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朋友9 伪装学渣肉车+失禁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二月初四,辽东府州,狮子口。

自打二月初以来,辽东半岛,特别是复州这一带的天气一直不好,连着多日都没见着太阳。天空总是一片铅灰色,阴森森的,好像被无边的阴霾给罩起来似的。

每天清晨的时候,位于辽东半岛顶部的狮子口(就是旅顺口)海湾一带,更是大雾弥漫,将这处和大宋京东路的登州城只相聚一百余里的海口,笼罩在一片令人不安的朦胧当中。

狮子口海口周遭一切,看着是那么的平静安宁,只有海上传来的涛声连绵不绝,永远也没有停歇的时候儿。

在狮子口海湾的入口处,有一处名叫狮子尾的细长半岛,在这处细长半岛的顶端,竖立着一座小小的望楼,守着狮子口并不宽敞的入口。

上了年纪的渤海人大和尚奴正带着一个半大小子,沿着狭窄的半岛,慢慢的走向那处木头搭建的望楼。

他现在是屯驻在狮子口的一个渤海谋克下面的蒲辇,就是个管辖50户的小官。他管辖的蒲辇就在狮子口海湾边屯田,同时也负责看守狮子口的海湾入口,责任还是蛮大的。

除了位于狮子尾的这座望台,现在归大和尚奴管辖的还有一座始建于辽代的墩台,位于狮子口附近的铁山上。还有一座位于狮子口海湾内的码头,以及几艘只能用来捕鱼的所谓“战船”。

本来那处墩台,还有码头和战船并不归大菩萨奴管,而是属于大和尚奴所在的谋克管辖。但是现在这个谋克的长官已经带着所部的青壮,追随渤海猛安都帅大抃(念“便”),加入到南伐大宋的军队中去了......现在不知道在哪里发财呢?

大和尚奴虽然和大抃一样,都是渤海大氏的子孙,但是他年事已高,而且武艺也比较稀松,所以就没能加入发财的队伍,只好留在狮子口这里代理谋克长官的职务......这可是个苦差事!

钱赚不到,功劳也捞不到,心却操不完!

这个渤海谋克里面的青壮已经走了快有三年了(之前还参加了镇压辽国余孽的作战),只剩下老弱、妇孺和一群半大小子,还有一些奴仆客户勉强维持生产。好在人少地宽,还有狮子口里面的海鲜和铁山上的野味可以填补,所以也饿不着。可是这些日子接二连三出生的小娃子,却让大和尚奴有点心烦。

谋克里面的壮丁们出征都三年了......那些还在吃奶的娃娃是怎么来的?

这事儿可不能装没看见啊!

大和尚奴现在代理着一个渤海谋克长官的职务,他得负责登记人口——因为女真、渤海、奚人国族人口比较少,拢共就70个猛安。所以管得就很细,人人都得登记在册啊!

而且人口增长那是谋克、蒲辇们的功劳啊,大和尚奴当然不能放过功劳了。

可问题是怀孕的时间是不是长了一点?这事儿怎么解释呢?

当然了,怀孕时间长短的问题,上面的猛安都帅,万户都统,还有大金皇帝都是不管的......这是妇科问题,他们这些大老爷们,还都是王侯将相,哪儿能管这个?

但是大和尚奴得和那些喜当爹的渤海勇士解释?怎么就离家三四年,孩子一两岁了?

想想都头疼啊!

而另一个让大和尚奴头疼的事儿是去年腊月时上峰下达的加强海防的命令。说是大宋高太尉到了海对面的京东路登州城,正在日夜不停的打造战船,操练水军,意图从海上进犯大金......所以在辽东、辽西沿海屯田的各猛安、谋克,都要加强海防。

这事儿比“超时怀孕”的事儿还麻烦......上面动动嘴,下面跑断腿啊!

而且跑断腿也没用啊!

大和尚奴代管的谋克总共就300余户,丁壮几乎都跟着上面的猛安都帅大抃去宋国抢钱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虽然还有好几百个老当益壮的老头子和没长成的半大小子。靠着些马马虎虎种一点地,抓一点鱼虾,再帮着出兵打仗的壮丁们制造点人口是没问题......但是要靠他们抗宋怼高俅,那还是省省吧!

大和尚奴也和上面说了,可是上面也没辙啊!

辽东、辽西海岸线那么老长,而大金国的国族人口又那么少,而且还得去大宋境内抢钱,哪儿有余力在那么长的海岸线各处设防?虽然吴乞买已经调了两个万户的精兵回援辽东、辽西。但是这两个万户的人马正要散在海岸线上,也就跟撒胡椒面似的,撒完之后连影儿都没了。

所以调到辽西、辽东的两个万户现在分别驻扎在锦州和辽阳......他们得确定了高太尉从哪儿上岸后,才会出击去和高太尉较量一下。

至于海岸防卫,还得靠大和尚奴这号留守的渤海、奚人国族老兵......女真人当然是不会在危险的海边居住的。

大和尚奴已经在他的孙子,就是跟着他的那个半大小子的搀扶下,吃力的沿着湿漉漉、滑溜溜的梯子爬上了望楼。

望楼上面风大,还挺冷的,三个正在值守的渤海老兵正缩在挡板后面,一边喝着小酒暖身子,一边在扯闲篇,并没有发现有人上楼......就这警惕性,高太尉要蹦上来了,他们多半也不知道啊!

妈妈的朋友9 伪装学渣肉车+失禁

“这雾气不对头啊!阴森森的,里里外外透着邪气儿......我在辽东海边住了那么些年,都没见过第二回!”

“风也不对啊......这天明明已经暖了,可这海风吹在身上还是凉的刺骨啊!这风啊,怕不是阳间的风,而阴风啊!”

“别瞎说,这朗朗乾坤,昭昭日月的,哪儿来的阴风?”

“嘿,这些年那是年年打仗、天天杀人......只怕阴间都鬼满为患塞不下了,所以才溢到阳间来了!”

大和尚奴重重的嗯咳了一声,把三个正在议论鬼神的渤海老人吓了一跳,回头看见是大和尚奴,这次松了口气儿。

“和尚奴,你咋一声不吭就上来了?”

“是啊,我还以为是高太尉的兵摸上来了呢!”

“就是,可吓死人了!”

大和尚奴哼了一声,也没理睬这三个都混成油子的老卒,而是自己顶着海风,站在望楼的挡板后面,探出脑袋往海上观望。

海上的确是鬼气森森,阴风习习的......不会真有妖魔鬼怪吧?

这个大和尚奴自己也挺迷信的,看他的名字就知道了——和尚奴,这就是个佛弟子的名儿啊!

就在朦朦胧胧之间,大和尚奴忽然看见晨雾之中,有什么东西正在缓缓靠近!

这是什么东西?

是妖魔鬼怪......还是高太尉呢?这两者好像都挺吓人的,最好是虚惊一

妈妈的朋友9 伪装学渣肉车+失禁

场啊!

想到这里,他赶紧揉了揉眼睛,继续张望,口中还默念起了降魔咒。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降魔咒起作用了,海面上的浓雾居然散去了一些,能见度也提高了,这下他能看见正穿破浓雾而来的,是几条巨大的海船!

“高,高太尉!”大和尚奴大呼起来了,“高太尉来了......高太尉来了!”

他刚刚呼喊道这里,就看见海面上忽然闪出了几团“鬼火”,这几团“鬼火”还不是一般的鬼火,而是会飞的“鬼火”,而且就朝着大和尚奴所在的望楼飞来了。

“火,鬼火,快跑......”

大和尚奴刚刚吼完,三团“鬼火”已经“嘭嘭嘭”的撞在了木头的望楼挡板上面。

看见火苗从望楼挡板外面腾起,包括大和尚奴在内的几个人都懵了......高太尉会喷火?还是高太尉骑着一条会喷火的龙跨海而来了?

想到这里,望楼上的五个人就一起往楼梯口跑去,都想赶紧下去。大和尚奴是蒲辇,是有官威在身的,怒吼一声:“都给我让开!”

其他几人不敢和他争,只好让他先下。当大和尚奴钻出望楼,顺着梯子往下爬的时候,又是“嘭嘭嘭”的三声,又有三团“鬼火”撞上望楼了!

而且汉语呼喊声也响了起来,大和尚听得懂汉语,侧耳一听,就听见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喊:“天火!天火......”

不仅有鬼气,有阴风,而且还有天火!

大和尚奴心说:难怪高太尉那么厉害,原来他是个有法术的妖人啊!刚刚想到这里,他的脖子就是一疼,而且还是剧痛!似乎是被什么锋利的东西猛地扎了一下......然后,他就疼得气儿都透不出来,整个人也没了气力,嘶哑的叫唤了一声,就一头栽下去了。下去的时候,他还在胡思乱想呢!

这是飞剑啊!这个高太尉的法力也太高超了,大金......要完!

就在这个大和尚奴栽下去的时候,对面海上的一条1000料大船上,岳飞正笑呵呵的将手里的神臂弓递给一名亲兵,同时又吼了一声:“再拿神臂弓来!”

原来大和尚奴不是被高太尉用飞剑戳死的,而是被岳飞用神臂弓射死的。

而现在从海上而来的这几艘战船上,也没有高俅高太尉,而是搭乘着牛皋、岳飞所部的3000精兵!

高太尉躺赢辽东的战役,现在正式开始了!

喜欢大宋有种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