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教授要撞坏了最新章节 有地址的发一个懂得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易讯游戏从来都很准时,从不跳票。

十点一到,游戏准时开启。

岑夫子已经提前下好安装了更新包,第一时间挤了进去。

运气倒不错。

他一边打开游戏,一边看着QQ群里的聊天。

这次资料片的更新比他想象的还要受欢迎一点,他运气好挤进了服务器,其他稍微慢一点,或者网不那么好一点的人都被拦在了外面,显示了服务器爆满请排队,而且队伍瞬间越变越长,有的都要等一个多小时了。

岑夫子心情大好,连对资料片的不满都淡了不少。

结果读条一结束,他就意外了。

上次退游的时候,他位于晋中役所的门外,刚刚交完一个任务。

这次他位于同样的地方,周围却变了个样子。

青砖黑瓦,香樟葱郁,这里是工匠的大本营,他们对此也有精心的规划与设计。

——这一切都做得非常真实,真的跟真的一样。如果你去点击其中一些雕刻或者单个的建筑,会看见非常详细的工程介绍,好像这建筑真的存在,真的是被这些人修建出来的一样。

它上个版本就是这样了,岑夫子最先发现的时候,很是吃了一惊。

他一个个全部看完,还跟朋友狠吹了一通这游戏做得有多细。

这次他也在这里,天上正在下雨,水如织帘,雨水溅到地上,涟漪扩散,地上已经积了不少雨水,显然已经下了很久了。

雨中古建,更多了一种不一样的风情,给此处更增添了一份江南的旖旎风情。

岑夫子站在屋檐下面欣赏,看着雨水落下,腾起阵阵白雾,心想,竟然加了天气效果,真美啊。

不过没一会儿他就意识到,这是为了配合新资料片做出来的。

新资料片的内容不就是连续降雨,导致了水灾?

万物归宗的美工做得很好,岑夫子几乎即刻感到了空气中湿粘的感觉,他发现,那是因为墙上出现了许多霉斑与湿迹,周围NPC的动作也变得缓慢而不自然等等的缘故。

他现在正站在一个门廊的下面,左右看了看,准备进去役所里面。

他发现场景里多了很多NPC,仿佛是些难民,他们非常勉强地躲在一切能遮雨的地方,但身体还是湿透了。

他们蜷缩着,发着抖,衣服也破破烂烂。

岑夫子又赞了一句做得细,移动几步,进入另一个场景,也就是役所里面。

役所里,工会门口堆满了人,每个工会是独立的场景,岑夫子看见的当然是法墨工会。

大部分人都在进入游戏里在群里接到了消息,所以只是堆在那里查看各种资料片的新讯息,接任务的地方空寥无人,NPC无所事事。

岑夫子犹豫了一下,没去那边跟同工会的人一起挤,而是走到另一边,看起了役所发布的任务。

“现在不要接任务,一会儿等工会安排!”公频迅速有人打字。

“我知道,就看看。”岑夫子回应了一句,对方没再说话了。

役所发布的任务分为主线和支线两种。

主线任务当然是修筑怀恩渠,只能工会领取。

支线则有很多,有协助工会修渠,有协助疏散或者救助沿途村庄,有制作工具等等,大部分都跟修渠有关,也有小部分岁月静好,修复或者制作什么古董,跟资料片发布前差不多。

所有任务都会加工会积分,工会肯定不止会做主线任务,支线那边肯定也是要扫一扫的。

一会儿我接什么呢?

岑夫子还没下定决心退游,不由自主地思考着。

好像停留在原来的玩法也是可以的……但真的不管外面的大灾大难吗?

他正在想,突然看见一个人站在他身边,跟他一样抬头看任务板,然后伸手,做了一个揭榜的动作,这是接任务了。

“不能私接任务!”他连忙点他头像,私聊对方。

“是吗?我不知道啊。”那个人回他,岑夫子看了看他的头像,名字叫北屋,名字下方明明也有“法墨”两个字,确实是他们公会的。

“你没加群吗?群里一直在说啊。”岑夫子说。

“确实没加。”北屋回答。

岑夫子有点不可思议,法墨是个大工会,管得很严的,不听命令的要么降级,要么直接踢工会。

他们一直定期检查加群的情况,不加不行,这人是怎么存活到现在还没有被踢的?

“我已经接了,怎么办?”北屋主动问他。

“你接的什么任务?”岑夫子想了想,问道。

北屋共享给他看。

城外有一个村庄,正在遭遇水灾,需要有人前往救助。

这是一个多人任务,但允许个人参加,想想也是,这种事情,当然是多个人多份力量的。

“救助村民啊……”这是岑夫子最不喜欢的工作,他一直觉得这种事情没什么技术含量,只需要做些重复工作,不是他玩这个游戏的初衷。

“你怎么想到接这个的?”他忍不住问。

“村民很可怜。”北屋简洁回答。

“再可怜,也就是些NPC啊!死了还能刷新数据的!”岑夫子说。

“不能。”

“啊?”

“设定里,人死了就是死了,不会再复活。同理,村庄毁了就是毁了,不会再存在。”

“啊?那这游戏不是一次性的?”

“至少在这一个区域时间里是。”

“你怎么知道的?”

“那边的游戏资料里有写。”

岑夫子抬头去看游戏背景介绍那一栏,正琢磨着要不要去看看,就看见这个叫北屋的已经在往外走了。

“你……不跟工会的一起行动了吗?”

“人命关天,来不及。”

北屋语言简短,但就这么几个字里,仿佛就透着一种决断。

岑夫子盯着这七个字看了一会儿,鬼使神差地说道:“我跟你一起去!”

他不管工会那边怎么说了,光速打开任务栏,接了这个他刚才还觉得无聊的任务,跟着北屋一起跑了出去。

这游戏没有自动寻路,必须要自己走。

最早开服的时候赶走了不少被惯坏了的玩家,但渐渐的,以它独有的特色吸引了另一部分人,现在,老玩家们也习惯了。

出城的过程中,岑夫子一边走,一边看完了资料片的游戏背景。

跟北屋说的一样,这资料片的时间是向前流动的,没有刷新机制,过去的就不会再回来,这棵树砍了不会再刷一棵新的出来,死去的NPC也不会再出现在原处。

也许,这一次大型任务结束之后,会用同样的方式再重新开一个副本,但至少在这次结束之前,它跟真实世界没什么两样。

就像这座村庄,现在正面临洪水的灾厄,向吴安城求助。

如果玩家去得晚了,无法组织起救援,它就会被冲进水底,村里许多人都会被淹死,从此家破人亡。

“这样的话,法墨在那边磨唧,不是延误时机?”岑夫子看完,忍不住问北屋。

“事情要往两方面看。是延误,但越是这样,越不能乱。分配好任务,各行其事,后续会更有效率。”北屋说。

“那也不能干等着啊,可以先组织一支救援队,分头处理比较紧急的情况,核心力量备战做好后勤准备,随时准备开工!”岑夫子脑筋急转,打了一长串字。

北屋安静了一会儿,岑夫子莫明有一种感觉,好像对方转过头来,看了自己一眼。

“你说得对。”北屋简短有力地说。

岑夫子感觉自己被肯定了,心里一喜。

过了一会儿,他看见邮件一亮,多了条工会信息。

工会拟定了计划,把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分成了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就是紧急救援以及后勤,参加前一项的可以自主接相应的任务,接完后向工会汇报登记。

后者也可以申请,向工会领取材料,进行制作。

两项完成后都可以获得个人积分,越短时间内做得越多,积分也就越多。

“看,有人跟我想到一起去了!”岑夫子喜孜孜地说。

“也许就是你想的呢?”北屋说道。

“那必不可能,我在工会就是个边缘人士,没朋友。你连群也没加,跟我也一样吧。”岑夫子说。

北屋没有说话,这时两人已经到了城市边缘,验过身份,出了城。

刚一出城,他们的脚步立刻变慢了。

岑夫子一看,右上角多了一个debuff,写着“下雨泥泞,移动速度降低20%”。

“这也太真实了吧!”他马上就急了,“不是赶着去救人的吗?怎么还走慢了呢?”

“下雨天,是这样的。”北屋说道。

他突然停下来,手里开始闪过一道道

言教授要撞坏了最新章节 有地址的发一个懂得

光芒。

岑夫子老玩家了,一看就知道他这是在制作什么东西。

这是游戏的机制,你可以通过学习或者研发掌握技能,制作道具或者艺术品。

前者可以使用,后者可以卖。

这也是岑夫子最喜欢的环节,是吸引他来玩的主要原因。

“你在做什么?”他好奇地问。

没一会儿,北屋就发起了交易

言教授要撞坏了最新章节 有地址的发一个懂得

要求,从动作上看就是递给了他一双鞋。

“厚底套踝木鞋,你就想象是长筒胶鞋吧,好走一点。”北屋说。

“是你收集的图纸吗?这制作速度,熟练度很高啊。”

“是自设的。”

“哦哦,厉害!”

自设是利用游戏自带的模拟器,用手上材料与游戏模拟的工具,自己设计制作成品的一个过程。

自设不像图纸,可以照猫画虎,照着完成,各种数据、形状、材料安排都需要自定义,真正有可能差之毫厘,谬之千里。

不过,它也能把现实里的一些东西搬到游戏里来,自由度非常高。

据说这项功能吸引了很多现实里的大师进入游戏,他们成为了游戏早期的活招牌,衍生出了大量的视频。

岑夫子穿上木鞋,抬头去看debuff栏。

他其实没抱太大希望,玩这游戏这么长时间,他当然清楚,古代很多用品是比不上现代的。

就像北屋说的木鞋,通常指的是木底,它硬度太高,缺乏弹性,穿起来其实远不如胶鞋。

它的鞋帮子是藤皮编的,不错的想法,但藤编怎么能像橡胶一样隔绝泥水,还能光滑不沾泥?

万物归宗在这方面是非常还原真实的,不如就是不如,就算能减少移动debuff,也不可能减少多少。

结果他一看,debuff消失了!

这意思是,穿上这鞋,他们走在泥泞里,跟正常走路一样,没有差别?

他又感受了一下,果然,移动速度已经恢复。

这是怎么回事?

游戏出BUG了?

岑夫子看了眼鞋的说明,自定义物品只有最基础的材料列表,没有详细介绍,他什么也看不出来。

于是他忍不住问了。

“细节注意一下,鞋底确实是木头做的,但一共做了二十层,每层的形状有少许不同,所以里面有一些空隙,增加了弹性。藤编用的是西南那边的一种编法,不会透水。”

北屋介绍得也很简单,但岑夫子完全听傻了。

二十层?鞋底?就这点厚度?西南的编法,藤编还能不透水?

“你现实也是做这个的吧?”他问道。

“算是。”北屋回得有点含糊,只有两个字,但岑夫子瞬间肃然起敬。

万物归宗自定义的原则,是完全的真实,也就是说,游戏里能做出来的东西,现实里也是能做到的。

这个北屋,现实里绝对是一个工匠大师,他运气好,撞着能人了!

不过这么一个人,不去做高端道具赚更多积分,第一时间去村子里赶着救人?

他想起自己进游戏时的疑惑,想了想,忍不住问:“说起来,我有个问题挺奇怪的,想问一下你的感受。”

“什么?”

“你之前也玩过这个游戏吧?我说上个版本。”

“算是吧。”

“算是什么意思……不管了,我就问你,新版本这个更新,你怎么看?”

“什么怎么看?”

“就之前不是以修文物修东西为主吗,见识各种技艺,学着怎么做,了解这些技艺和文物背后的故事。结果版本一更新,现在要修运河了!这两个,我总觉得不是一条道上的东西……”

岑夫子噼哩啪啦地打了一长串字,对着这个才见面的陌生人把心里的疑惑合盘托出。

然后他问道,“你好像是做这行的,你觉得这个新资料片,有意思吗?”

对方似乎被他问得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回答:“确实不一样,但也有共通之处。造物,是为人。物之美、物之用,都是物之一面。”

岑夫子细细揣摩他的话,觉得有所领悟,问道:“所以上个资料片的重点是物之美,这个是物之用?好像有点道理。唔,那我就再玩玩看吧。”

岑夫子暂时想通了,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

他继续往前走,没留意到身后北堂的脚步停了下来。

喜欢匠心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