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码一卡二卡三卡四卡 4399电影在线看免费中文字幕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令我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赵天龙的尸体竟然扭了扭脖子,发出咔嚓咔嚓的脆响,然后他咧开嘴巴,露出一个极其诡异的笑容。

我见过的怪事没有上千,也有上百,但即便如此,赵天龙的这个笑容,还是让我好一阵心底生寒。

试想想,一具尸体突然对你咧嘴笑,这是怎样的一种诡异画面?

光是笑笑也就算了,更为恐怖的是,赵天龙笑着笑着,嘴角的一块皮肉突然掉落下来,露出白森森的牙骨。

然而,这仅仅只是开始。

赵天龙的整个身体,就像被什么强酸给腐蚀了一样,身上的皮肉连着筋,大块大块往下掉,消融脱落,不过眨眼的工夫,赵天龙就变成了一具白骨骷髅。

骷髅转动着脖子,依然发出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咔嚓声响,而且整个皮肉消融掉落的过程,他的嘴角自始至终都挂着怪异诡秘的笑容。

这……这是哪门子邪术?!这是他娘的化骨水吗?!

我惊讶地张了张嘴巴,就在我震惊不解的时候,那具白骨骷髅趁我不备,突然嗖地一声从玻璃缸里飞了出来,凌空朝我当头扑落。

我猝不及防,没有料到那具白骨骷髅竟然会向我突然发难。

我闷哼一声,左右两个肩膀顿时传来一阵刺痛,原来是骷髅的手指头,像刀子一样插进了我的肩胛骨。

我疼得一哆嗦,被那白骨骷髅扑倒在地上。

咯咯咯!咯咯咯!

白骨骷髅上下牙关撞击着,居然发出诡异莫名的笑声。

然后,骷髅突然张开嘴巴,对着我的脖子咬了下来。

我心中一惊,随即把心一横,一咬牙关,突然扬起脑袋,重重一记头槌,直接砸在骷髅脸上。

这些都是多年战斗积累出来的实战经验,我的双手被制,整个人又被按在地上,相当于双手双脚都失去了反抗的力量,而我现在唯一还能动的,便是我的脑袋。

我这一记头槌,也让白骨骷髅猝不及防,结结实实撞在面门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骷髅登时被撞得向后飞出老远,他的手指头也顺势从我的肩胛骨里抽离出去。

我只觉两边肩膀突然一凉,随即便是一阵钻心般地疼痛,两支血箭嗖嗖从肩胛骨里激射出老高。

骷髅倒飞出去,撞在那口玻璃缸上,就听哗啦一声响,那口玻璃缸都被撞碎了,四分五裂散落一地。

我倒吸一口凉气,强忍着肩膀的疼痛爬起来。

那哥白骨骷髅倒在一滩血水里面,整个面庞已经塌陷下去,脸骨碎裂,五官扭曲变形。

不等白骨骷髅爬起来,我愤岔岔地一甩衣袖,修罗剑自袖口滑出。

我走到白骨骷髅面前的时候,他正准备爬起来,可惜我已经不给他起身的机会了。

但见寒光一闪,伴随着嚓的一声响,修罗剑直接斩飞了骷髅的脑袋。

白森森的骷髅头旋转着飞到半空中,继而又从高空落下来,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我单手斜握着修罗剑,霸气十足地站在大厅中央,扬起脑袋怒吼道:“出来吧,躲着做什么?缩头乌龟吗?”

我的声音在大楼里面回荡,但是却没有人回应我。

我咬咬牙,收起修罗剑,往楼上走去

无码一卡二卡三卡四卡 4399电影在线看免费中文字幕

那个瞎子肯定藏身在摩天大楼里面,但是他一直不肯现身,说明他还布置了其他陷阱。

我一层层走上去,走到大概一半的时候,面前的楼道口,突然立着一块奇怪的东西,从轮廓形状来看,很像是一块碑。

我皱起眉头,这楼道口怎么会有碑呢?

我定了定神,凝神戒备,小心翼翼走上去,发现楼道口立着的,还真是一块碑,而且是一块石刻的墓碑。

摩天大楼的楼道口,

无码一卡二卡三卡四卡 4399电影在线看免费中文字幕

居然杵着一块墓碑,怎么看都有些瘆人。

而且此时的摩天大楼里面空无一人,黑咕隆咚的,乍然在楼道口看见一块墓碑,确实有些吓人。

不用多说,这块墓碑肯定也是瞎子摆放在这里的,但目前尚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机关陷阱或者风水邪术。

我伸手摸了摸墓碑,但觉墓碑冰冷浸骨,散发着一种不同寻常的寒气。

我随手夹出一张三昧真火符,指尖轻轻一甩,三昧真火符燃烧起来。

我夹着三昧真火符,缓缓蹲下来,火光照亮墓碑,让我能够看清墓碑上面刻的字。

我的视线顺着那行字一一看下来,但见上面刻着:石垚之墓。

石垚?!

我的心没来由抖了一下,这块墓碑上面刻着的字,竟然是石垚?!

石垚是埋葬在广州的,他的墓碑怎么会飞到了深圳?

我正自疑惑的时候,墓碑里面突然冒出一团黑气,一颗狰狞的鬼头突然从墓碑里探出来。

这一下来得十分突然,也幸好我的手里夹着三昧真火符,几乎是出于下意识的本能反应,我手里的三昧真火符一下子就拍在了那颗鬼头上面。

三昧真火符专烧妖邪,就听那颗鬼头发出呜哇一声怪叫,立即缩回了墓碑里面,墓碑表面的黑气也消失了,仿佛那颗鬼头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虽然逼退了鬼头,但我却惊出一身冷汗。

幸好刚才手里拿着的是三昧真火符,如果是拿着其他东西,我的左手很可能保不住了。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刚才从墓碑里探出的那颗鬼头,怎么有些眼熟呢?

虽然鬼头的模样很狰狞,但是细细一想,那颗鬼头……好像真的是石垚!

我闭上眼睛,刚才那一瞬间的画面在我的脑海里闪现,最后呈现出石垚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瞎子把石垚的鬼魂都给收走了?

我正自疑惑的时候,面前的墓碑突然移动了,就像长了脚似的,在地上“狂奔”。

哼!

我冷哼一声站起来,心中暗道:“好你个瞎子,想玩是吧,那我就陪你好好玩玩!”

我面色一凛,提起疾奔,追上那块墓碑,袖口一抖,亮出修罗剑,二话不说,对着那块墓碑狠狠劈了下去。

喜欢黄泉阴司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