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乱家庭 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十三皇子被无视了,细想一下,今儿估计下手真狠了些,但是他也是被吓坏了,谁让她差一点就被马给踏到了,差一点就没命了。

现在想一想,十三皇子还心有余悸,想再去拍她两下长长记性,最后还是忍着了,弯腰一把将宛凝给抱了起来。

宛凝吓的直喊救命,结果十三皇子一急,就忘记宛凝屁股还有伤,一只手就拍了上去,疼的宛凝眼泪直飚。

十三皇子尴尬了,手忙脚乱了,屋外的安年直踱步,三秒望一眼屋子,只在心里呐喊,主子,怜香惜玉,你懂不懂啊?

十三皇子这回真的愧疚了,他是好心把床让给她睡,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十三皇子忙把宛凝搁床上,然后扭眉瞅着宛凝,脑子里迅速转着。

怎么劝人家别哭,只是极度缺乏教材,最后脑子里冒出来的是他父皇劝温贵妃别哭的场景,一个激灵袭来,浑身恶寒,“别哭了!”

宛凝哭得伤心,眼泪压根就止不住,十三皇子眉头越来越扭,“我错了,不该忘记你受伤了,哭的差不多就行了,你渴不渴?”

听见十三皇子承认自己有错,宛凝怔了一秒,觉得自己幻听了,“我哭我的,关你屁事!”

“大家闺秀,一口一个脏字,元府怎么教你的?”

宛凝气极,也忘记哭了,“我都是跟你学的!”

外面安年笑抽了,十三皇子眼角跳了两下,没再说话了,转身直接脱了衣服睡地铺,“说不过你,赶紧睡吧。”

宛凝趴在床上瞅着十三皇子,觉得他脑子坏了,昨晚上是醉酒才睡的地板,今晚又没事,他干嘛睡地板,不还有书房吗?

宛凝纳闷,现在纳闷的除了宛凝还有十三皇子本人,十三皇子很是郁闷,自己干嘛放着好好的床不睡,睡地铺?

昨晚酒喝多了,不记得,现在只觉得背脊很僵硬,还有昨晚磕在瓦上的淤青都疼,最后一个鲤鱼打挺,直接就起来了,抱着被子直接上了床,背对着宛凝,睡下了。

宛凝再次傻了,推十三皇子,“你不能跟我睡一张床!”她四五岁的时候跟昕儿一起睡,后来娘亲都不让了,让她单独睡,现在怎么能跟别的男子睡一张床呢?!

十三皇子一个翻身对着宛凝,“你再不睡,我让安年把你吊天花板上睡!”

十三皇子说完,见宛凝愣傻傻的看着他,心不由的软了下来,“迟早都是要睡这张床的,提前适应一下也不妨事。”

这话把宛凝说懵了,“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你嫁给我,你不睡我的床,你真睡天花板啊?”

宛凝眼睛眨了两下,“是不是我嫁给你了,十三皇子府就有我的一半了?”

十三皇子愣了两秒,最后点点头,“这么说也成。”

宛凝突然觉得十三皇子好傻,觉得太后是一个非常好的人,肯定也是见不得他嚣张,所以把他的地盘分一半给她。

宛凝突然心情大好,趴那里盘算,怎么划分十三皇子府好,在十三皇子府一待七个多月,早对十三皇子府了如指掌了。

宛凝觉得等伤好了,得跟他好好合谋一下,怎么分家比较好。

宛凝越想越高兴,然后迷迷糊糊的就睡过去了,留下十三皇子满头雾水,不明所以。

第二天一早,宛凝才醒过来,元府就派人来接她回去了,宛凝就跟做梦似地回了元府,屁股上的伤养了一晚上也好的七七八八了。

回到元府一高兴就全好了,扑在老太太怀里直掉眼泪,老太太也是心疼宛凝,打小就是从怀里长大的。

突然大半年不见,昨儿回来露了下脸就又走了,“回来了就好,消瘦了不少,让你娘多给你准备些好吃的。”

一旁的昕儿扭头瞅着宛凝,“娘,凝儿比几个月前见的胖了不少。”

元老爷也是点头,可不敢说凝儿消瘦了,那不是说十三皇子虐到他女儿么。

元老爷瞥头看着二夫人,凝儿消瘦了些,也没她说的那么厉害吧。

二夫人瞪了元老爷一眼,前几个月,凝儿消瘦的厉害,也就最近几个月才长起来的,难不成十三皇子不让宛凝天天啃馒头了?

宛凝没说话,她才不会告诉爹娘,自己每晚都和碧柳去厨房找吃的,而且每回都能找到一个大鸡腿,一旁的碧柳也腹诽,再也不用过晚上做贼的日子了。

生怕被十三皇子逮个正着,然后连馒头都没了,而十三皇子府,安年大总管哭丧着个脸对十三皇子道。

“主子,

变乱家庭 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

这四个月,奴才每天都为六姑娘准备一个鸡腿,总管花费了二十八两五钱银子,您看这银子?”

“是本皇子让你准备的吗?”

安年无语,“您忘了,六姑娘第一次偷鸡腿您是知道的。”

还说一只鸡腿就能把她高兴成那样,真是世所罕见。

他这个奴才为了主子高兴,才会掏的腰包,就是偶尔,主子心情好了,也会去亲自看她们主仆盗鸡腿的,怎么一转眼就不认账了?

安年想哭了,银子啊,半年的月例就这么没了,回头等六姑娘嫁进来,再找她要吧。

宛凝回到元府,逍遥的日子又回来了。

只是看着隔两日再隔两日十三皇子府抬进来的聘礼,宛凝的脸有耷拉了,一半的十三皇子府也比不上元府一间屋子来的亲切,她又后悔了。

这一天,宛凝被一群人摁在屋子里量体裁衣,昕儿迈步进屋来,二夫人问宛凝,“这些日子在十三皇子府,他有没有逼你给他做衣服?”

宛凝摇头,她要做的活已经够多了,每日上午学琴学棋,还要学做饭,针线等等,要是被逼着做衣服,她还能活着回来么。

二夫人一听就放心了,心疼的摸着宛凝的脸。

“等嫁进十三皇子府就好了,怎么说也是夫妻一体,元府就是你娘家,要真的受了委屈,娘就去找你三姐姐和五姐姐,让她们去帮你……”

二夫人话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要真的惹恼了十三皇子,宛凝下半辈子可真么是好啊。

所以又改了口,“出嫁了不比寻常,要尊敬夫君,事事以他为先,万不可惹他生气……”

宛凝听得嘴巴撅起,“三姐姐说的果然不错,有了女婿娘就不要女儿了。”

二夫人哭笑不得。

日子一晃眼就过去了,很快就到了十三皇子钦点的成亲之日,欢欢闹闹的把宛凝迎进了十三皇子府,拜了堂,安年就松了口气。

六姑娘一回元府,十三皇子府就冷清的厉害了,十三皇子就阴晴不定了。

N多丫鬟小厮遭殃了,现在好了,六姑娘又回来了,十三皇子没有闲心管别人了,日子又过会从前那般了,所以这亲成的,除了郁闷委屈的宛凝,谁都高兴。

十三皇子在前殿饮酒,然后回新房,宛凝小小的身板坐那里,头上的盖头倒是还在,只是凤冠摆在床上了,地上还有一地的花生壳。

屋子里几个喜娘都视若罔闻,见十三皇子的眼睛落在那花生壳上,顿时尴尬的不行,拿人家的手短啊啊啊!

不过元府陪嫁来的妈妈也说了,十三皇子妃年纪太小,不可能这会儿圆房的,将来圆房的礼节还得重来一次。

这次就不那么讲究了,免得一会儿六姑娘性子上来了,闹大了,倒霉的还不是她们这些下人。

所以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左右十三皇子和六姑娘的事大家都知道,水火不容嘛!

喜娘将喜衬拿来,掀了盖头,递上交杯酒,然后说了一堆吉利话,就撤了。

宛凝见屋子里没了外人就松了口气,把袖子里的一张纸拿出来,直接递给十三皇子,“喏,我都分好了,你选一半,剩下的就是我的。”

十三皇子不明所以的打开纸,看着那地图,十三皇子眉头跳了下,这是十三皇子府的分布图,连茅厕都标注上了。

分了两种颜色,一粉一蓝,“什么意思?”

宛凝站起来指着纸道,“你说过的丫,等我嫁给你,这十三皇子府就有一半是我的了,我在家已经分好了,为了表示公平,我让你先选,剩下的给我。”

十三皇子听着宛凝的

变乱家庭 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

大度之言,眼睛微微眯起,坐在新床上,细细的瞄着图纸,最后往床上一扔,“不是这么分的。”

“那怎么分?”

十三皇子瞅着床,随手一划,“里面一半是你的,外面一半是我的。”

“我不能拿别的一半跟你换吗?”

“我为什么要同意?”十三皇子嘴上说的轻巧,心里早内流满面的,他的洞房花烛夜,竟然是分家,天下奇闻。

“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宛凝跳脚了,一张薄施粉黛的脸气的更粉嫩了。

十三皇子眉眼含笑的看着宛凝,决定要狠狠的打击她。

“你娘没告诉你,出嫁了,连你都是我的,十三皇子府你随意使用,但是你得听我的,来,这是本夫君送你的新婚大礼。”

十三皇子从怀里掏出来一张纸,跟宛凝的差不多大,只是写的差别太大,一个是画,一个是字,只见上面写的:

乖媳妇守则:

第一条:每晚要为夫君捏肩捶背,至少一百下。

第二条:早上要端水伺候。

第三条:三个月后,要亲自下厨伺候夫君的胃。

第四条:不得顶撞夫君,否则惩罚不定。

从头到尾,有一百多条,宛凝气的脸都青了,“你干嘛不多找两个丫鬟?!”

“本皇子就喜欢你做的。”

十三皇子趴床上,用手拍拍自己的肩膀,“乖,第一条很简单。”

“我不干,为什么不是你给我捏肩?”

喜欢重生嫡女炸翻天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