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宝书网 过度反应阿司匹林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下了班,刘琳琳收拾好东西,离开单位做公交车去医院,虽然青照城区与大学城尚未连成一片,但来回通勤的公交车很多,交通非常方便。

上车,来到车厢最后面,正好有空座位,刘琳琳坐下来,耳朵里全是轰鸣的发动机声音。

很乱很吵,却不影响她思考。

过段时间调回省直机关?还是继续留在青照文旅局?

刘琳琳一时间难下决定。

局长说得很清楚,前者在调动之前,会参考后者建议,毕竟放他们这些选调生下来一线,就是为了锻炼的。

青照文旅局这样一个单位,真的能积累到很多实际工作经验,锻炼人的能力。

甚至从长远来说,可能更有利于成长。

但回机关也是不错的选择,在领导跟前工作,更容易让领导记住。

就这么想着各自的利弊,公交车到了省立医院东院区站,刘琳琳下车,恍然间进了医院,来到父亲住的病房。

这间双人病房一直就刘明泉一个病人。

刘明泉正在睡觉,陪护的刘再招坐在椅子上,脑袋一点点的在打瞌睡。

刘琳琳过去碰了碰她,刘再招迷迷糊糊睁开眼:“姐姐?”

空调开着,刘琳琳拿过一件衣服,盖在妹妹身上:“不怕睡冷了。”

刘再招赶紧起来,从衣兜里摸出张单子:“刚送过来的,医院说钱快没了,让明天下午之前再交3000块钱。”

刘琳琳接过来单子,一张是缴费通知单,一张是消费明细。

看着上面一个个罗列的数字,哪怕有心理准备,刘琳琳仍然犯愁,钱花的实在是太快了。

刘再招读大学了,不是啥都不懂的人,问道:“姐,咱家的钱?”

刘琳琳勉强笑了一下:“没事,足够用的,我去交钱,你看着点,想睡觉盖上被子。”

刘再招点点头,回头拿起自个包,取出一个钱包,交给刘琳琳:“这些先给你。”

伸手一摸,里面不太厚的一摞,刘琳琳说道:“不用。”

刘再招说道:“姐,不能啥事都压在你身上!”

刘琳琳叹了口气,接下来,说道:“我先拿着,等用上了我会给你说。”

出了病房,刘琳琳下楼,去缴费处交费,花钱速度实在太快,干脆一次性交了5000块钱。

回去,进了电梯,就听到电梯俩人在闲扯。

其中一个摇头叹气:“得了癌症不来医院就是死。”

另一个穿病服的说道:“来了医院也活不了,不过就是先要你钱,再要你命。”

靠后面的一个人忍不住插话:“没医院,没医生,得了病你们能治好?”

因为父亲躺在病床上,刘琳琳这一刻感受特别复杂。

老爹在村支部干了一辈子,到头连个医保都没有。

这种抱怨也只是一闪而过,因为在农村里,刘明泉一点都不特殊,又有几个农村人有医保的。

刘琳琳下了电梯,拐进病房走廊,见到妹妹坐在病房门口长椅上。

刘再招指了指病房里面:“咱妈来了。”

刘琳琳点点头,坐在妹妹旁边,收拾起单据,装进包里。

以前的时候,这姐妹俩说是相依为命也不过分,刘再招对姐姐很了解,看到她愁眉不展,问道:“姐,你有事?”

刘琳琳看了看她:“我能有啥事。”

“我又不是看不出来。”刘再招回头看看病房:“因为咱爸?”

刘琳琳满心的话根本没人可说,想了一会,缓缓开口:“工作上的,你又不懂。”

刘再招却说道:“我打高三毕业那个夏天开始,就去冬哥公司里当假期工,到这干了好几年了,也不是一点社会经验都没有,说不定我能帮着你出出主意。”

除了妹妹,刘琳琳也不知道再找谁说去,以前在京城读书的时候,有啥事还能跟吕冬写信,后来来了青照,不知道为啥,俩人反而疏远了。

“工作调动的事,组织部想把我调到省直机关工作。”刘琳琳大致把事情说了一遍。

刘再招眨巴眨巴眼:“为啥不去呢?去省直机关坐办公室,总比在下面跑腿强。”

刘琳琳耐心的对妹妹说:“不是坐不坐办公室的事,要看未来发展,要分析利弊。去了省直机关,就在领导眼皮下面,做出点成绩来,领导就能看到,也容易给领导留下印象。但同样的,机关人事关系复杂,很多事处理起来挺麻烦,我调过去以后,就是很普通的一个工作人员,有机会很难轮到我。”

“但在下面呢,比如文旅局,我现在是局长助理,很快就能进局党委,有发挥施展的空间,真的能做事……”

刘再招再了解姐姐,也不太懂公家单位这一套。

听着刘琳琳的话,她反而想起当初很疑惑的一件事,就问道:“姐,你毕业的时候,有机会留在京城,就算当了选调生,也有机会留在省里,为啥一定要回青照?”

手机宝书网 过度反应阿司匹林

刘琳琳突然沉默,为什么要回青照?回青照的目的是什么?

她坐在这里,心里一阵阵堵得慌,想要说出来,转头看到病房,又忍住了。

有些事,即便是亲妹妹,也不能说。

刘再招看着刘琳琳:“姐,到底是为啥?你上学的时候,不是说……”

“行了,以前的事别提了。”刘琳琳打断妹妹的话:“过去的早就过去了。”

刘再招不再问了。

刘琳琳也不再说话,只是坐在长椅上,愣愣的出神。

很快,她回过神来,下了决心,一些事这辈子就烂在肚子里。

她做不出也不能做破坏别人的事。

人没少帮忙,她不能恩将仇报。

晚上,刘琳琳留下陪护,凌晨起了风,呼呼的吹,挺吓人。

第二天早上匆匆吃了点早饭,刘琳琳又搭乘公交车去青照城区上班,一上午没啥事,下午临近下班的时候,突然接到通知,要求所有人员立即去大院里集合,紧急出动支援兄弟单位农林畜牧局。

出了门才知道,青照区临近南部山区的地方,有些专门养殖蚂蚱的大棚,今天早上局部地区突然出现大风,破坏了好几个大棚,导致几十万只蚂蚱跑了出来,要是处理不好,说不定就会引发蝗灾。

“消息上午就传开了。”

有个女同事凑到刘琳琳跟前,卖弄自个得到的小道消息:“据说好多人都疯了一样跑去南边逮蚂蚱。”

刘琳琳微微点头,小声说道:“处理不好,后果很严重。”

领导很快出来,说了下具体情况。

区里得到消息后,非常重视这件事,第一时间就上报到了市里,立即组织各单位人员出动,争取第一时间扑灭逃出牢笼的蝗虫大军,力争将未成型的蝗灾消灭在青照城区南部。

青照不知道多少年没有爆发过蝗灾了,反正刘琳琳记忆中没有过,对于蝗虫最深的印象,还是初中放秋假的时候,跟着吕冬和李文越一帮同学在青照河堤上玩,男生逮了不少蹬倒山,吕冬点了火烤着吃。

突发事件,没有准备,缺乏工具,一帮人只能拿了些扫帚和临时弄来的网子,乘车赶往城区南边。

刘琳琳坐在一辆桑塔纳的副驾驶上,车刚出青照城区,就看到很多人往南走。

不止是各单位的车和人,还有些一看就是普通群众。

他们有的骑着摩托车,有的蹬着自行车,上面载着孩子,车上绑着网子或者扫帚,兴高采烈的冲向南边,那高涨的热情,仿佛去参加免费宴会一样。

人太多了,多到人流长龙一眼望不到头。

车后座上,有个

手机宝书网 过度反应阿司匹林

男同事在打手机:“二哥,是我,赶紧的,去南边莘庄那里逮蚂蚱!能吃的大蚂蚱!放心,绝对能吃的,是大棚里养了上餐桌的那种,不小心从棚里跑出来了,赶紧的!现在好多人都跑到南边去逮蚂蚱!”

听到同事的话,刘琳琳突然有了个想法,摸出手机来给领导打电话:“局长,我是小刘,你看能不能这样,发动局里的家属们,让有空的人一起过去逮……”

曾经听吕冬说过,国人为了这口吃的,别说跑出几里地去抓,甚至能把某样物种吃成珍稀保护动物。

别的不说,看看路上这些兴致勃勃去逮蚂蚱的人就可见一斑。

上面的领导很快就采纳了刘琳琳的意见,绝对对逃出牢笼的蝗虫大军发动一场人民战争!

用人民战争的海洋来淹灭它们!

随着一个个电话打出去,越来越多的人得知了南边有大批蚂蚱能逮能吃的消息,纷纷从城区从村里赶过去,想要分一杯羹。

…………

吕家村,吕冬下班回了家,刚停好车,就听到隔壁车喇叭响,七叔的路虎卫士从车库里开了出来。

副驾驶玻璃降下来,钉子露出头来喊道:“冬哥,走啊!走啊!一起逮蚂蚱去!”

后车门打开,吕兰兰拿着个捞鱼的伸缩杆网子也喊:“快上车,去晚了就没了!”

吕冬没搞明白咋回事,却不妨碍上车,刚上后座关了车门,驾驶位上的七叔就发动汽车拐到主路上,一出村就加大油门往南跑。

问了几句,吕冬搞明白咋回事,美食街上的马老三不知道从哪得到的消息,说是南边专门养殖蚂蚱的大棚,叫风刮倒了几个,很多蚂蚱跑了出来。

喜欢拼搏年代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