的废物身上。所以一旦有威胁的可能,一些必要的防范是必须的。

第一使咬牙切齿的原因有很多,单是靖西这边,“巢”受到直接威胁的情况目前还是第一次。况且事情还有他自己独断专行的一部分问题在。他现在担心的是自己的下场。

跑?跑得掉吗?

看看周围,其余几名圣门使者分成几泼,一些去处理撤离的事情,一些就一直跟着第一使身边。你以为是在听调?不,是在监视。防的就是第一使跑路。

本就是第一使的大锅,其余的人大不了背一口小锅,即便以后使者身份不保但也不至于丢了小命。若是让背大锅的第一使跑了,那他们几个可就必死无疑了。

其实到了这份上,第一使也就还剩下一个名头而已,许多事情已经由不得他了。比如说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早有人在接到汪恒的传讯之后就报上去了。而上面传下来的回复也是:立即撤离,盯紧张耀扬!

张耀扬就是第一使的名字。上面点名要盯紧他,可想而知之后张耀扬的下场肯定不会太好,即便他背后是一位“圣门”的大佬,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同样没办法善了。

很快,竖切山这边的“巢”就在一阵地陷术的威能下消失在一片坍塌的山石中。

最快摸到竖切山并且找到“巢”的是黑水的几个探子,属于专门寻踪觅迹的好手,根据地牢里的那两人的口供寻过来的,之后本来是要给靖西军去消息来发现第增援的,可仔细一看,还是算了。

“挖!不论沉下去多深都要给我挖出来!哪怕是一块石头,只要上面邪门修士的痕迹都不能放过!”

这个命令是沈浩下的,给黑旗营下的。这次算是一个泼天大的大案子,但因为沈浩这个当事人所以封日城千户所的匡盛元没有伸手过来抢,这个面子他就算不愿意给也得给。

于是大队人马就开进了本来人迹罕至的竖切山,在一片坍塌得很严重的山石乱岗里开挖。

三天后,沈浩在遇袭之后第一次将麾下黑旗营的几个要职召集起来,说的是之前制定的诛邪计划在眼下情况的更改。

“巢”的坍塌属于明显的自毁,这符合沈浩之前的推断。同时也证明了那所谓的“圣门”对于这种突发状况是有严格的应付策略的,并没有盲目的自信邪门修士的口风,明显是在以最坏的情况做打算。

既然“巢”撤离了,不论撤到何处,沈浩认为至少短时间内是不太可能找得到的。

说白了就是藏起来了,尾巴缩回去了。

如此一来这就直接导致一个后果:各地偏远村镇里的那些“拜神”将群龙无首或者直接就偃旗息鼓,这对诛邪计划中宣教队来说无疑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等到将诛邪行动的方略细节做了重新调整之后,沈浩扭头就在王一明送来的“结案”上签了自己的名字并留了印。

结的案子不单单是他之前遇袭的事情,还有之前竹溪和河埂两个庄子的惨案,上百人殒命,居然只是为了调动封日城里的各方力量,同时将沈浩引出城去。虽然成功了,但光就这件事来看就能看得出邪门修士是怎样暴虐和无法无天的一群人。说是靖旧朝里的祸害,简直一点不为过。

喜欢玄清卫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