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宾正传 骚火电影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第二天吃过早饭后,小魂们就离去了。

斯华年终于得到了她想要的,去帝都城撒欢儿去了。不仅是她,还有李烈、以及隶属于十二小队的杨春熙,统统陪同小魂们出征了。

上午时分,荣陶陶在会议室门口安安静静的等待着。

小小的石头办公楼并没有多大,整个三楼也只有四个房间。

楼梯口右手方,荣陶陶和高凌薇的办公室门对门,楼梯口左手方的两个房间,一个大型会议室与一个空房门对门。

不知道为什么,站在门口等待的荣陶陶,突然有种“求人办事”的感觉......

哼~机关单位不得了哦?

“咔嚓。”会议室大门突然打开,迎面走出来的易薪愣了一下,还是开口道,“荣队?”

“会议结束了?”

“已经结束了,你咋不进去?”易薪好奇的看着荣陶陶,一脸的疑惑。

荣陶陶在青山军队内的地位超然,任何会都可以参加或不参加,根本不至于在门口等着。

荣陶陶刚想说什么,闻讯而来的高凌薇已经出现在了易薪的身后。

她的面色严肃、气场惊人,很有向青山龙骑·李盟的气质方向发展的意思,还真有点不怒自威的感觉。

显然,她还没有从工作的状态中走出来。从女兵到女将,高凌薇已然完成了蜕变。

看着眼前这又美又飒的大抱枕,荣陶陶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丝奇妙的感觉。

青山军众人在面对统领的时候,一个个都是恭敬有加的模样。

然而你们的统领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连大气都不敢喘,盯着天花板看一天都不敢动弹一下,生怕打扰我休息~

啧啧...不愧是我!

什么叫排面啊?嗯......

察觉到两人对视,挡在两人中间的易薪二话不说,拿着文件闷头离去了。

高凌薇上下打量了荣陶陶一眼,道:“睡醒了?”

说出来人们可能不信,女孩这上下打量的目光,显然是在确认荣陶陶四肢是否还健全......

“醒了醒了。”荣陶陶不好意思的说道,在最前线的天缺城城关中睡懒觉,也是没谁了!

但荣陶陶也有苦衷,过去的三个月漫长征战时光,的确让他的身体有些透支了,贪睡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高凌薇走了出来,抬起手,拇指在荣陶陶的嘴角抹过。

她看着印在手指上的食物残渣,应该是米饼之类的食物,不由得,她的嘴角微扬:“看来你已经吃过早饭了。”

荣陶陶面色一窘,道:“回屋,跟你探讨件事儿。”

高凌薇当即跟了上去,想了又想,还是开口说着:“一会儿我要下楼接收青山军旧部。”

“放心,很快~不会耽误正事的。”

荣陶陶随口说着,拽着高凌薇的胳膊,快步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嘴里还小声嘀咕着:“大长腿给你都白瞎了,走的这么慢。”

高凌薇:“......”

随着两人走远,会议室门口处也冒出来一个脑袋,他看着已经走廊远处的背影,好生羡慕。

谢茹坐在大会议桌前,但却透过哥哥的视线看到了这一幕。

不由得,谢茹气不打一处来,一句话语在谢秩脑中炸响:“干什么呢?”

“我都三十的人了,就不能对美好生活有所向往吗?你看人家多般配!”谢秩在脑海中回应着,“你可长点心吧,妹妹!

还不给你哥张罗张罗,你想让我打一辈子光棍儿?你不想要嫂子了?”

谢茹一手拄着脸蛋,似乎很认真的在考虑这个问题:“那你得在雪燃军里找,找普通人的话,天天也见不到...对了,安家姐妹就很不错哦?

素质高、实力强,又都是青山军,个人品质绝对过关。”

谢秩明显愣住了:“你看上老几了,哪个性格最好?”

在外貌相同、实力相同、工作相同的状态下,唯一要考虑的似乎就剩下性格了?

“呵呵~随便呀!”谢茹忍不住娇笑出声,“反正都是娶一送二。你随便拿下一个,我就有三个嫂子了。”

谢秩吓了一跳,急忙道:“你这话只能在脑袋里说啊,可千万别让她仨知道,真要是打起来,咱俩不一定能打得过她仨......”

谢茹:“把你那阳光的笑容亮出来!把你那一口大白牙呲出来!哪个女孩不迷糊哦?”

谢秩:“......”

谁会想到,平日里端庄得体的谢茹,在自己的亲哥哥面前竟然是这样的妹妹。

与此同时,荣陶陶办公室-内屋休息间中。

荣陶陶坐在沙发上,随手给高凌薇扔去了一包小饼干:“跟你申请个事儿?”

“嗯?”高凌薇坐了下来,拆开了饼干袋。

“龙北战区的局势趋于平稳,大的魂兽兵团势力已经被清理干净,剩下的就是按照上级要求,进行区域内的魂兽规划分布了。”

“咔哧、咔哧。”高凌薇闭嘴咀嚼着饼干,目光幽幽的看着荣陶陶,听着他的话语,已经推测出他要说什么了。

荣陶陶突然觉得自己把问题搞得太严肃了,随即,他身子一歪,躺在了沙发上,脑袋也枕在了高凌薇的双腿上。

高凌薇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却也无可奈何,只能任由自己从“大抱枕”变成了“膝枕”。

荣陶陶眼巴巴的看着高凌薇:“我这段时间就不参战了,让我多休息一阵?”

高凌薇低头看着荣陶陶,注视良久,开口道:“你想怎么休?”

荣陶陶:“还能怎么休?就是撒手不管的那种呗!”

高凌薇却是笑了,微微扬头,用下巴点了一下远处的床铺:“天天躺床上的那种?”

哪成想,荣陶陶一脸的认真:“是的。”

闻言,高凌薇沉默了下来,她身子后仰靠着沙发椅背,一手搭在了荣陶陶的双眼上。

那纤长的手指轻轻的点着,犹如轻点桌面一般,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问题。

而被“关了灯”的荣陶陶,只感觉自己又有些困倦了。

“你准备断肢,而后研发魂技?”不知道过了多久,高凌薇突然开口说道。

“是的。”被蒙着双眼的荣陶陶开口回应着,“我们现在的目标就是壮大青山军,等龙北战区逐渐安稳下来,第三面围墙建立好。

然后,向何司领申请重启探索旋涡的任务。

而在那项任务重启之前,我...唔。”

突然间,荣陶陶只感觉嘴唇被轻轻地印了印,他急忙扒开了遮在眼前的手掌,也刚好看到高凌薇身子坐直。

“可以啊大薇同学,学会偷袭了?”荣陶陶微微挑眉。

高凌薇:“希望能为你减少一些伤痛。”

显然,高凌薇同意了荣陶陶的申请,支持荣陶陶研发新魂技。

事实上,于公于私,高凌薇也不得不支持。

只不过,无论是否会有成果,伤痛都是由荣陶陶一人承担,这让她很难过。

她真的很想提供帮助,但她没有这样的能力,除了给荣陶陶一段假期、一个安稳的研发环境,她做不了任何事情。

与其说这一吻是代表祝福,倒不如说是代表歉意。

当她有困难的时候,荣陶陶总会帮助解决。但是反过来,她却无能为力。

这种感觉简直是糟透了!

荣陶陶咧嘴笑了笑,这才坐起身来:“好,去吧!你下楼去接收青山军旧部吧。”

“不急,我陪你。”

“这有啥好看的啊?”荣陶陶面色狐疑的看着高凌薇,“咋,看我剁手剁脚,你挺解气呗?

我们还没结婚呢,就已经到这种程度了么?”

高凌薇一手扶住了额头,只感觉太阳穴“蹬蹬”直跳,她强忍着心中翻涌的情绪,没有亲自动手......

荣陶陶的确有一种特殊的能力,能让一些情况变得特别容易。

比如说离别、重逢,再比如说此时的自残。

就在高凌薇扶着额头的时候,荣陶陶已经褪下了作训服,穿着迷彩军短袖的他,随手抽出了一柄大夏龙雀。

“呲!”

听到声音,高凌薇猛地放下扶着额头的手,刚好看到了地上迸溅出的一道血迹,以及那横切面整齐的手臂。

抬起眼帘,她看到了依旧驻留在半空中,尚未消散的霜雪弧线、染得通红的刀刃,以及荣陶陶那断了的右臂。

狠!是真的狠!

什么叫干脆利落!

此时,荣陶陶也忍不住一阵龇牙咧嘴,都说十指连心,怎么从大臂处断也这么疼?

高凌薇面露不忍之色,她见过血海尸山,尤其是在龙北之役那一夜,她见过比这残忍一万倍的画面,但那些尸骨并不属于荣陶陶。

尽管明明知道荣陶陶是夭莲之躯,但既然是人,就都有感性的一面,内心泛起些情绪是难免的。

“啪~”一道诡异的声响传来。

掉落在地上的手臂、以及弥漫的鲜血,突然破碎成了星星点点的能量,消散在了空中。

屋内一片干净整洁,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唯有荣陶陶那断了的右大臂,显示着刚才并不是梦境。

高凌薇:“你的右手肘是有魂槽的,为什么从大臂处斩断?”

而此时,荣陶陶那大臂伤口处浮现出了一瓣辉莲,柔软的莲花瓣散发着青绿色的光芒,将伤口包扎的严严实实。

因为辉莲发挥作用,荣陶陶也没有了龇牙咧嘴的表情,反而是一副“慈悲为怀、普度众生”的模样。

你很难想象,在荣陶陶这种人的身上会感受到“大慈大悲”的超然气质。

但此刻,荣陶陶还真就这样一个怜悯众生的人,配合上此时他这断臂的扮相,的确有点苦行僧的感觉了。

菩提树下,割肉喂鹰?

“无妨,无妨。”荣陶陶笑呵呵的摆了摆手。

“咚~咚~咚!”

外屋办公室的房门突然传来声响,随即也传来了易薪的声音:“荣队?高队?兄弟们已经到了,就在楼下等你们。”

荣陶陶倒退几步坐在了床上:“去吧,去接收青山军旧部。”

屋内的霜雪弧度渐渐散去,高凌薇看着“断臂佛”笑呵呵的模样,目光也在他的左手上驻留片刻。

因为荣陶陶左手中依旧拾着大夏龙雀,显然,他还要继续。

“呵......”高凌薇深深的叹了口气。

这一刻,她终于知道荣陶陶要干什么了!

为什么那刀会斩在大臂处,为什么不要右手肘处的魂槽......因为她的父亲,手臂就是在那个位置断的。

而荣陶陶手中依旧拎着刀!

不出意外的话,下一刀,他会砍在他自己的左腿上。

他完全是要按照高庆臣的断臂断腿处来斩!

想到这里,高凌薇的内心都在颤抖着,她迈步来到床边,一手托住了荣陶陶的脸蛋。

随即,高凌薇俯下身,对着他的嘴唇重重印了下去。

这是颇为诡异的一幕。

因为那女孩是英姿飒爽的女将。

由于内心中的情绪翻涌,来自世俗的杂乱情感有些压抑不住,尽情的向外释放着,很暴躁。

而那男孩却像是一尊超然世外的断臂佛。

即便他手中依旧拎着锋利的刀刃,但他的神态淡然且平和,眼中除了悲悯世人的光辉之外,再没有其他任何七情六欲。

所以这样的一吻、这样的一幅画面,实在是太过矛盾,也太过诡异了一些......

几秒钟之后,高凌薇站直身子,转身既走,倒也算得上是雷厉风行。

“呯!”

随着她回手关上休息间大门,办公室门口处的易薪愣了一下。

两人这是吵架了?

易薪看着默默伫立的高凌薇,小心翼翼的查探着女孩的表情,他忍了又忍,还是没有开口催促。

短短不到三秒钟,休息室内又传来了一道刀锋入肉的声音。

这一次,易薪隐隐听到了什么。

背对房门而立的高凌薇,深深的舒了口气,调整了一下内心情绪,终于迈开脚步,看向了远处的易薪:“走。”

“哦,走走走。”易薪连声说着,带着高凌薇走了出去。

休息间中,荣陶陶的脸上却并没有什么疼痛的表情。

疼,那是一定的。

但是在辉莲的持续运作之下,荣陶陶倒是很淡然。

而随着小腿伤口处的辉莲消失不见,荣陶陶也看到了自己痊愈的伤口。

单手单脚的他,挪动着身子,躺在床上。

显然,辉莲只有治愈的功效,并没有让残肢再生的效果,又或者荣陶陶并未完全开发出来辉莲的功效?

对于罪莲和狱莲,荣陶陶倒是已经掌握了多种使用方式了。

谁知道呢~正好趁此机会,尝试着开发一下?

荣陶陶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天花板,而随着辉莲对主人心态与情绪的影响渐渐消散,荣陶陶顿时变了表情!

“嘶......”他忍不住一阵龇牙咧嘴,面目稍显扭曲,痛苦的紧闭双眼。

真!他mua的!疼!!!

喜欢九星之主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