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域名失效请用户记下1962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唐景倒下了。

他仿佛死去了一般,再无任何动作。

任何一个人身体多处被贯穿,也绝无生还的可能性。

只是这个男人临时前,还将女孩护住的姿态,让围观的封牌小组成员肃然起敬。

流动的,粘稠液体般的怪物肉身,缓缓将唐景覆盖。也许是将唐景的尸体,化作了某种养分。

这一幕,所有封牌小组的成员看在眼里,他们知道,下一幕就轮到自己这些人死去了。不久之后,自己一行人或许也会如同那些丑陋的人头一样,出现在巨大怪物的身体表面。

但他们却没有了最初的恐惧。

“这个盛国人……是好样的!”

以杰克麦克夫诺尔为首的封牌小组成员们,全部热血沸腾。

他们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去参与方才那场根本无法插手的战斗。

因为力量差距过大

但至少也有了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不怯战的勇气。

远处围观的人们,看不到这一幕,他们的心情大起大落。

看到战机开始轰炸怪物的时候,内心涌现出希望,但经过一番观察,以及几架战机被白色的线条刺穿坠毁……

人们再度陷入绝望,怪物没有任何损失,仿佛人类的进攻对它来说只是小孩的肥皂泡。

他们纷纷想到了许多末日电影里的场景,比如巨神兵降临,用七

老域名失效请用户记下1962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天的时间毁灭这个世界。

那仿佛是一场启示录,人类试图保住自己最后的尊严,却发现别说尊严,就连存活都是奢望。

红桃Q感受着空气里来自奥尔罗首都曼瑟的巨大恐慌与绝望,欣喜不已。

“在恐惧中绝望,颤抖,蜕变吧!”

“我才是这个世界最强的存在!黑桃Q,只有自己掌握力量,才是真正的强大!我会向爸爸证明,我有着超越K级的潜力!”

无数道白色腐坏虫从怪物身体表皮的头颅里吐出,下一秒,封牌小组的成员们开始面临险境。

他们全部有着一定的伴生之力,也有不少人拥有序列,但面对这个巨大的怪物,根本毫无还手之力,只能不断的逃窜!

“哈哈哈哈哈!蝼蚁们!成为我的养分吧!你们将会一通见证新世界的到来!”

怪物的咆哮,从许多张嘴里说出,带着许多人不同的声音,让人脊骨发冷头皮发麻。

这一幕也一部分逃亡的行人,切实感受到了末日的恐怖。

这个过程里,巨大的白色腐坏虫不断将封牌小组成员逼到绝境。

红桃Q知道这些蝼蚁不值得费神,但他享受这种狩猎的过程,尤其是这些有异能的人死去,会将那些没有异能之人的安全感……一点点瓦解。

带着恐怖破坏力的尖刺终于让所有封牌小组成员们再无退路。

远在另一个城市的老赵看着这一幕,双手紧紧握拳。

而战场之内,杰克麦克夫诺尔这名封牌小组的王牌……终于再也跑不动了。

他看着如影随形穷追不舍的白色腐坏虫……知道自己在劫难逃。

于是用手在胸前画了一个Z字,这个平日里的无神论者,在最后这一刻……只希望神能保佑自己的家人平安。

做完这个动作,杰克麦克夫诺尔眼神带着决然,用梅南话骂了一句狗日的,不再退却,反而是迎着腐坏虫,冲了上去!

死亡的感觉一点一点逼近,杰克麦克夫诺尔已经等待着那一刻的降临,他只想自己死的时候,是在冲锋,而不是在退却。

他甚至闭上了眼睛……等待着身体被贯穿。

可就在这个时候,地面忽然开始晃动。巨大的怪物发出了咆哮。

无数个人头似乎因遭受了巨大的痛楚而哀嚎着。

杰克麦克夫诺尔睁开眼睛,冷汗浸透后背。

巨大的腐坏虫尾端狰狞无比,仿佛印着一张人脸,准备贯穿自己的脑袋。

但在那巨大的震动之后……它停住了。

“怎……怎么回事?”杰克麦克夫诺尔无法理解,随即开始往四周张望。

就像是时间忽然静止,又或者是这个巨大的怪物,被时间所遗弃……

这一刻杰克麦克夫诺尔和其他封牌小组成员诧异不已。

无数道腐坏虫全部停在了半空中,忽然间被定格住。

这个过程没有持续太久,所有的腐坏虫忽然又全部动了起来,吓得众人连连后退!

但马上他们发现……腐坏虫调转了方向,全部朝着一处汇聚!

有反应迅速的封牌组成员猛然间想到了什么,也有目力过人的封牌组成员看到了真相。

“你……你们快看!那道光!”

所有人的目光望向一处,一道笔直的白光直冲云霄,竟然贯穿了这只巨大怪物的身体!

这道光很细,仿佛某个人以极快的速度冲天而起。

很快众人注意到,地面出现了巨大的凹陷,那应该是方才震动的来源。

高空中的身影距离众人太远,无法看清,可每一个封牌小组的成员都知道……那就是唐景被吞没的地方。

“难道说那小子……”杰克麦克夫诺尔不敢相信。

不少封牌组成员,以及远在另一个城市的老赵,也不敢相信。

但这一刻,他们的心跳都很快!都在等待着确认某个可能。

方才的一幕发生的太快,就连红桃Q都没有反应过来。

被贯穿的身体很快被流动的腐肉填补,他下意识的操控着所有头颅抬头,去捕捉天空中的那道身影……那道白光的彼端。

但没有用,当他意识到这个动作的时候……已经有些迟了。

所有镶嵌在怪物身体表层的头颅抬起头,可这个动尚未完成时——

又一道光如同光矢一般,从九天之上倾斜射下!贯穿了怪物本该是心脏处的位置!

这一次……那身影如电光之人,停顿的时间更短。

红桃Q的身体,甚至来不及修复那个缺口,新的缺口又出现了。

一道光穿过了怪物的眼窝,一道光贯穿了怪物的肾脏!又一道光贯穿了怪物的耳朵……

这道身影快的已经超乎想象,没有人能够靠视线捕捉他的身影!

他只是不断的提速!提速!

而呈现在众人视觉里画面,就像是数十道光,在某个空间里不断弹射折射!

中间巨大的怪物仿佛不存在一般!

那强横恐怖到连战机都无法摧毁的身躯,被这道光如同刀切豆腐一般轻易的贯穿。

像极了唐景在拖曳出许灵之前……被白色腐坏虫贯穿的情景。

“是唐景!是唐景!他是唐景!”一名封牌组成员大声呼喊着。

其余成员望过去,发现许灵就在那名封牌组成员身边。

“他是什么时候……将许灵挪移到那个地方去的?这个速度……还是人类吗?”杰克麦克夫诺尔诧异不已。

唐景在不久前的表现,在他看来就是天神下凡了。

但奈何这个怪物实在是太强大了,就连那种程度唐景,依然无法与之匹敌!

可现在不同……

杰克麦克夫诺尔难以想象,他看着高空中数十道分不清先后的直光……双手竟然莫名的颤抖。

那股难以抑制的兴奋让他这个退伍军人都无法淡定……

“是他了……真的是他!原来这小子……这么强大啊!”

高空之上,怪物的无数颗头颅发出哀嚎。无数道白色的腐坏虫以坚硬的姿态试图去捕捉那道身影……

但它太慢了,太慢了!

在“唐景”的眼里,就算不需要普雷尔之眼提示,这个人的攻击也完全无法击中自己!

尤其是对方普雷尔之眼这会儿还特别给力,将对方的所有动作完全预判。

远在另一个城市的老赵,直接站了起来,旁边的管家马库斯,秘书姜零也一样……

“怎么可能,那道光莫非就是……”

“是他!我果然没有看错他!”戴着面具的老赵兴奋不已。

即便看不到老赵的表情,也能够感受到那种兴奋的情绪。

不过老赵很快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唐景应该是知道怪物的弱点在头部,这怪物只是载具,是被操控的兵器,只有将操控者从头部拽出来才行。

但唐景的进攻,似乎刻意避开了头部?这到底是为什么?

老赵没有惊讶太久,似乎明白了唐景的用意,很快意识到自己也该有所行动:

“所有人不要楞在原地,去疏散人群!”老赵下达指令。

“那这个怪物呢?”

“怪物当然得交给英雄!”

……

……

奥尔罗首都,曼瑟城派克街。

红桃Q暴怒不已!

成千上万道进攻竟然完全无法触碰到对方!这是什么速度?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家伙?为什么在扭曲刚刚扩散的世界里……会有速度这么快的怪物?

“给我停下!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无数个头颅齐齐叫嚷着。

但那道光一般的身影并未停住,他仿佛永远不知疲倦,也无法疲倦的不断撞向怪物的腐坏躯体。

每次贯穿,都会留下一道缺口。

相对于怪物庞大的身躯而言,缺口很小,但由于这个人的速度实在是太快……缺口诞生的速度,远远快过缺口修复的速度。

不多时,怪物的身体千疮百孔。

在近处得到了疏散人群指令的封牌小组成员,最大程度感受到了这种震撼……

这根本是碾压!

而远处逃亡的人们,也再次经历精神上的冲击,但这种冲击带来的不是绝望,而是希望!

“快看!那个怪物被打残了!”某朋克少年高呼。

“我的神啊!!您终于听到了我们的呼喊吗!”某教徒在胸前画着z字。

抱着孩子的母亲,眼含热泪。

焦躁不已按着喇叭的司机,走下了车辆。

已然决定上吊的老人,看着远方,默默解开了绳索。

他们不在现场,只能远远看着这场战斗,哪怕怪物受伤,也很难感受到细节上的变化。

但现在不一样,他们听到了怪物痛苦的咆哮,看到了怪物千疮百孔的躯体!

甚至还有人用望远镜,看到了那道光!

他们无法理解那道光是什么,只是随着众人口口相传,一个说法渐渐在人群中扩散开来——

救世主。

这才是真正的启示录,在灾厄来临人类无法放弃希望的时候,救世主终于降临。

靠着怪物无法反抗的强大,绝对碾压般的诠释着神示与正义!

恐怖的光束让巨大怪物身上无一处完好之地!

那些可怖的腐坏虫,寸寸断裂!

血肉舱室内的红桃Q暴怒的嚷嚷着: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都是幻觉!这可是我筹备一年的杰作!无数潜力恶堕的聚合体!它们化为一处,必将不可战胜!”

红桃Q无法想象,自己布局了许久的终极恐怖,一场对于这个世界而言,该是绝对无法反抗的究极浩劫……竟然在登场后短短的几分钟内……被彻底压制!

他的思路没有错。

这个怪物对于现阶段的扭曲世界而言,已然超纲了。

可以说得上是真正的浩劫降临。甚至就算在雾内,这个怪物的强横,也能够独当一面。

但他忽略了一个至关重要的点……

那艘船既然都能开出黑雾了,为什么就不能有其他黑雾内的存在?

光芒没有言语……只是不断的贯穿这具怪物的身体。让所有人感受到那种希望。

怪物的身上美多一个缺口……那股希望就更强一分!

他的用意是如此明显,明显到红桃Q都反应过来了。

可红桃Q毫无办法!

身为巨大化的,无数恶堕融合而成的超级怪物的主人,他能够感受到这怪物对恐惧,对绝望的渴求。

在不久前……在这道该死的光一般的存在出现之前……他陶醉在满城的绝望与惊恐中。

仿佛引爆这座城市的恐惧,以此为起点,加速扭曲的扩散,不日之内就会完成。

甚至看到了爸爸赞赏的面容,看到了另外三个Q嫉妒的嘴脸!

可这一刻……他感受到了那股绝望在极速消失。

“不……不要!你们要害怕我啊!害怕我啊!”

刻意制造这么丑陋怪物,哪怕身为代表着魅力的红桃系的最优秀之人,为了完成扭曲的加速扩散,他已经做出最大的努力与牺牲!

但这一刻,他仿佛一个看着自己的财富不断被掠夺,却又无能为力的守财奴!

“还给我!把你们的恐惧还给我!我是要超越K的存在!把你们的恐惧!!还!给!我!”

红桃Q丧失理智的大叫着。哪里还有半分之前的从容。

同样的“还给我”三个字,却和之前唐景悲怒的呐喊截然不同。

唐景是在绝境之中,以一己之力信守诺言的勇士。

而红桃Q,则是彻头彻尾的无能狂怒。

越来越多的人不再恐惧,他们看着救世主出现,以碾压的姿态压制怪物,心中非但没有恐惧,反而热血沸腾。

神迹的降临,赐予了人们信仰。

而信仰,是在末世里最难坚守的东西!

此时此刻,那道光所做的事情,就像是彼时彼刻,七百年某个面具怪人

老域名失效请用户记下1962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所做的事情!

终于……这具巨大的身体因为有太多的缺口,粘稠的腐肉无法再维持原本的样子……

就像是一栋高楼被撤掉了基石台柱,承受不住压力坍塌下来。

轰然塌陷的怪物,引来了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欢呼!

这座不久前笼罩在恐惧中的城市,再无半点恐惧。

高空中巨大的头颅终于跌落在地。

那道光一般的身影,停住了他的脚步,露出了真正的面目。

就和众人猜测的一样,他是唐景。

“唐景”一步步走向跌落在地的“舱室”。

毫不意外的,他将一脸错愕癫狂的红桃Q,从舱室里拖了出来。

唐景提着红桃Q的脖子,就像是不久前,红桃Q提着许灵一样。

因为白雾的出现,强弱倒转,一切都反了过来。

就在“唐景”思考着如何处置这个人的时候,一个俊美绝伦的男人,忽然出现在了“唐景”的眼前。

真正的唐景忽然间感受到了一股怪异的气息,很奇怪。

这个陌生而又风华绝代的男人,让唐景感觉到有一种难以言说的魅力……甚至会不自觉的觉得,周围变得明朗起来。

可周围的人,包括被扼住的红桃Q,似乎都没有察觉到这个人……

操控着唐景这具身体的白雾,那种厌恶也传达给了唐景,让唐景一时间,摸不清楚二人的关系。

“很好的玩具,直接杀了他的话,正义是正义了,但未免有些浪费,不如先困住他?”

“你要做什么?”

唐景发现,师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意念动了,这个人竟然能够听到?

他是师父的某个人格么?

“那个红桃六小丫头,是精神系恶堕,我可以教她一些方法,让我与这个红桃Q建立一些有趣的互动。”

有趣的互动?

这几个字不知为何,让唐景一阵恶寒,明明这个男人看着让人如沐春风一般舒服的。

“也行。”

真正的红桃Q,本体并不强大,因为要在黑雾扩散之前,来到雾外,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就如同许灵之前所说的,来到雾外就得重零开始。

所以红桃Q本体,面对此时的白雾,根本毫无还手之力,要引爆扭曲,也只能用“融合”的办法。

如果没有“唐景”,也许他真的能够成功制造一个人类现阶段无法战胜的怪物。

但这个世界,没有如果。

“唐景”没有迟疑太久,很快回应道:

“也行,但在你将他当做玩具之前,你最好套出一些有价值的情报。”

“我都说了,我退役了,拯救世界这活儿,我们这上一个时代的老k们全部歇菜了,我只想单纯玩玩。”

唐景听不懂这番对话。

师父则说道:

“那就没得谈,我现在杀了他,也好过让你拿去折腾。”

神秘的男人前面那番话,似乎只是象征性拒绝一下,立马就改了口风:

“算了算了,就依你一次好了。听他说要超越k,我这个农场老人,很想和他叙叙旧呢。”

喜欢末日拼图游戏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