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之涅荡的朱竹清 白洁被双飞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沈约话音落,本来荡漾的空间似乎都有凝结。

那深埋在大西洋底下的遗址,看起来更是寂静的可怕。

但行动中的静,本来就如寂静中的爆发般,都是某个剧烈转变的开端。

那双眼睛中终有寒光闪过……

眼中寒光不过一闪,随即泯灭。那双眼睛轻声道:“沈约,我说过,你不应该这么想我的。我不过是个催化剂。”

沈约盯着那双奇诡的眼睛,并没有退缩,“我师父告诉我过一个辨认世人善恶的方法,不要听他说什么,而是要看他做了什么。”

那双眼睛淡淡道:“很好的做法。”

沈约又道:“你方才给我讲了一个很好听的神话,但神话终究是神话,在我看来,神话和童话一样,都是某些人思想的理想产物。”

“哦?”那双眼睛简单的回应。

“在理想中,正义哪怕失败,可精神还会永恒的。”

沈约目光透彻,说的更是透彻,“但现实中,三只小猪再努力,也不可能盖出砖瓦水泥造的房子,小红帽的奶奶被吃掉,剖开大灰狼的肚子也不可能让其死而复生。”

那双眼睛似有叹息,“你毁灭了一些人的梦想。”

“毁灭的是幻相!”

沈约缓缓道:“如果你从小就给孩子灌输这种错误的思想,也就不能怪他们认知了真实的世界后,会举止失常。”

那双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似乎在重新打量着沈约。

谁都以为看清楚了沈约,但谁又都看不明白沈约,因为他总能在最迷离的时刻,说着最清醒的话。

举世皆醉你独醒不是说你捧着酒杯自说自话的埋怨世界的不公,而是你在所有人都自甘和虚幻为伍的时候,还能清醒的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这世界分裂的根本原因在于——我们一方面强调着真诚,一方面公然的说着谎话、编造着谎话再传输给下一代。”

沈约冷静道:“我们可以说要给孩子一个纯真的童年,但纯真怎么应该是由谎言来给予的?这本是自相矛盾的举动!我们编造出那么多荒诞可笑的童话,其实不是想要给孩子们一个美好,只是因为我们始终不肯正视自身的丑陋不堪,我们也无法解释自身的矛盾行为。”

那双眼睛仍旧沉默,但空间似更加剧烈的在震荡。

“我本来相信你们是个催化剂。”沈约缓缓道:“但听你说

斗罗大陆之涅荡的朱竹清 白洁被双飞

了一个神话后,我反倒感觉这个神话太过完美。”

那双眼睛终于道:“原来这样。”那双眼睛不等沈约说出,已经明白了沈约的意思。

掩盖之下通常都是有问题的!

“太过完美的神话往往不会真实。”

沈约沉声道:“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亦难有无缘无故的恨。二元论试图从根本切断了世间万物的联系,但在修行者看来,这世间万物都有关联,这就叫做因缘和合。”

那双眼睛默然下来。

“你的神话忽略了几个重要的问题,你们向往着星辰大海,为何会停留在此间教印加人科技?这世上三千世界都是虚指,你们如何肯在一个地方留恋不前?你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那双眼睛没有回话。

沈约清醒又道:“另外一个问题是——那些追杀你们的人,看起来如同恶魔,但他们除了杀了你们,又做了什么?”

那双眼睛中再有光芒闪烁。

“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你忽略了……”

沈约一字字道:“为什么只有亚特兰蒂斯遗址才有你们的神话传说,印加人如果尊敬你们,那他们原本的所在地,为何会供奉着维拉科查?”

那双眼睛听到“维拉科查”四个字时,其中似有怒火涌现。

“你说你们拼尽全力将恶魔赶出了地球,但恶魔在惶惶离开地球前,还有空改变了印加人的历史吗?”

沈约盯着那双眼睛道:“他们如果有空修改历史,那他们就不是仓皇离去的,这和你所言的事实根本是相反的。”

那双眼睛似有感慨之意。

“你不想解释一下吗?”沈约捕捉到那双眼睛的怒火,趁热打铁的追问。

那双眼睛保持沉默。

“你不想说,是因为你意识到——谎言终究不能是完美无瑕的吧?”

沈约淡淡道:“这几乎是确定无疑的,谎言,一定就会有漏洞。你既然不想解释,或许我来说另外一个神话版图会更合理一些。”沈约盯

斗罗大陆之涅荡的朱竹清 白洁被双飞

着那双眼睛道,“你介意吗?”

那双眼睛轻淡道:“看起来你知道的更多?”

这听起来像个笑话,数千年后的人怎么会比当事人知道更多的真相呢。

“我或许不能知道更多,但太多太多的因素汇集起来,再加上人性的真实分析,可以推知某些事情和真相。”

沈约凝声道:“据我推测,数千年前,当初来到这个世界的有两伙人,一伙叫做亚特兰蒂斯人,另外一伙人我不知道名字,但可以叫他们维拉科查。”

话音落,那双眼睛中寒芒倏闪。

“我说的不对吗?”沈约立即道。

“你或许可以叫他们西西里人。”那双眼睛终道。

沈约随即道:“西西里人的首领叫做维拉科查,亚特兰蒂斯人的首领叫做蛋,或者也可以叫做根,是不是?”

那双眼睛中终于透漏出讶异之意。

“蛋和根其实异曲同工,一个是动物的起源,一个是植物的根本,换句话说,无论蛋还是根,都试图以万物始源、造物主自居。”

沈约脑海中光华连闪。

有些事情是推知,有些事情却是凭空涌至,但一切光华渐渐组成一张脉络清晰的大网。

“因为喜欢以造物主自居,因此他们就喜欢控制对方的思想。”

沈约缓缓道:“一个造物主,若是连世间万物想着什么都不知道,那未免太过滑稽可笑。这就和一个程序员如果解释不了他自己编写的代码,很难让人觉得他是这个程序的编写者一样。”

那双眼睛缓缓道:“比喻的很好,说下去。”

沈约一直正视着那双眼睛,不放过那双眼睛透漏的一丝情感,“亚特兰蒂斯人喜欢掌控万物,但他们到了这个世界,却遇到了真正的挑战!”

喜欢极限警戒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