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氏 洛尘重生之都市仙尊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客栈中,一位叫孟行海的侠客被屋外轻响吵醒,只听脚步踏地,甚是轻盈。

来者就是冲着孟行海的。

孟行海心中一凛,摸上床边剑柄。只因世道不平,强兵横行,恶盗流窜,他出门在外,即使在夜间也睡不安稳。

毕竟他要去梦海,找此生最爱的女人,这旅途前易后难,而孟行海只是个凡人,并非觉醒者,最好莫要生事。

他全忘了自己前半

波多野氏 洛尘重生之都市仙尊

辈子的经历,可那又如何?人只需知道自己的斤两,知道未来的方向,其余细节全不必在意,此生都不会迷茫。

他就是如此散漫放浪之辈。

那人轻轻敲门,居然是先礼后兵这一套。

反常为妖,孟行海绷紧了弦,他道:“谁啊!”

那人开口说道:“是我,掌柜的,是官府查房!”

孟行海手指一拨,门闩开了。那掌柜甚是矮小,朝孟行海讪讪一笑,对身后的官差道:“大人,就是他。”

孟行海愤愤说道:“我是良民,半分恶事没做,为何查我?”

官差共两人,一人衣着光鲜,绣着龙标,似是一龙火贵族。另一人蒙面,腰间悬着一柄剑。那龙火贵族朝那蒙面人恭恭敬敬地一鞠躬,道:“大人,您要找的年轻孤身、来历可疑、龙国口音的男子,此人是这镇上最后一个了。”

孟行海道:“年轻孤身,来历不明,就要受人猜疑?这天下怎会有这等道理?更何况龙国为当世雄强,岂能任人羞辱?”

蒙面人一双眼很美,眼眸中似有花瓣飞舞,她是个女子。她道:“你们都走吧。”

龙火贵族道:“我就在屋外守着.....”

蒙面人道:“我要和他说些话,你二人都走,不许留在近处。”

龙火贵族急道:“万一此人是个恶党....”旋即想起这位大人神功盖世,功德通天,曾有救世之举,倒也不必担心,遂深深作揖,与掌柜的同去了。

蒙面人看着孟行海,似想辨认他的模样,可眼神迟疑,蕴含困惑,好像在竭力追忆一位似曾相识的故人。终于,她叹了口气,在木椅子坐下。

她解开面纱,露出一张清秀灵动,美丽绝伦的面容,约莫二十岁年纪。

孟行海“啊”地一声,喊道:“你....你是藏玫瑰?露夏王朝的女皇?”他遗忘了许多事,但藏玫瑰名声太大,威望太高,他行走各处时,常见世人争相购买她的画像,她的书册,对她崇敬胜似天神。

但藏玫瑰为何会微服行至此地?又为何与孟行海独处?

藏玫瑰叹道:“我已让位了,现在是牡丹当朝。”

孟行海道:“是了,说书人说,那位牡丹是你最亲密的好友,正是你二人领袖群雄、拯救神灵,一举将那妖界的魔神消灭,拯救了龙国天下,拯救了乾坤各界。”

藏玫瑰摇头道:“不是我。”

孟行海道:“你倒也谦逊,大伙儿都说是你,难道还能错的了?”

藏玫瑰做了个鬼脸,道:“世人愚昧的很,以讹传讹,忘恩负义,乃是常有之态。但我总觉得....很不对劲,非常不对劲。我去找过猛犸帝国的孤鸣女皇,她也觉得似乎忘记了什么人,以至于她心里有一空缺,无法填补,就像我一样。她已然放下了,可我却放不下。”

孟行海道:“我可真不明白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你们是疯的么?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却跑到这边境破地儿,在我房里吐苦水?”

玫瑰道:“我说了,世人愚昧,世人也疯狂。对了,不知大侠尊姓大名?”

孟行海如实说了,又道:“你不必对我如此客气,但我这人闲散惯了,所以也不会对你客气。你要治我的罪,我只能设法溜走。”

玫瑰不由地笑了起来,笑声清脆悦耳,她眼中似流淌着喜悦的水光,过了片刻,她笑声消了,才说道:“我很久没笑得这么开心过。”

孟行海道:“王族人物,帝皇之流,各个儿都无聊的紧,难道连笑一笑都难得?”

玫瑰指了指自己的心口,道:“我只遵从自己的心,见到了你,我心头的空缺就填满了。”

孟行海暗忖:“糟了,这婆娘是真疯了,还是吃错药了?”但世道本就疯癫无常,有的人被铭记,有的人被遗忘,有的人死后在阴间重生,有的人活着却向往死亡。

玫瑰道:“孟行海,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孟行海道:“我?我是个送死之人。”

玫瑰奇道:“为何这么说?”

孟行海道:“因为我要去梦海,去梦海的最深处。”

玫瑰道:“这倒也....有趣,你为何要去梦海?”

孟行海的心一下子活了,他从行囊中取出一画像,说道:“我要去找一位梦中情人。”

玫瑰一愣,走了几步,坐在孟行海床边,与他并肩看画,孟行海沉浸于那画卷,并未在意。

她看清画上什么人都没有。

孟行海笑道:“怎样,她是不是很美?”

藏玫瑰点头道:“很美。对了,我也要去梦海,我

波多野氏 洛尘重生之都市仙尊

能不能与你同行?”

孟行海道:“这怎么成?你....你可是金枝玉叶,当世鼎鼎大名的人物,为何要随我去梦海中送死?”

藏玫瑰道:“你知道是去送死,然而你还是想去?”

孟行海道:“我也不知道,但终会有办法的。”

藏玫瑰笑道:“巧得很,我也觉得我有办法从梦海中活下来。咱们俩一齐上路,彼此都能有个照应。”

孟行海道:“不行,不行,我是去找梦中人的,可万一找到了那梦中人,她见到你我,生了疑心,恼我怨我,这可怎么办?”

藏玫瑰道:“你有所不知,你那梦中人多半是个仙灵,对这些小事,多半不会放在心上。”

孟行海道:“是啊,我怎地没想到?听说仙灵爱恨无常,心意变幻,是了,是了,我就说你是我朋友,那多半就不要紧。”

藏玫瑰笑道:“好,那我们说定啦!”她一翻身,竟仰面睡在了形骸床上,双手做枕,垫在脑后,笑着闭上了眼。

孟行海急道:“你....你这让我睡哪儿?”

玫瑰道:“你爱睡哪儿睡哪儿,我是大官,这屋子由我说了算。就算我在你床上撒尿,你也得给我忍着。”

孟行海背脊发寒,道:“你敢...你这话成何体统?你莫要欺人太甚!”

玫瑰见他慌张,笑道:“放心,就算你让我做那事,我也做不出来,又不是年轻不懂事的时候。”说到此,不知为何,竟觉得自己真似乎在这孟行海面前做过这档丑事。

可那是何时何地?为何玫瑰全想不起来?

孟行海嘟嘟囔囔,跑到椅子上,他低着头,想趁着天亮前多睡一会儿,又想:“这玫瑰要跟着就跟着,她身份高,有她替我撑腰,路上定能顺顺利利,太太平平,早日见到我那美人儿。”

玫瑰道:“喂,孟行海,陪我说说话吧。”

孟行海暗叹:“没法子,谁让我有求于她呢?且顺着她来。”道:“请讲。”

玫瑰道:“其实我擅自抛下这女皇不做,自顾自出门在外、游山玩水,着实挺不对的。我的母亲——龙国圣莲女皇——在位多年,留下无穷财富,青莲纵然不能动用鸿钧阵,可龙国仍然是当世第一强国。而露夏王朝虽然统一了东海盟,国力仍不能与龙国相比。”

孟行海道:“要打仗吗?”

玫瑰道:“若我在,就不至于,但我不在了......唉,唯山那片阴影境地也不太平,拜登仍然蠢蠢欲动。不过他在阴间也有敌人,多半不打紧。”

孟行海笑道:“还是我这等闲云野鹤过得惬意,我只管去梦海找人,其余的事,什么都不用管。”

玫瑰道:“好在纯火寺的拜戚大师四处奔波,调停纷争,嗯,总而言之,这世道还是往好处发展呢。听说万仙盟又找了一处仙山,又命地庭帮他们修复土行神针,想要返回天庭,哈哈,他们原先趾高气昂的,现在落魄了,还是那般高高在上的模样,可万万改不掉啦。还有那个拜风豹,他养了一堆儿子,纠集青阳教余党,到处作乱,却被我们打得丢盔弃甲,屡战屡败,唉,这老小子真是死性不改,好在难成大器。”

孟行海暗想:“她自己满腹心事,却要我听她倾诉,替她分担?哪有这种道理?”

但他又觉得玫瑰已是他的朋友,既然是朋友,自然要替她分担一些。

玫瑰继续说道:“我有个想法,说出来你可别笑。”

孟行海道:“你说,我经过专业训练,通常不会笑,除非忍不住。”

玫瑰斟酌片刻,幽幽说道:“我觉得那场与妖界的大战,单凭我们是无法取胜的。我反复计算过,即使有灵阳仙、月舞者相助,双方仍实力悬殊。这场战争中,有一位英雄——极了不起的英雄,远比我更伟大的英雄——居功至伟,可莫名间,世上的所有人都忘了他,可能他法力无穷,篡改了因果,于是...他从我们的记忆中消失了。”

孟行海忍不住哈哈大笑。

玫瑰道:“你说了不笑的。”

孟行海捧住肚子,喘气道:“对不住,对不住,我忍不住了。”

玫瑰叹道:“我对任何人说,他们都不信。我就知道....你也不会信。”

她静了一会儿,又道:“孟行海,你觉醒了吗?”

孟行海道:“可惜,我只是个凡人。”

玫瑰道:“你身为凡人,竟敢去连灵阳仙都不敢去的梦海?”

孟行海道:“所以我不仅平凡,而且蠢笨。”

玫瑰道:“你会觉醒的,我有这种感觉。而且,我看中的人,多半是不会错的。”说带此处,她脸上一红,避开了孟行海的目光。

她已有许久不曾如此安心,她深吸一口气,调匀气息,觉得自己像是个功成名就、家庭美满、儿孙满堂的老妇人,一生幸福,再无遗憾。

因为她深信自己已找到了对的人。

太阳的金光照进了客栈的窗,孟行海闷声说道:“太阳一出来,可就没法睡了!”

玫瑰笑道:“今后的日子长得很,你还怕没时间睡觉?”

孟行海眯起眼,去看那阳光,似在光线之中,见到了一个辉煌的金童,正专注地看他。他吓了一跳,揉揉眼睛,再去看,方才确定是看见了幻觉。

越靠近梦海,越是不对头。

据说梦海无垠,此行只怕有数十万里远。

但孟行海有信心能成功,他也有信心能保护玫瑰安然无恙。

他不知这信心从何处来,但他一贯就是这样,除了梦中人,世间万物,皆不值得他担忧。

只要一壶酒,他就能忘却所有忧愁。

他就是这么平凡无奇之辈。

——

全书完

喜欢放浪形骸歌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