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开二度欣欣向荣小说 行尸走肉洛莉做过几次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白银旅团的所有人。

除了早就猜到了的露西亚之外。

其他人的背脊骤然间被冷汗浸透。

“……就差一点啊。”

奥菲诗深吸一口气:“还好,还好……”

他显然是最后怕的。

万一英格丽德的阴谋成功,那么他毫无疑问要分首锅!

不仅破坏了天车的飞升,让这个世界的未来掌握到了一个居心叵测之人手中;还让他与凛冬公国联合、以此让丹尼索亚再度复兴的未来被切断;甚至塞利西亚都可能会有危险!

作为仪式的耗材,塞利西亚凭空消失都不是没有可能!

“……是我的错。”

于是,奥菲诗毫不犹豫,立刻对亚瑟低头道歉:“对不起,亚瑟。是我之前太过急躁了……”

“不用对我道歉。”

在争吵结束之后,亚瑟很快冷静下来并摇了摇头:“我也有错。不,是我的错更多。我之前所说的,并非是客观理性的观点,而是掺杂了对你的嫉妒与成见……是我首先就对你看不顺眼,才会找茬与你争吵。

“而我也并非只是想要与你辩论……而只是你的说法看起来好像很帅、很讨人喜欢。所以才想要揭露你的本质,让人们讨厌你……”

这里的“人们”,显然就是特指塞利西亚。

亚瑟对塞利西亚并不具有真正的“爱”。

但他对塞利西亚却有一种独占欲——而这种欲望在奥菲诗与塞利西亚的亲密关系之中,正不断被催化着。

而好脾气的奥菲诗,也正是因为感受到了亚瑟对自己的威胁,才会一反常态的与他发生激烈的争吵。

可一旦这种冲动的感情褪去、理性重新回归……

那么亚瑟和奥菲诗也就立刻意识到了自己行为的不成熟,开始互相道歉。

和尤菲米娅不同。

他们两个都不是什么死犟的人。

一旦意识到自己有错、而且被人利用了,于是就第一时间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的确,他们之间积累了大量的矛盾。但那始终是个人对个人的反感——是他们的私事。如果他们之间的矛盾被人利用,那么他们必然会联合起来、先将那个共同的敌人击败。

与其说是情敌。

不如说是宿敌。

正是因为他们的性格、爱好、追求,甚至出身立场都完全相反。他们才会如此水火不容。也正因如此,他们才能够如此了解对方。

因为最为了解他们自己的,正是他们最大的敌人——也即是对方。

随着他们开始诚实的进行自我分析与自我批判,之前剑拔弩张的氛围也就立刻缓和了下来。

“既然你们决定不吵了……我可以说两句了吗?”

安南在一旁开口问道。

奥菲诗恭敬的对着安南低下了头,以“丹尼索亚”继承人的身份规格、向比他年轻不少的安南大公行了一礼。

而亚瑟只是平静的回过头来,抿起嘴唇、双手抱胸对着安南点了点头。

“你们之间最为根本的矛盾……正是塞利西亚。但塞利西亚是个活人,她到底爱谁是她的事,她的意志不会因为你们之间的决斗、地位、胜负而改变。

“除了塞利西亚之外,剩下的就是你们的出身所导致的立场冲突。

“奥菲诗作为丹尼索亚,希望将王权从丹尼索亚枢密院的束缚中解脱出来,让王国重新正常的运转起来、而不是被各有立场的‘顾问’们,暗中瓜分整个国家。

“而亚瑟——究其根本,是因为他对自身才能的自信。而导致了他对奥菲诗的不信任。他那言语之中,并非是认为那些贵族们必须存在、也不是对回归君主专制而有什么不

婚开二度欣欣向荣小说 行尸走肉洛莉做过几次

满……而是认为奥菲诗不配成为这个人,对吧。”

听完安南的总结,两人沉默了一会、随后先后对安南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安南的分析。

“那么,我有一个大胆的提议。”

安南缓缓说道:“你们知道教国的特殊管理方法吧。所谓的‘至净厅’……由七位教宗轮流担任教皇来进行独裁。

“那么,丹尼索亚可以仿照类似的模式……由作为守护神的‘雅翁’的教宗、作为王权代表的丹尼索亚王、作为超凡者势力代表与超凡矛盾调停者的熔岩禁塔的塔之主,三人分管整个联合王国。”

也就是说,将“顾问会”这个机构直接取消。

或者说降级为“委员会”。

他们依然能够提出意见,管理国家。但无法触及最高级的权柄。让最为有力的三方,也即是王权、教权、巫师塔……来共同管理这个国家。

“因为巫师塔的武力最为强大,所以由巫师塔之外的一方来控制军队;因为教会在贵族与平民间的威望最高,所以由教会之外的一方来控制人事任命;因为丹尼索亚王室天生有着对这个国家的强宣称,所以他们就必须远离“立法”。

“正巧你们两个之间,立场完全不同、行事与思维方

婚开二度欣欣向荣小说 行尸走肉洛莉做过几次

式也不同、还有着非常深的矛盾——如此一来,就不用担心你们会串通一气,再度让这个国家堕落。你们之间的矛盾,反而成为了优点。通过这种方式,三方可以互相监督。而因为是三人,所以总可以达成‘多数胜过少数’,快速达成意见统一。

“那些顾问会扯皮几年、也因为各方复杂的利益介入,而始终无法解决的问题,也就能快速落锤。以此可以大幅加速政策落实。

“——我称其为‘三贤人’制。”

安南缓缓说道:“如果你们能够联合在一起,那么很多问题都不是问题。”

两人对视一眼,似乎若有所悟。

然而亚瑟思考了一阵,却摇了摇头。

“……但我无法成为塔之主。”

他坦然道:“如果我的进阶会让英格丽德那个家伙的阴谋得逞,我宁可不再进阶。一辈子停留在白银,也绝不会让她称心如愿。”

“不用这么麻烦。”

安南轻笑一声:“你自己不是都说了吗?

“英格丽德的真实身份,就是熔岩禁塔这一代的塔之子。”

“您的意思是……”

“直接杀过去。”

安南顿了顿手中的权杖,如此宣告道:“既然我们实在难以破解她的仪式……那么,干脆就直接去干掉布置这个仪式的人。”

“——但那可是熔岩禁塔!”

亚瑟眉头紧皱:“在塔之主与巫师们的面前,强行杀死很受欢迎的塔之子这种事……对大公您的声望,恐怕也不太好吧。”

“你在说什么呢?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客人,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安南微微后仰,嘴角忍不住的愉悦上扬:“我可是在给你们处理问题。这种事,当然是你来做了。如同奥菲诗也答应要清缴国内的腐朽贵族们……这种事我们这些外人,怎么能下得去手呢?

“我只是作为你们的朋友,对你们的这一举动提供了少许的意见或建议、并且对你们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支援与保护而已。

“……难道不是吗?”

喜欢玩家超正义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