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网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川府,重都。

一直等待着消息的秦禹,拿着电话冲陈俊说道:“好,好,我知道了,明天我亲自去南沪,行,咱们南沪见,嗯,先这样哈。”

电话挂断,秦禹立马冲小丧吩咐道:“你安排一下,我要去南沪几天。”

小丧怔了怔:“司令,现在七区那么乱,去南沪的话要经过九江周边,这安全问题……!”

“啪!”

秦禹一巴掌拍在小丧的脑袋上:“你傻啊,人家陈系那边为了付振国,搞出这么大动静,损失也不小,现在人回来了,咱能坐在川府摆谱,说一句话就让陈系把人送过来嘛?这太不礼貌了,明白吗?”

“好吧,我安排一下。”

“我必须得去。”秦禹笑着说道:“咱要还是个旅长,师长,那还能撒撒娇,但越到上面,越不能忘了礼数,抓紧安排,明天早上就动身。”

“好勒。”小丧立即应了一声。

说完,秦禹拿起电话,斟酌半晌后,给司令部王参谋长打了一个:“喂?”

“您说,司令!”

“给我批五百万,哦不,批一千万军费,我要用。”秦禹思考一下说道:“这个钱,归类在军情费用上。”

“好,我马上准备。”

“嗯,就这样!”

说完,二人结束通话,秦禹低头看了一眼手表招呼道:“走吧,回家!”

……

凌晨。

庐淮司令部内,周兴礼此刻懒得见任何人,只孤身一人坐在办公室内,怔怔的看着窗外。

付振国跑了,但第三舰队的高级军官层,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除了老光棍刘参谋长,以及葛明等人也一块跟着出逃外,其它高级军官并没有参与哗变,整个第三舰队的指挥系统,其实也没受到太大波及,自己一方损失也不算很严重。

这个结果表面上看似还可以接受,但周兴礼心里非常清楚,第三舰队的高级军官层之所以没有震荡,并不一定是对周系军政权有多高的忠诚性,而是因为他们都有家有业,直系亲属全部在庐淮,他们是没能力搞大规模撤离,不然不知道有多少人,也会跟付振国一块出逃。

而这一点,是周兴礼不太能接受的。

对于付振国这个人,周兴礼是想用的,也欣赏其军事才华,但目前周系内部的情况,却强逼着他把付振国给推开了。

付振国的逃跑,确实跟川府和陈系的主动策反有一定关系,但更多是内部派系斗争决定了结果。

周远征想要趁机拿掉付振国,拿回自己对第三舰队的掌控,而其他派系高层,对付振国这个人也非常不喜欢,以至于在关键时刻,整个司令部没有一个人愿意替他说话,所以周兴礼想保他都保不了。

有人可能疑惑,说周兴礼堂堂一个军政一把手,怎么对下层一点掌控力都没有呢?!难到他说话不好使嘛?

其实不然,因为这人呐,越站在最顶层,越会受到更多的掣肘,需要考虑的因素也太多了。

周兴礼从初步掌权时期,就喜欢重用家族势力,而在他的派系中,掌握权力的人也都是宗亲,至亲,比如周远征,比如陆军部队的一些高级将领。

有了这些人,他周兴礼才能冲到军政一把交椅的位置上,掌控最核心的军事权利。而在后来他问鼎权利巅峰之后,与其合作的其他军政派系,也都是以家族为主的门阀代表。

比如许家!

许汉城原本是二战区的副司令,但早在七区还没有开战的时候,他就已经公然行使战区总司令的权利了,把原本身为二战区总司令的老宋给彻底挤下去了。

这是为啥?

因为二战区的主力部队,全部都是他许家的,一线指挥官,有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是他许汉城的门生,那老宋硬要坐在一把的位置上,保不齐哪一天,连命都TM没了,所以他只能选择释放权力,逐渐淡出军政圈,当个富贵闲散人,颐养天年了。

这种权利的经营模式,确实让周兴礼掌握

麻豆网全文在线阅读

了最顶尖的权利,但同样也让他处处受限。如果他只是一个战区司令,那会过的非常舒服,上层不敢动他,对下只要平衡好利益,那就是当之无愧的藩王。

但这当了老大,周兴礼就不能站在藩王的角度考虑问题,而是要上升格局,从整个派系的发展来考虑问题,而这时他就发现,原本让他强大的家族势力,会是他行驶某些权利的绊脚石。

这就像民G时期,老蒋几次想要惩治贪腐问题,甚至派自己的儿子来主管这个事儿,但却发现根本进行不了一样。

因为家族势力在反抗,在反弹,站在他们的角度上,他们也需要维护自己的利益和权益,就像周兴礼想要拿掉不听话的付振国一样,我手下有个刺头,管又管不了,说又说不听,那我要干掉他有毛病吗?

周兴礼想到这里,有些心累,他意识到自己的军政权,想要走的更远,那就需要改革。

怎么改呢?

周兴礼想到了刚来的沈沙兵团,冯系兵团,他意识到这是个机会,但还需要等一个时机,需要慢慢来,不能操之过急。

当然,这个问题不光会让周兴礼头疼,因为还有一家军政派系,几乎跟他们周系走的是一样的路子,所以那

麻豆网全文在线阅读

家掌权人,未来可能也要头疼。

……

次日,下午。

秦禹冒着被炮轰的危险,几经辗转后,才悄悄抵达南沪,并且第一时间见到了陈仲仁。

陈系司令部内,秦禹面容严肃的坐在沙发上,冲着敬爱的陈叔说道:“陈叔,接付振国,咱们的这边损失不小,我让司令部财政部抽调了一千万现金,准备给牺牲的士兵,军官家里发一些抚恤金。”

陈仲仁怔了一下,缓缓点头:“嗯,这次损失比预想的大。”

……

司令部医院内。

付振国躺在床上,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就不去见秦禹了,见了也没啥用,我准备呆在陈系不走了。”

“付将军,晚宴都安排好了,你怎么也得去露个面吧!”负责前来沟通的军情人员,非常尴尬的劝说道。

“不去。”付振国摇头回道:“他想绑我儿子,就绑我儿子,想让我露面,我就的露面!他是谁啊?上帝啊!?” 

喜欢第九特区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