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第二部全文阅读目录 为什么老师会在这里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在图兰先民创造辉煌的上古时代,祖灵为了让他们的血裔能永远强大和充满勇气,发动无上的智慧,将图腾之力灌注到了怪兽体内,将游荡在图兰泽的最凶悍的怪兽,都调制成了图腾兽。

怪兽和普通野兽最大的不同,在于怪兽往往拥有多种野兽的特征,还拥有祖灵所赋予的“特性”,战斗时能发动各种各样的技能。

而图腾兽比怪兽更可怕的地方,在于它体内蕴藏着庞大的图腾之力,能够溢出皮肤,形成包裹全身的外骨骼。

这种散发着金属光泽的外骨骼,和图腾战甲采用了同样的原材料。

事实上,绝大多数氏族武士的图腾战甲,就是通过猎杀图腾兽,收割他们的外骨骼以及控制核心,才打造出来的。

而“突牙吼”在图腾兽里面,也算是凶残和狡诈并重,相当难缠的存在了。

这种畜生拥有快若闪电的速度,和毫不逊色于高等兽人的猎杀技巧,还掌握着至少三种特性,能发动肉眼无法看清的攻击。

不知多少氏族武士和图腾猎手,被它如剑齿虎般突出的獠牙洞穿。

从对面这头畜生的体型,以及它周身覆盖甲胄的范围和厚度

白洁第二部全文阅读目录 为什么老师会在这里

来看,这是一头进入壮年期,战斗力达到巅峰的“突牙吼”,倘若在深山老林中,绝对能轻易猎杀“战队级强者”的!

冰风暴的脑域中,原本还残留着三分醉意。

却被突牙吼身上散发出来刺鼻的杀意,瞬间惊得无影无踪。

她的目光越过突牙吼,投射到了牢房角落里,镌刻着楔形文字的铁栅栏上。

刚才,就是这扇铁栅栏被手臂粗细的锁链拖曳着,缓缓抬升,才将铁栅栏后面,甬道深处的突牙吼放了进来。

也正是铁栅栏重重落下发出的轰鸣,将冰风暴惊醒。

所以,有人故意封印了她的图腾之力,将她和一头突牙吼关在一起?

冰风暴的犬齿,深深嵌入嘴唇。

倘若能唤醒图腾战甲,发动图腾战技的话,突牙吼对她而言,就是一道美味佳肴,以及饭前运动的玩具。

但在图腾之力被完全封印,只能依靠血肉之力来战斗的情况下,扮演“玩具和食物”的角色,就变成了她。

好在突牙吼是一种非常谨慎和狡诈的图腾兽。

虽然牢牢锁定了冰风暴,却并不急于进攻,而是慢条斯理地嗅探着空气,并观察着近在咫尺的猎物。

冰风暴身上毕竟缭绕着战胜无数强大对手,残留的浓烈战意。

这份战意令突牙吼不敢轻举妄动,只是绕着冰风暴缓缓转圈。

眼底饥肠辘辘的凶芒,却变得越来越浓。

冰风暴心思电转,瞬间意识到陷阱背后的主谋究竟是谁。

“卡萨伐,你疯了吗?”

她一半震惊,一半愤怒地叫道,“你究竟想干什么,你没权力这样对待我——我既不是血蹄家族的成员,更不是你的附庸!我是一名自由角斗士,就算加入血颅战团,也是以佣兵的身份!

“我自问尽到了一名自由角斗士和佣兵的一切义务,甚至还超额完成了任务!

“过去两年,我在竞技台上全力以赴,在‘勇敢者的游戏’中,我还帮你以及血蹄家族,击败了无数竞争对手!

“现在,你却这样对待我,难道不怕传出去之后,被整座黑角城所有的武士耻笑,笑你无法用魅力和实力折服我,就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陷害我,玷污了血蹄家族的荣耀,是不折不扣的懦夫和小人吗?”

果然,冰风暴的话音刚落,从地牢四角的四个通风管道里,就传来了卡萨伐低沉的笑声。

“别误会,冰风暴,我怎么可能是那种‘无法得到你,就想要毁掉你’的卑鄙小人呢?”

卡萨伐慢悠悠地说,“我非常感激过去两年,你为血颅角斗场和我所做的一切。

“虽然很希望能彻底收服你,将我们的血脉彻底融合到一起,永远并肩战斗下去,但是,倘若你执意要踏上自己的征途,我也绝不会阻拦,只会送上衷心的祝福。

“毕竟,如你所言,身为自由角斗士的你,过去两年的表现是光芒万丈,无可挑剔的,我要是贸然对你下手,不止黑角城,整片图兰泽所有的氏族武士,都会鄙夷我的人品。

“但是,冰风暴啊冰风暴,你实在不应该帮助黄金氏族,潜入黑角城,煽风点火,制造混乱,甚至偷袭血蹄氏族的武士,妄图挑起血蹄家族的内乱——如此卑劣无耻的手段,实在不是图兰勇士的风格,谁要是这么做了,就等于主动放弃了一切尊严和荣耀,自然,也怨不得别人,用任何手段来对付她了,你说是吗?”

“什,什么?”

冰风暴目瞪口呆,愣了好一会儿才叫道,“我不是来自赤金城的奸细!外面不是都在传说,袭击血蹄武士的‘夜魔’,是一名来自赤金城的狮人强者吗?”

“没错,夜魔本人应该是一名狮人强者,但他总有同伙,否则怎么会如此熟悉黑角城的地形,和每一条大街小巷的分布呢?”

卡萨伐不慌不忙地说,“像是这样能悄无声息干掉几十名血蹄武士的高手,就算在强者层出不穷的黄金氏族,应该也是声名显赫的存在,势必不可能长期离开赤金城,潜伏到黑角城来的。

“所以,他肯定有同伙,早几年就潜入黑角城,实施侦察,勘测和各种准备工作,在他到来之后,充当他的‘向导’。

“这个同伙,不就是你吗,冰风暴?”

“卡萨伐,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冰风暴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她一边观察突牙吼的行动,一边竭力反驳,“我不是来自赤金城的奸细,我比你,比血蹄氏族的任何人,都更加憎恨黄金氏族!”

“我很想相信你,冰风暴。”

卡萨伐叹了口气,道,“但是,如果你不是奸细的话,我就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你始终都不愿意接受我的赐血,加入血蹄家族了。

“我自问没有在任何方面亏待过你,我给予你比其他王牌更优厚的待遇,也从来不干涉你的自由,更不曾追问过你的过去,并要求你去执行那些难以完成的任务。

“而身为血蹄氏族的最强豪门,我们血蹄家族的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很多位战争酋长,发起过足以让圣光之地的所有生灵,都胆战心惊的伟大战争,留下无数精彩绝伦的英雄史诗。

“我想,加入这样的家族,也绝不会埋没你的实力吧?

“为什么,你就是不愿意呢?”

平心而论,卡萨伐的质疑很有道理。

换成任何一名“正常”的黄金氏族叛逃者,加入血蹄氏族的最强豪门,都是最好的选择。

要知道,就连很多刚刚加入血颅战团的精兵强将,都没能得到卡萨伐的赐血。

他们必须在战场上奋勇厮杀,建功立业,甚至身受重伤,用武勇的勋章证明自己的实力,才有资格在名字后面,缀上“血蹄”的姓氏。

无数人求之不得的荣耀,却被冰风暴弃之如履。

难怪卡萨伐怒火中烧,出此下策。

但冰风暴的理由,却不能告诉卡萨伐或者任何人。

“我不是奸细。”她只能咬紧牙关,坚持说道。

“好吧,其实我也相信你不是奸细。”

毫无说服力的辩驳,却引来了卡萨伐的认同。

血颅战团的最高指挥官话锋一转,意味深长地说

白洁第二部全文阅读目录 为什么老师会在这里

,“那么,更有趣的问题来了——如果你不是黄金氏族的奸细,那你究竟是什么人?

“更准确说,在我的角斗场里蛰伏了整整两年,表现近乎完美的王牌角斗士,究竟是……‘什么’呢?”

这句话令冰风暴的脸色剧变。

不等她再度辩解,从地牢四角的通风管道内,就传来了刺耳的尖啸。

这尖啸声超越了人耳可以承受的极限。

更是刺激了“突牙吼”的凶性,撕碎了它的谨慎,令它的双眸深处,红芒大盛,两枚匕首般的獠牙尖端,都缭绕着一圈圈的红芒,咽喉深处,发出“呼噜呼噜”,不详的吞咽声。

不等冰风暴再次开口。

突牙吼便朝她猛冲过来。

这头凶悍绝伦的图腾兽,四肢一屈,一弹,外骨骼上仿佛天然纹路般的符文闪烁着耀眼的光芒,瞬间就像是一把风驰电掣的战刀般,劈向冰风暴的头顶。

冰风暴无法施展图腾之力。

而她的血肉之躯,亦遭到十几桶烈酒的麻痹。

肌肉收缩的速度,完全跟不上大脑下达指令的速度。

拼命往左侧躲闪,仍旧感觉右肩一阵剧痛,被突牙吼撕裂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白花花的骨膜,暴露在空气中,如同针扎般的剧痛,提醒着冰风暴,死亡是如此清晰和靠近,稍有不慎,她就会在直面宿命之前,死在这里。

“卡,卡萨伐,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冰风暴捂住肩膀上血流如注的伤口,咬牙道,“如果想要杀死我的话,那就亲自动手吧,为什么要借助图腾兽的爪牙,难道你连和我公平较量的勇气都没有吗?”

喜欢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