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级片 征服人妇系列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深夜。

付震拿着简单的行李,溜出了试验田宿舍,外面寒风刺骨,漫天飘着雪花。

这段时间,付震已经摸清楚了周边的情况,知道这个地方鸟不拉屎,平时根本没有汽车和行人路过,自己想要跑,起码要走十几公里的路,到了有生活村的地方,才能找到汽车。

付震从包里拿出一件很厚的棉袄穿在身上,又系了个从孟玺那儿偷来的围脖,最后瞄准了宿舍楼外的围墙,一个助跑窜上去,从容翻过墙壁,捋着试验田大棚的边缘,就开始跑路。

这货心里早都想好了,自己从这儿跑了,那回到川府肯定是挨收拾,而且作为亲爹的付振国,以及他妈和大哥啥的,估计也不会接纳他,最多是骂他回来,听从组织安排。所以付震已经决定了,他要先在三大区境内溜达几个月,玩一玩,等家里那边着急了,妥协了,他再回来。

想到这里,付震心里美滋滋,他对自由很向往,也觉得强者总是孤独的。

未来几个月,只要诈骗几个以前的狐朋狗友,搞到一点票子,那弄不好沿路还能找一个专业伴游的小妹妹啥的。

脑子里吃喝玩乐的画面浮现,付震差点笑出了声。

试验田的工作地点是在一处山坳里,这里平地很少,所以周边全是坟地啥的,甚至有的新坟上还摆着花圈。但付震对这种鬼啊,神啊的东西完全不在乎,也不知道啥叫害怕,所以这脑子有病,也不是完全没有坏处的。

就这样,付震快步走了大约一公里半后,凭借着脑中的记忆,向左侧转弯,准备抄一条山脚边缘的小路,穿到主干路上。

“沙沙!”

付震刚转过身,就听到后方传来一阵什么东西与积雪摩擦的声音。他警惕性很高,本能拽出了在试验田宿舍内偷的小刀。

今晚阴天下雪,室外光线极为昏暗,付震抻着脖子,右手攥着小刀,往回走了两步。但周围光线太昏暗了,他什么都没看到,数米之外漆黑一片,只能隐约瞧到坟头和花圈什么的,因为那里有彩纸什么的反光。

付震眨巴眨巴眼睛,转身继续向前走。

数秒过后,左后方再次响起一阵沙沙声,而且更为明显。

付震猛然转头,亲眼见到坟头上掠过一条白色的影子,很快,刹那而显,刹那又消失了。

就这一下,付震脖颈子后面,瞬间冒起了凉风。

他是脑子有病,胆也大,但智力没问题啊。任谁看到坟头上的这个景象,他也不可能不哆嗦啊!

什么东西,唰的一下的就飘过去了?

付震吞咽了一口唾沫,脚步不似刚才那么坚定了,反而是很虚的往前迈了两步,定眼向坟头那边望去。

冷风嗖嗖刮过,付震额头略微有些见汗,他稍稍停顿一下,迈步靠向了那个飘了白影的坟头。

“嗖!”

就这一瞬间,坟头后面的山林里,又窜过了一道影子,这次不是白的,是黑的。

“去尼玛的吧!”

付震瞬间倒退三步,掉头就跑,嘴里还叨叨着:“我就路过,不知者不怪啊!你赶紧休息,我这就走……。”

付震爆发力强悍,几秒就窜出去了很远。但他这一跑,后面的沙沙声更为明显地传来,并且越传越近。

付震一回头,看到几个白影和黑影,已经距离自己也就三五米远了。

“他妈的!”

付震停下脚步,攥着刀骂道:“还TM来一家子鬼啊?咋地,什么意思?!”

“汪!”

白影靠近叫了一声。

付震在月色下终于看清楚了这是啥玩应,一条乳白色的高加索牧羊犬。这玩应体型很大,身高有八十厘米左右,体重也有七八十

a级片 征服人妇系列全文阅读

公斤,它是俄系部队经常使用的警犬之一,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犬之一。

狗一过来,付震反而冷静了。他原本想侧身躲过,往前捅刀保护自己,但他仔细一看却发现,这条狗是试验田场里养的,专门用于巡夜和看家用的。因为棚区太大,人根本看不过来,而周边偷东西的人也不少,所以才在部队里弄了很多条警犬过来。

川府的警犬,肯定不能捅死啊。付震不想种地溜掉,最多算是偷着“越狱”,但干死了警犬,那他妈就是越狱袭警的性质了。

况且这狗的战斗力非常强悍,体格也不比成年人差,而且一来就是十几条,有高加索牧羊犬,也有德系黑背。

“汪汪!”

这帮狗站在原地狂吠,没有马上动手。

付震不敢跑,怕被咬,而是扯脖子吼道:“小黑,小黑是我,别叫,别叫!”

就在这时,不远处走过来一个人影,轻声吼道:“咬他。”

话音落,十几条警犬瞬间扑了上来。付震一看事儿不对掉头就跑,并且扯脖子骂道:“孟玺,卧槽……你真不是人!”

“呵呵,咬他。”孟玺披着军大衣走过来,大声吼着。

十几条狗一路狂奔地追着付震,连扑带咬。付震捅也不敢捅,肉搏也打不过,最后没办法,直接被逼到了树林子里。

孟玺站在外面抽了半根烟,听着树林子里的狗叫和惨嚎声,不为所动。

“别闹了,他们真咬我。”

“你TM快进来,不然我真捅它们了!”

“孟玺,你是不是傻B?没有这么开玩笑的。”

“孟玺……我错了,我求求你了,你进来吧!”

“……!”

足足七八分钟后,树林子里消停了,孟玺又点了根烟,迈步走了进去。

月光下,一颗光秃秃的枯树周围,趴着十几条警犬,伸着大舌头,看向了树上。

树上方,付震双手攥着皮带两侧,勒在了树上增加摩擦力,双腿缠着树干,整个人挂在了大约近三米高的树木上方。他的棉袄已经不能看了,全是被狗咬的大口子和飞舞出来的棉絮。

“你踏马赶紧给它们整走啊!”付震看着孟玺满头是汗地吼道。

“呵呵。”孟玺抬头看着付震说道:“这么秃的树,一点借力点都没有,你能爬上去,说明你无辅助攀岩是把好手啊!啥时候练的啊?”

“我好手尼玛B!”付震愤怒地骂道:“这是我刚才情急之下现练的。”

“……呵呵,你再骂我一个?!”孟玺冷笑着问道。

“……!”付震没敢回话。

“你还跑不跑了?”孟玺问。

“我真种不了地,大哥,你就让我走吧……!”付震都快哭了。

“你还是体力好。行,你在上面挂着吧,我回去了。”孟玺转身就走,但趴着的狗可没动。

付震挂在树上,绝望地吼道:“行行,我不跑了,真不跑了!他麻辣隔壁的,老子留下来肯定把你这几亩破地种碎了!!” 

喜欢第九特区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