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妈妈的朋友 新妈妈的朋友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虽然安南给出了许多改进建议,但哈士奇这边却根本来不及修改——至少那个“羁绊词条”是一时半会加不上去的。

唯一能修改的,大概就是贩售方式……

于是在马车上,哈士奇开始匆忙的将她带来的一些试用版进行拆分。

哈士奇为了方便的运输货物、随身携带样品,她之前还专门学习了一个仪式法术——【神龛术】。这个法术的效果,是能够在自己的存在“内侧”开辟一个空间,在里面存放体积与质量都不超过自身的物品。

而在里面存放的物品,会逐渐异质化、被施法者本身持有的影响逐渐浸化。因为这属于“自身内侧”,所以无论是施术者举行某种仪式,也会影响到内侧存储的物品。

通过这种方式,可以主动将材料往某个方向进行特化培养,将通常材料直接腐化成具有特定影响的咒性材料。

哈士奇倒是不需要这个法术真正的功能,她只是缺一个储物背包而已……

而看着她在一旁忙,安南也在帮忙整理。

等他们弄完了,马车也就抵达了熔岩禁塔。

——这也就是安南之前所说的,那个外观上来说与意大利南部的维苏威火山几乎一模一样的火山。

也是让安南确定了,这个世界也是镜像地球的原因……

都市、乡村、奇观、沼泽、森林——这些可能都会因为住在这里的人有所不同、而产生微妙的分别。

但是峡谷、火山这种特殊地貌,却有相当程度的“难以改变”的特性。

……只要没有什么高位破坏巫师在这里战斗或是死亡,以这个时代的技术来说,想要改变这种特殊地貌还是很难的。

因为熔岩禁塔的存在,这座火山直接被简称为“禁山”——事实也的确如此,这里确实不允许普通人随意进入。所以这个名字倒也没起错。

安南他们抵达这里的封禁线之后,都要从马车上下来、徒步走完剩下的路程。

不仅是因为坡度太陡,马匹难以爬坡;又或是因为硫磺味道太过刺鼻,以至于让马匹不愿意接近……更是因为当有凡人越过这条线的时候,就会立刻被结界感知并排斥。

只有超凡者与持有信物的人,才能继续往前——否则就会感觉到越来越强的胸闷感……只有离开禁山才能恢复。而扛着这种胸闷感爬山,完全是可能会猝死在半山腰上的。

他们徒步走了很久,才终于接近了山顶。

和动画与电影中,经常出现的那种小型火山不太一样。

熔岩禁塔所处的火山,仅是火山口的直径就超过六百米。火山口附近别说是插个巫师塔,如果不怕火山喷发的话、直接原地铺个大学都没问题。

事实上,这其实就是传说中埋葬了古城庞贝的那座活火山。甚至庞贝城本身就是建造在这座火山喷发后凝固的熔岩上的。

而当时,曾有一位地理学家分析过维苏威火山,认为它肯定是一座死火山。人们相信了他的论证,在火山脚下正常生活着、甚至在肥沃的土壤上栽种着各种作物。

然后,距离立下这个论证还不到一百年——维

善良妈妈的朋友 新妈妈的朋友

苏威火山就爆发了。

——假如这真的是镜像版的地球,那么这座火山应该也是一座活火山。

那么熔岩禁塔,到底是如何防止它喷发的

善良妈妈的朋友 新妈妈的朋友

面对安南的询问,亚瑟给出了答案。

“因为熔岩禁塔并没有修建在火山口,而是修建在火山内部,陛下。”

“内部?”

下了马车跟在亚瑟身后的安南上前两步、像是个好奇的孩子般追问道:“应该不是直接把火山口堵死的那种方式吧。”

“当然。”

亚瑟点了点头。

但他却并没有回头、也没有露出恭敬的神色——而是一副领队的姿态,和哈士奇露出身上的白银首饰、坦然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而安南握持着双首权杖、带着兜帽,像是个年轻的学徒般跟在他后面。

——这也是他们之前商量好的计策。

而亚瑟继续扮演着自己的角色,头也不回的解释道:“你也知道,在精灵时代结束后……所有的巫师塔都需要找到属于自己的新能源。

“熔岩禁塔的方式,就是从活火山中抽取能源。

“支撑整个熔岩禁塔的,是古代炼金术师所制成的四根支柱。这支撑柱本身称重能力极强,而且还具有相当程度的导热性——就我看来,那个与其说是导热,倒不如说是直接抽取能源。

“它们源源不断的将火山深处的热力抽取到巫师塔内部。由四根特制的导热金属支撑柱、以及超过一百根巨大的锁链。这四根支撑柱,一端连着三棱柱形状的熔岩禁塔、另外一端就没入到熔岩内部。

“除此之外,还有超过三百条的巨大锁链,从各个角度锁住熔岩禁塔的塔身、另外一端则钉在火山内侧。”

“……这岂不是把熔岩禁塔捆成了个粽子?”

哈士奇脱口而出:“感觉好涩哦。”

亚瑟有些头疼的伸手按了按太阳穴:“虽然不知道粽子是什么……但它的确是被捆着的。熔岩禁塔的另一个名字,就叫‘受缚之塔’——这才是它在精灵时代的名字,也是最古老的名字。”

“又在给女孩子炫耀才华了吗,亚瑟?”

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好久不见。”

从火山顶部的一处巨大岩石后方。

背靠着岩石,盘坐着的男人站了起来。

那是身体超过两米的巨人,他的胳膊甚至就比安南的大腿还要粗好几圈。

而在他回过身来的时候,空气中无处不在的硫磺味道顿时强烈了几倍。

他那眯起的瞳孔中,闪烁着与亚瑟一般无二的硫磺光泽。

“赫克托耳……好久不见了。”

亚瑟喃喃道。

他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复杂,但又很快变得严肃:“今天轮到你值守吗?”

“没错,亚瑟。”

被称为赫克托耳的眯眯眼大汉,取出了一看便知道是凛风白塔出品的“谎言测定用道具”。

“第一个问题,你们是什么人?第二个问题是,你们来熔岩禁塔做什么?”

赫克托耳缓缓问询道。

而亚瑟微微一顿,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我们是以两位高阶巫师带队,七位稍低一阶的巫师、以及两位同样比领队低一阶的超凡者友人跟随。特别是,我们这些巫师占据了所有的巫师学派。我们组成了这样的队伍。

“这次前来……是这位小姐、希望能够来熔岩禁塔推销她所发明的诸多巫师游戏。如果可以的话,她背后的投资者希望能够与熔岩禁塔达成长期合作关系。”

他所说的话,全部都是真话。

因此“侦测谎言”的法术,当然也通过了。

——这是由安南提供给亚瑟的知识。

玛利亚制造的这一批玉牌,其实算是有后门的。

基于敕令法术的所有类型的检测装置,只能给出“是”或“否”的答复。无论是侦测毒性、侦测谎言、侦测杀意,其实只要数值在玛利亚制定的某条线以上,就会被判定为“生效”。

就比如说,这个录入身份用的“门卫专用装备”。虽然能够判定谎言……但只要说的话全部都是真话、只是隐瞒了一些部分,其实也可以通过判定。

这就是为什么安南让亚瑟与哈士奇站在前面。

他们这次,其实是安南和艾萨克这两位黄金阶带队,剩下的九位白银阶超凡者跟随。除了塞利西亚和奥菲诗之外,剩下七人都是巫师。

两名黄金、九位白银的阵容实在太过豪华。

一般人不会往这个方向考虑。

而看到亚瑟与哈士奇站在最前面,他们肯定就会下意识的往“两名白银、九位青铜”上考虑——其实这个阵容也已经很豪华了。

至少是能够被重视到被值守者单独汇报的程度。

赫克托耳通过内置了传声仪式的侦测谎言玉牌,将他们一行人的信息送了回去。

“嗯,登记完毕。你们进去吧……应该不需要我带路吧,亚瑟?”

赫克托耳笑着又问了一句。

亚瑟点了点头,也不理会他。

便是顶出他那标志性的傲然表情,从那位大汉身边路过了。其他人见状也没有搭话,而是快步跟在亚瑟身后。

一直到他们走出很远,那位巨人般的男子都在后面、保持着微笑盯着众人的后背。

喜欢玩家超正义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