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男乱女 新婚张燕被两个局长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当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来到皇宫门口时,大齐的一众王亲勋贵、文武百官早已候在那里多时。

清莱惊讶地在人群中看到了一道熟悉的人影——先帝顾琅的长子顾南谨。

七年前,顾南谨以大齐皇太子的身份招待了乌诃迦楼一行昊国使臣,七年之后,双方的身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让人不免有种物是人非的感慨。

乌诃迦楼自然也认得顾南谨,目光微动。

“七年不见,昊帝风采更胜从前。”顾南谨主动先给乌诃迦楼见礼,举手投足间,不卑不亢,优雅得体。

“誉亲王谬赞。”乌诃迦楼同样彬彬有礼地回了礼。

接下来,众人一起簇拥着顾玦与乌诃迦楼进了皇宫,前往金銮殿参加今天为乌诃迦楼举办的接风宴。

清莱不着痕迹地打量着顾南谨,从对方的寥寥数语中,他得知顾南谨这些年在礼部任职,负责礼部四司之一的主客司,专门负责大齐的外交事务。

这个职位不是虚衔,是掌握着实权的。

顾南谨是先帝顾琅的太子,如今的地位自然是尴尬的,在今天之前,清莱以为顾玦约莫也就是把人圈禁起来,好好地养着,让天下人知道大齐皇帝有容人之量,可顾玦竟然对顾南谨委以重任,他的这份心胸与气度确实超凡!

也难怪当初他们的主子乌诃迦楼会选择与顾玦合作,可见他看人之准!

清莱很快就收回了目光,若无其事地跟在乌诃迦楼身边。

今日顾玦亲自为乌诃迦楼接风,主角自然是他们两位,在场所有人的目光、所有人的话题基本上都是围着他们两位转,直到大齐的小太子顾渊出现了。

在一屋子的大人中,五岁的小太子显得鹤立鸡群,吸引着所有人的注意力。

在这数以百计的目光中,小小年纪的顾渊依然是落落大方,像模像样地先给顾玦行礼,再一本正经地给乌诃迦楼敬了杯茶,言辞与举止皆是十分得体,令在场大齐的官员骄傲不已,一个个腰板都挺了起来。

天家的子嗣关系到一个国家的将来,他们大齐的皇帝膝下有了一儿一女,太子已经五岁了,聪明绝顶,而昊帝甚至都还没还俗,连个皇后都没有呢!

这一瞬,大齐众臣心思几乎达到了同步,觉得在太子这件事上,他们赢了!!!

整个接风宴的气氛融洽得不得了,宾主皆欢。

在接风宴后,由顾南谨把乌诃迦楼一行人送去会同馆住下。

会同馆是顾玦登基后下旨修建的,是供外国来使客居的馆舍,取代了原本的四夷馆,规模也扩大了一倍,就在距离皇宫不过两条街的地方。

至于顾玦父子,在离开金銮殿后,就一起返回了乾清宫。

一进门,就听到了屋里传来婴儿“咯咯”的笑声,奶声奶气。

父子俩加快脚步走进寝宫中。

小婴儿就躺在她的小床上,旁边蹲着一只四足雪白的黑猫,黑猫的长尾甩来甩去,小婴儿圆滚滚的眼珠子就跟着那条猫尾巴滴溜溜地转来转去,一边笑,一边挥舞着肉肉的小手去抓猫尾巴……

“月影在陪娇娇玩吗?”顾渊小跑着冲到了床边,形容间有了小孩子的活泼,与他方才在接风宴上时小大人的样子判若两人。

坐在旁边看书的沈千尘放下了手里的书册,“噗嗤”一笑,暗叹:自家儿子真是一语中的。

黑猫见顾渊来了,立即从小床上一跃而下,落地时悄无声息,它回头看了顾渊一眼,就轻快地跳了上了窗槛,眨眼就不见猫影了。

小娇娇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意识到猫尾巴没了,就“哇”地哭了出来。

沈千尘的反应极快,拿起一旁的拨浪鼓塞到了小顾渊手里。

顾渊平日里也常陪妹妹玩,拿到拨浪鼓后的第一反应就是下意识地转动起鼓柄,两侧的两枚弹丸敲打在鼓面上,“咚咚”作响。

小娇娇立刻就不哭了,目光发亮地盯着那随着细绳转动的弹丸,眼珠子又开始灵动地转来转去,乐不可支。

琥珀等宫女默默地退了出去,心里复杂。

一炷香前,本来是皇后在用拨浪鼓逗大公主开心,后来她累了,就停了手,结果大公主就开始不停地哭,还不肯别人接替皇后,还是猫恰好来了,转移了大公主的注意力。

现在又由太子接力,顶替了猫的位置。

琥珀不由感慨大公主的脾气可比太子小时候要大多了!

直到琥珀等人退出寝宫,还能听到后方传来一阵阵拨浪鼓声。

“咚咚……”

顾渊帮着哄小娇娇,沈千尘与顾玦坐在一旁,一边看着这对兄妹玩,一边说着话。

顾玦含笑道:“我打算从国子监以及举子中招募年轻人到昊国学习,乌诃迦楼也有此打算,过两天,我们就会就此签订协议。”

无论是对大齐,还是对昊国,和平总比两国纷争不断更好。

所以,当年顾玦才会决定和乌诃迦楼结盟。

他俩都深知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永垂不朽,至少在他俩有生之年,大齐和昊国可以和平共处,并且竭力让他们的国家更上一层楼。

沈千尘也觉得这个主意不错,笑眯眯地说道:“那京城中接下来可有的热闹了。”

这件事由两国帝王亲自推动,沈千尘相信应该会有不少年轻人对此生出兴趣,毕竟能被选中去昊国学习的学子就等于在顾玦这里留了名,将来总能有一份前途。

沈千尘忽然心念一动,问道:“九遐,只有男子可以去吗?”

言下之意是,女子可以去吗?

顾玦与她一向心有灵犀,一点即通,知道沈千尘是想到了蕙心园的那些女学生。

“容我想想。”顾玦沉吟道。

让女学生去昊国学习的事没那么简单,在大齐,女子的名节大于天,这就代表着大部分女学生的家里恐怕不会同意。

顾玦从来不觉得女子不如男,他的云霓很出色,他麾下也有不少女暗卫武艺不比男子差,而且女子更细心,在某些方面女子会学得比男子更好,也能对国家有所贡献。

沈千尘笑了笑,不再多说。她也就是抛砖引玉罢了。

夫妻俩说话的同时,顾渊手里的拨浪鼓就没停过。

“咚咚……”

足足又坚持了一盏茶功夫,顾渊有些累了,就停下了手,于是,拨浪鼓两侧以细线连接的弹丸也随之停了下来。

鼓声停止。

原本眯着眼睛快要睡着的小娇娇好像被惊醒似的,猛地睁开了眼,小嘴一扁,就开始干嚎起来。

顾玦从顾渊手里接过了拨浪鼓,由他接手,继续甩动拨浪鼓。

“咚咚……”

黑猫不知道何时又回来了,一边舔着爪子,一边对着父子俩投以同情的眼神。

猫觉得两脚兽的这个幼崽实在是太难哄了!

“咪呜!咪呜!”

窗外,一只黑白相间的小奶猫蹲在下方对着窗槛上的大黑猫叫个不停。

小奶猫比小娇娇还小,才一个半月大,但已经能跑能跳了,只是这窗槛对它来说实在是太高了。

小奶猫长得很可爱,一半黑一半白,黑背黑耳黑尾巴,雪白的口鼻与肚皮,相比长相有些凶的大猫月影,小家伙显得软糯又无害,就像一颗软绵绵、圆鼓鼓的芝麻汤圆,香甜得很。

沈千尘将一手的手肘撑在窗槛上,看了看窗外的小奶猫,然后抬起另一只手摸了摸大猫的头,大猫舒服地眯了眯眼,用头顶蹭了蹭沈千尘的掌心。

“月影,你还记得你的救命恩人吗?”她笑问它。

月影“喵”了一声,也不知道它到底知不知道沈千尘在问什么。

沈千尘再问:“让你家的小宝贝跟着他好不好?”

“喵!”月影又叫了一声。

于是,在四天后小娇娇的双满月宴那天,乌诃迦楼还没把他给小娇娇备的礼物送出,就先收了一份礼。

月影亲自把那只黑白相间的小奶猫叼

恋男乱女 新婚张燕被两个局长

到了他跟前。

“喵呜喵呜!”

月影亲昵地用脸去蹭了蹭乌诃迦楼的雪白的僧袍,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它依旧记得那个把它从街上捡起来的人,那双温柔无比的手。

“……”乌诃迦楼错愕地看着顾玦与沈千尘。

沈千尘笑眯眯地说道:“这是月影生的小猫。”

月影是顾玦与她的猫,生的小猫自然也不愁没人要,殷太后、沈云沐、顾之颜等全都养着月影的孩子。

现在沈千尘身边也只留下了这一只小奶猫,乌诃迦楼在这个时候来大齐,沈千尘觉得也许它与乌诃迦楼有缘,才临时生了这个念头。

她没想到的是月影居然真和她想到一块儿去了,也许这是月影与乌诃迦楼之间的缘分,前世没有自己,月影应该就陪在乌诃迦楼身边吧。

乌诃迦楼俯身捧起了那只被月影叼在嘴里的小奶猫,小奶猫软软地叫了一声,好奇地看着它未来的主人,碧绿的猫眼瞪得浑圆。

乌诃迦楼一手摸了摸小猫的下巴,笑道:“我还记得大齐的规矩,要聘猫。”

喜欢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