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天不拉屎大便哪去了 好看站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张余、罗湘四人把酒言欢,谈笑风生。

可能是喝了酒的缘故,过了一会,罗湘就看向赵宣,说道:“你今天在老师面前,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我……我就是觉得,学校里现在有不少闲言碎语……别对老师的名声,有什么影响……所以才寻思着,老师能不能再招一个……”赵宣解释道。

“这些老师会想不到么,用得着你提醒……张余现在看起来确实不是科班出身,可那又怎么样,我相信日后必然会一鸣惊人……再说了,我不也是半路出家,改学的化学……”罗湘大咧咧地说道。

张余一听这话,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虽然于教授在武南大学地位显赫,可以将他特招,但他专业不对口,难免会惹出一些流言蜚语。

他不想罗湘和赵宣因为此事继续讨论,赶紧转移话题,“罗湘,你说你是半路出家,后来改学的化学,那你以前是学什么的?”

“我以前……”罗湘扬起俏脸,微笑着说道:“你猜……”

“这我哪猜得到……物理……”张余说道。

罗湘摇头,没有出声。

“生物……”

“国文……”

“数学……”

罗湘都是摇头不语,张余也想不出来还能是什么了,毕竟跟化学有关的,自己都说了。若说体育,貌似也不像,总不能跟自己一样吧。

“你也是学设计的?”

“噗……”罗湘一笑,“你再猜……”

“再猜……总不能是音乐吧……”张余笑道。

“这次猜对了……”罗湘点头说道。

“那怎么突然改行了?”张余问道。

“觉得做实验有意思,我就改行了……再说我的音乐细胞,实在不多……”罗湘笑着说道。

“你还不多呢……”孟秋实马上说道:“刚上大一的时候,就被称为武南双凤了,大家都在替你突然退出音乐系而可惜……”

“武南双凤……”张余好奇起来。

孟秋实随即说道:“武南双凤指的是武南大学的两大校花,金凤就是咱们罗湘了,银凤是萧月盈。不过……论音乐方面的天赋,萧月盈根本比不上罗湘,全是靠脸蛋长得不错……”

“也不能这么说,大家各有所长。在钢琴方面,她可要比我强多了。”罗湘谦逊道。

“她也就这点长处了,唱歌、跳舞什么的,哪样比得上你。”孟秋实又道。

张余真没想到,萧月盈也是武南大学的,甚至还是跟罗湘齐名的校花。若说长相,罗湘和萧月盈都是美女,相较之下,罗湘稍微能比今天见到的萧月盈差那么一点点。若说身材,萧月盈的那一对特别大,臀部稍微小了点,没有做到平行的S身材。但跟一般人相比,还是比较大的。罗湘则是稍微胖了一点点,她这种胖不属于肥胖,属于那种恰到好处的胖。有一些肉感,更能激发男人的欲望。

不过罗湘已经是研究生了,萧月盈应该也毕业了吧。

张余试探性地说道:“看来我这去武南大学还是晚了,只能看到咱们的金凤,看不到银凤了。”

“怎么看不到……萧月盈现在是音乐系的研究生……还在学校上学呢……以后有的是机会遇到……不过她现在名花没有主,追求者倒是挺多……但是以师弟你的实力,我相信一定有机会……”这次是赵宣笑着说道。

“我就算了,也没什么实力……”张余打起了哈哈。

说话间,孟秋实突然伸手往斜前方一指,说道:“萧月盈!”

张余、赵宣、罗湘一起看了过去,还别说,真是萧月盈,这可够巧的了。

孟秋实接着说道:“人可真不禁念叨,这一说就碰到了。”

“确实想不到。”罗湘也笑道。

张余的目光则是紧紧地落在萧月盈的身上。萧月盈四下扫了一圈,看起来是在找人,跟着一转身,朝舞池的另一侧走去。

酒吧内现在十分热闹,人头攒动,转眼间的功夫,就看不到萧月盈的影子了。

张余可不想让萧月盈脱离自己的视线范围。即便贾大师说了,这两天就能有消息,但以张余对贾大师的了解,说话别提有多不靠谱了。贾大师的眼里只有钱,钱到手之后根本不管后果,得混就混。张余就不行,拿了人家的钱,总不能真的啥也不管吧。

他还是希望,能够以萧月盈作为桥梁,见到萧祯道的。遇不到就算了,此刻遇到,哪能浪费机会。

张余当即施展天眼,酒吧的棚顶也高,起码能有八米,上帝视角一开启,跟着便找到了萧月盈的所在。

萧月盈从人群里穿过,很快走到了一个卡座之前。这个卡座里,只坐着一个人,是一个胖子,有点谢顶。

酒吧内十分嘈杂,距离又远,张余哪能听到两个人说什么。他只能看到,萧月盈隔着桌子站在胖子的对面,好像是说了些什么,然后胖子从包里掏出来一个信封,嘴皮子也动了动。随后,萧月盈掏出手机进行操作,片刻功夫,胖子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了看,跟着将手里的信封丢到桌子上。

萧月盈拿过桌子上的信封,伸手指向胖子,脸上的表情愤怒,说了几句之后,就行离开。

如此场面,难免让张余心下纳闷,这算是什

5天不拉屎大便哪去了 好看站

么意思。

他很快想到先前在郑浩基的家里,看到的萧月盈的神情,以及后来郑浩基夫妻的对话。

犯小人被一个狗仔勒索……

这个谢顶的胖子,会不会就是那个狗仔?萧月盈用手机操作,是不是在转账,而那个信封里的东西,就是一些相关证据。

张余不用调整天眼的视角,就能看到萧月盈去了相邻几米远的一个卡座坐下。跟着有服务员过去,萧月盈先点了东西。

等酒水上来,服务员退下,萧月盈就打开信封,查看起来里面的东西。

与此同时,张余的上帝视角还能看到,有一个戴鸭舌帽的人走到了谢顶胖子的卡座前。鸭舌帽站的位置,基本上就是刚才萧月盈站的位置。他先是和胖子对话,接着一切的举动都跟萧月盈一模一样。最后,胖子给了鸭舌帽一个信封,鸭舌帽拿着信封便走。

我靠!

这是啥情况……

难道说,被这家伙勒索的人,不止萧月盈一个。

嗯?

过了半分钟,张余突然发现,胖子的身子一栽歪,人竟然侧躺下去,然后不再动了。

喜欢驭房我不止有问心术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