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登录入口 v1 0 含苞待宠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契丹有不臣之心。”

皇帝很愤怒。

四个宰相死气沉沉的。

皇帝有些恼火。

但他也知晓契丹无法让这些见多识广的宰相们动容。

一个契丹而已,等造反了再说。

这就是大唐目前的态度。

皇后觉得宰相这般敷衍皇帝很没品,“突厥起兵……”

瞬间四个宰相都抬起头来。

精神来了!

皇后缓缓说道:“不可能吧。”

皇帝给了她一个赞赏的目光,说道:“此事不好兴兵。”

许敬宗点头,“无故兴兵会引发那些部族心中不安,特别是奚族,奚族与契丹交好,这便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李勣说道:“如此可派了使者去。”

“英国公所言甚是。”

皇帝觉得这是最好的手段,“可令使者前去查探威慑,若是要起兵,那便起吧,随后灭了就是。”

汉唐对待异族就是这个尿性:听闻你要造反?赶紧,趁早,马上!

多番鼓励后你还不动就要骂人了。

——甘妮娘,你究竟动不动手?再不动手耶耶就来了哈!

而到了大宋就变样了。

啥?

草原有部族对咱们不满?赶紧,赶紧带着赏赐去,另外……封赏,马上封赏!

到了大明就好多了,从朱元璋到朱棣,把草原异族打爆了。随后子孙虽说不争气,但好歹也在一直打。

一直在边上没吭声的太子突然给了皇后一个眼色。

随后一张小纸条就递了过来。

这等小动作自然瞒不过皇帝。

他看了皇后一眼,见她好像是恼火的模样。

“陛下。”

皇后抬头,“平安主动请缨前去契丹。”

这后门都开到太子这儿来了。

李勣一脸纠结。

有事儿你进宫啊!或是上奏疏,竟然走太子这条线,啧啧!

回头小心挨抽!

时光流逝,李勣渐渐没了那些雄心壮志,只想稳住朝堂,安全下课。

但他之后谁能来主持朝堂?

许敬宗,李义府,上官仪……都不能,这三人都没有主持朝堂的威望。

他看了皇帝一眼,知晓在自己之后,再不可能出现一个威望如此的宰相了。

皇帝点头,“也好。”

……

“我才将毒打了士族豪强们一顿,他们正在四处寻地方出气,我这么往北边一溜,多少人想吐血。”

贾平安很是幸灾乐祸。

狄仁杰喝了一口茶水,“你不是想遁去,别人都会以为你是想遁去,可我却知晓你巴不得和士族来一场。”

王勃在边上伺候,闻言问道:“为何?士族庞大……先生难道不惧吗?”

狄仁杰抬头看着他,“你依旧没长进。士族再大,可军队在谁的手中?”

王勃恍然大悟,“他们不是关陇,关陇执掌兵权这才能改朝换代,帝王也得低头。士族手中无兵权,他们能作甚?”

“文!”

贾平安拎着自己的小茶壶,觉得胡子再长些就能退休了。

王勃一怔,“关陇走武,他们走文。”

“对。”贾平安就着壶嘴滋了一口茶水,“他们的优势就在于人多势众,而且那些人大多为官,辅以庞大的田地生意,以及庞大的隐户人口,已然是尾大不掉。”

“但他们也无法颠覆王朝。”

王勃敏锐的发现了这个问题,“如此士族就能和帝王和平相处。”

“是啊!”

贾平安说道:“也就是因为如此,士族官员才能宦途顺畅。你再看看关陇那些人,如今落魄的。”

晚些他被招进了宫中。

“给你一百骑。”

皇帝很是和颜悦色。

“此去就当是散心。”皇后叮嘱着。

“哦!”

贾平安很老实的应了。

“若是发现不对就回来,令人快马报信,朕再调遣大军镇压。”

看看,这个真的和旅游没啥区别了。

贾平安应了。

随后他去了修行坊。

“青衣!”

“谁?”

范颖出了房间。

此刻他身穿道袍,脚下芒鞋,手中还多了个拂尘。

“赵国公!”

范颖见到贾平安不禁双眸发红。

“老夫如今每日都去百骑,还操练什么……老夫大把年纪了还折腾……”

贾平安,你特娘的改名叫做贾缺德好了。

“赵国公!”

魏青衣出来了。

贾平安招手:“有些机密事。”

魏青衣自然而然的走过来。

“青衣!”

范颖呼唤。

“我没事。”

魏青衣回首,随后跟着贾平安出去。

“当年在终南山时,我……大概是十岁吧,就一个人满山转,曾经一次进了个山洞,三个时辰没转出来……”

魏青衣说的很轻描淡写。

贾平安问道:“那时候老范……就是范颖没管?”

魏青衣平静的道:“他那时候时常和人赌钱,一赌就是好几日。”

贾平安沉默半晌。

“贼精神!”

前世他下半日围棋都会头痛,赌钱连续赌好几日竟然没事儿,真的好精神。

二人在小巷子里转悠着。

左前方有屋子凸出占道,小巷本就不宽敞,这一下连车都没法进出了。

“违章!”

这一刻贾平安想到的是成立一个全新的部门,扫荡这些违章建筑。

“何事?”

魏青衣就背靠违章建筑问道。

“昨日百骑来报,辽河那边发现了些祥瑞。你知晓的,我从不赞同什么祥瑞,可陛下那边……哎!”

贾平安唏嘘道:“陛下说什么好歹去看看,别人他不放心,你可懂?”

魏青衣点头,“你仇人太多,就算是把传国玉玺给你,你也只能看着,但凡露出来,那些上等人就能把你围殴致死。”

“是啊!”

贾平安苦笑,“我并不想去,可百骑说了,那辽河中竟然夜里反光,咱们的人发现了,就悄然禀告。他们担心夜长梦多,你知晓的,那地方乱,契丹等部族在那里狩猎,还会抢人……”

魏青衣的身体微微后仰靠在违建上,“夜里反光?”

“对!”

这妹纸经常大晚上不睡觉跑曲江池里去转悠,好像还下去洗澡,可见有这个癖好。

投其所好!

贾平安很认真的道:“其实你知道的,我上有老……下有小,妻儿一堆,我就担心那反光的东西厉害,鬼神什么的,我怕这个。”

“鬼神从不可怕。”魏青衣补充道:“若是有的话。”

“你看你都有半仙的模样了,我这个……一介凡人,这不有些心虚。”

贾平安搓搓手,“要不……想请你跟着去一趟,好歹看看那所谓的祥瑞是咋回事。”

皇帝太抠门,竟然只给了一百骑。一百骑能做什么?

皇帝说大唐一百骑兵能护着你杀出可能的重围。

可我从来都没想过跑路啊!

魏青衣微微皱眉,“河中反光,莫非是有巨石?”

“没。”

贾平安说道:“海河中就算是有巨石,经年累月也被泥沙给覆盖了。”

从没见过大江大河的魏青衣皱眉,“山间的有。”

po18脸红心跳登录入口 v1 0 含苞待宠

山间的小溪中大石头不少,许多光洁如玉。

曲江池里也有。

贾平安一时间竟然没法解释了。

你和一个没见过大江大河的女人解释下面全是泥沙……她不信啊!

“哎!大江大河中的泥沙多着呢!我见过。”

声音是从违建那里传来的,就在魏青衣的侧面。

脚下一动,魏青衣就轻盈的飘到了违建的上面。

违建的侧面此刻多了一条缝隙,竟然是窗户。

窗户后面露出了一张油腻的胖脸。

“我说你们说了半晌,径直去水渠看看不就得了?水渠下面的石头早就被泥沙盖着了,何况大江大河。”

是哈!

魏青衣轻松的飘下来,油腻男咋呼一声,“还是个美人呢!去,只管跟着这个好汉去,这人我一看就稳靠,只管去。”

魏青衣伸腿。

呯!

窗户关住了,油腻男的声音也没了。

“我去!”

……

视线内全是白茫茫的一片。

唯有两行车辙看着是黑的,一直延伸到天尽头。

百余骑在这等情况下缓缓而行。

贾平安看了左边的魏青衣一眼,这妹纸看着依旧云淡风轻。

大腿不痛?

没磨破皮?

魏青衣看了他一眼,“原先我经常往来于终南山和长安城之间,每次都是快马。另外,原先我也曾去访道……”

这个大概就相当于后世女驴友,还是独来独往的那种。

贾平安自问都没她这等勇气和本事。

惭愧。

“嘿嘿!”

身后传来了笑声,听声音就不正经。

“滕王。”

副使李元婴应道:“在。”

此次不知皇帝处于什么目的,竟然把他丢到了使团里。

贾平安指指前方,“我觉着该到了,你带些兄弟去看看。”

李元婴楞了一下,“前面是饶乐都督府……过了才是松漠都督府。”

“我累了,想在饶乐都督府歇个脚。”

李元婴暗自叫苦,就带着十名骑兵前出。

身后的贾平安在低声说,“这里就是后世的京城……再过去就是饶乐都督府,祖先一路披荆斩棘,为我们争取了偌大的生存空间……”

李元婴自然不知晓自己眼前的土地在后世寸土寸金,不,是寸土寸钻石。他若是知晓马蹄下的一小块土地能让一个人此生衣食无忧,大抵会发狂。

大唐在边疆地区施行的是羁縻政策,所谓羁縻就是你必须要臣服于我,但你的部族依旧由你统领。

奚族便是其中的一个部族。

……

寒冷的冬季,没有什么比坚固的屋子更让人感到温暖。

屋子不小,中间烧着一个火堆。

李匹帝坐在火堆边上,微红的脸带着些油光,偶尔抬眸,眸子里的野性让人心惊。

作为大唐饶乐都督府的都督,他还是奚族的统领。

下面就是奚族五部的首领,也是大唐封赏的五州刺史。

阿会部的首领伸手在火堆边上烤着,“阿卜固说了,大唐如今和吐蕃争斗,这便是咱们的机会……”

“可他们刚扫荡了辽东。”

处和部的首领眼中多了贪婪之色,“辽东三国荡然无存,据闻大唐还渡海灭了倭国,堪称是无敌。阿卜固是想寻死吗?”

阿会部的首领抬眸,手无意识的在火堆边上来回晃动,“阿卜固说大唐固然灭了辽东三国和倭国,可这几战打下来他们也损失惨重。此刻吐蕃和突厥正在虎视眈眈,大唐无暇他顾,正是咱们的好机会。”

处和部的首领微笑,“他想如何?”

“你早已知晓,何必再问。”阿会部的首领不满的道:“咱们若是和契丹人联手,就能割断了大唐北方的联系,哪怕是他们的辽东也只能渡海往来。若是他们逼人太甚,咱们就干脆进攻辽东……”

处和部的首领微微皱眉,“可营州有唐军。”

“灭了就是。”阿会部的首领狞笑道:“灭了营州,咱们就能窥探辽东。大唐在辽东的统治并不稳妥,他们不断在移民,可太慢了,如今辽东依旧有不少高丽人百济人,乃至于新罗人。若是咱们在辽东搅一番,大唐会如何?”

“他们会哭!”

“哈哈哈哈!”

众人都看向了默然的李匹帝。

李匹帝干咳一声。

他看看众人,缓缓说道:“看看吧,等开春看看。若是牧草好,咱们就跟着试试。”

众人不解。

李匹帝张口。

He~tui。

一口浓痰吐进了火堆里,嗤拉声不断。

他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温水,惬意的叹息,“牧草好,就算是唐军来了,咱们的牛羊膘肥体壮,怕甚,大不了全数迁走。”

从他接任后,奚族就不时反叛,随后就是安抚,再反叛,再安抚……

每一次奚族都能获得更多的利益。

众人不禁都笑了起来。

“若是成功了,咱们说不好还能在北方建立一个庞大的部族,就和匈奴、突厥一般。”

李匹帝放下水杯。

“有马蹄声。”

在这等时节,基本上没急事不会这般疾驰。

马蹄声在屋外停住,接着一个将领推门进来,零星雪花被寒风席卷了进来,旋即被热气鼓吹爬高,飘飘荡荡的……

将领说道:“发现了大唐的使者,说是什么宗室皇子。还有十名骑兵。”

“使者?”

众人面面相觑。

阿会部的首领问道:“不会是走漏了消息吧?”

李匹帝摇头,“咱们经常反叛,大唐早就习惯了。多半是长安听到了风声,所以派了使者来安抚,带了来,说不得此次我还能娶个公主,哈哈哈哈!”

已经和大队脱离了十日的李元婴来了。

他面色发青,双手缩在袖口里,哆嗦道:“还有多远?”

他们的周围是百余骑兵,虽然人数占优,但这百余骑兵却如临大敌般的紧张。

而那十名大唐骑兵神态从容,若非此行的性质是使团,弄不好有人就敢挑衅。

带路的将领回身道:“马上到。”

身边的通译低声道:“此人说自己是宗室子,可看着满脸油腻,莫非有假?”

将领也颇为狐疑,不断回头看看李元婴。

看本王作甚?

身边的骑兵低声道:“大王,要小心他们突然动手。”

“动手?”李元婴的腿颤抖了一下,“本王不怕。”

骑兵赞道:“大王果然是悍勇。不过无需担心……”

李元婴心中一喜,“若是动手,可能杀出去?”

瞬息骑兵的眸中全是自信,“就算是死光了,咱们也能弄死这里的九成奚人。”

这里百余骑兵,加上外围稀稀拉拉的数十骑兵。

也就是骑兵认为兄弟们能以一当十。

李元婴的脸微微一颤,“好,好啊!”

从此他的腿就抖个不停。

“他看着有些紧张。”

通译不断回首观察李元婴的情况。

将领冷笑,“他为何紧张?莫非是骗子?”

通译摇头,“骗子不能。至少那些骑兵不像是骗子。”

将领回头看了一眼,眸中多了些忌惮之色,“那些骑兵看着毫无惧色,雄壮……自信,应当就是大唐骑兵。”

这是天下独一份的自信。

通译心中有些发酸,“咱们的也不差……”

一队骑兵从前方迎来,那灰扑扑的甲衣,有些旧的兵器,加上灰头土脸的军士……

再回头看看那雄壮的大唐骑兵。

“哎!”

通译叹息一声。

“文书何在?”

打头的是个官员,在马背上盯住了李元婴。

文书?

“本王乃是副使,文书在正使手中。”

李元婴一直不理解皇帝把自己丢进使团的用意,刚开始他觉得这是一次很美的旅行,但一路被冻成了狗。

“副使?”

官员眸色一冷,“正使何在?”

骑兵们缓缓逼近。

呛啷!

拔刀声不绝于耳。

长刀不可怕,可怕的是长枪。

周围长枪如林,渐渐逼近。

李元婴深吸一口,“想动手?”

官员在盯着他,“正使何在?”

李元婴笑道:“本王不知。”

这一刻他忘掉了畏惧。

官员举手,骑兵们一步步逼近。

越来越近了。

李元婴拔刀,心中哆嗦了一下,喊道:“他们胆敢动手就杀了!”

一直不动的大唐骑兵们拔刀。

呛啷!

十把横刀!

刀光闪烁。

没有人畏惧。

没有人紧张。

李元婴长笑道:“奚人想灭族吗?来,只需杀了本王,长安的陛下就算是把府库打光了也得把你等斩尽杀绝!”

官员的手纹丝不动。

周围的骑兵在逼近,长枪已经快临身了。

有人突然楞了一下,“看左侧!”

众人齐齐偏头看去。

就在左侧两百步开外的一个小山包上,刚冲上来一骑。

“果然,奚人心怀叵测!”

一直在侧翼跟着李元婴的贾平安策马冲上了山包。

他回头,“大旗上来!”

段出粮举着大旗冲了上来。

红色的大旗下,贾平安淡淡的道:“跟着我!”

阿宝长嘶一声,接着冲下了山包。

段出粮紧紧地跟随在后面。

噗!

风猛地吹动了大骑,上面的唐字来回招展。

“是谁?”

官员眸子一缩。

数十骑兵跟随冲上了山包,接着一泻而下。

马蹄声如雷,可更让官员忌惮的是他们这里有数百骑,而对方数十骑却毫不畏惧,气势一往无前。

他回头问道:“是谁?”

李元婴笑的很是幸灾乐祸,“赵国公。”

“贾平安?!”

李元婴缓缓看去,数百奚人皆面无人色。

……

月底最后一天,诚恳求月票。

喜欢大唐扫把星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