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叔不可以在这里 公交车诗晴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宁晓凡的攀登很顺利,用这种方式攀爬,手上用不了多大的劲道,双手着附树身稳住上半身即可,主要用劲的地方是腰力和脚下。

一路向上,有了枝干和树冠,宁晓凡的攀爬更为顺畅,而攀登工具在这个时候完全可以不用了。

抵达树冠,还没完全登顶,宁晓凡透过枝叶已经能看到很远的地方。只是朝四周扫了几眼,他就有了发现,东南方向一片波光粼粼,距离约莫两公里左右,竟然有一处巨大的湖泊。

水源有了!宁晓凡没想到这么就找到水源,这也太容易了点吧?湖泊意味着水源,那么大个湖泊,还愁什么水源问题?

应该是淡水湖吧?也许是太容易找到水源的缘故,宁晓凡心下忍不住犯了嘀咕,自己的运气应该没那么差,不可能找了个咸水湖。

暂且不管什么咸淡,宁晓凡动作麻利的滑下大树,收拾好背包,朝着东南方向行去。

都了不到一公里,宁晓凡心里顿时稳当了,因为,在他前方出现了一条蜿蜒小溪。

溪水淙淙,听在耳里甚是悦耳,到了近前,溪水清澈,能清晰看到铺层在溪底的砂石,以及那摇曳的水草,甚至,还能看到游弋在溪水中的小鱼小虾。

蹲在溪畔,宁晓凡掬起一捧溪水,用唇轻轻的碰触了一下,舌尖轻舔,没问题,是可以饮用的淡水。

宁晓凡敢直接品尝,完全是因为溪水里有鱼虾的缘故,当然,溪水里有没有寄生虫就不知道了,所以,他也只敢用舌尖触及一下,尝一尝是否能饮用的淡水而已。

溪水的流向正事东南方向,那处巨大的湖泊应该是淡水湖无疑了。

宁晓凡很开心,最重要的水源不但解决了,而且,光是这小溪里的鱼虾,就能不会令他饿着肚子。

食物和水解决掉,这个生存问题还算是问题吗?

感觉到自己接下来的生活会很滋润,宁晓凡继续朝湖泊方向行去,而他的脚步也变得轻快起来。

靠近湖泊,宁晓凡听到阵阵波涛之声,这生存之地也太鲜活了点,湖泊居然还有潮汐现象。

巨大的湖泊已经近在眼前,光是目视已经不能测量出面积,原因很简单,这个湖泊的形状并不规则,远处的水面延伸到一处峡谷,峡谷之后的湖泊有多大根本就看不到。

不过湖泊面积再大,对宁晓凡来说也没多少意义,要说真有什么用处,这处湖泊的鱼类应该很多罢,介于此,宁晓凡不由暗赞自己有先见之明,事先准备好了鱼线和鱼钩,鱼钩还多大5枚。

沿着湖畔走了一小段,仔细观察了一下湖畔边缘的潮汐痕迹,现在不是涨潮的时候,观察了一下,涨潮最高也就蔓延过湖畔三米高度。

这样一来,要选择在湖畔驻扎,必须在三米高度以上。

湖畔区域能够驻扎的地方很多,宁晓凡走走停停,经过一番选择,还是

皇叔不可以在这里 公交车诗晴

感觉自己来时靠近溪流的地方好要好一点。

有溪流,取水洗漱都比较方便,闲暇还可以搞点小鱼小虾打打牙祭,另外,在距离小溪不远的地方,约莫二十多米距离,有一处由巨大岩石构成的小山崖。

宁晓凡打算把驻扎之地就放在山崖之下,心中有了选择,他直接转身朝小溪处返回。

到了那处巨大岩石构成的山崖之下,宁晓凡更加满意了,首先,这些巨大的岩石极其坚固,没有任何水土流失的痕迹,在山崖下安营扎寨,不用担心塌方,或是头上会掉下石头什么的。

不但如此,在山崖底一处崖壁表面凹陷进去一块,凹陷的面积并不大,深不到三米,高三米五,宽约莫四米,整个面积差不多就十来个平方。

面积虽小,却可以遮风避雨,至于拓宽面积很简单,宁晓凡带有放水篷布,再砍伐一些木料,即可搭建一个不错的庇护所。

而且这里的地势还真是不错,距离湖畔约莫五十多米,高出湖面十多米,不用担心潮汐的影响。

在凹陷的岩壁之前,还有一块面积六十多个平方,地势平缓的土地,只需把地面的一些石头清理干净,宁晓凡就有办法把这一小块土地规划得妥妥当当。

站在这块准备长期驻扎的地方,宁晓凡先是在脑海里仔细规划了一下,还随手捡了根枯枝,不时的在地上写写画画。

不一会儿,地面上画了不少图案以及一些数字,约莫一个小时后,宁晓凡长长的呼了口气,庇护所的搭建设计差不多规划到位,接下来就是动手的时候了。

宁晓凡没戴手表,也不知此时是什么时间?不过看天上的太阳的方位,此时距离中午时分还有一两个小时,这样算下来,这个生存之地的时间,似乎和外面没什么差别。

天气晴朗,有整整一个下午时间来搭建庇护所,时间很充足,不说能够完成,把材料准备齐全还是没多大问题的,眼下还没到午餐时间,可以先干两个小时的活。

搭建庇护所,首先是选材。

在这片所谓的生存之地,有山,有树林,木材是不缺的,选材自然也很容易。

树林距离巨石山崖不过三十来米,距离很近,宁晓凡进入树林,略过参天大树,打算选取一些碗口粗的木材。

像这种碗口粗的树木有很多,可供宁晓凡随意选择,而且还不用担心什么乱砍乱伐的干涉。

大致挑选了一下,宁晓凡选定了冷杉作为搭建庇护所的木料。

冷杉树干笔直,碗口粗细的木料比比皆是,稍微粗一点的还可以用作打地桩。而且,冷杉的树皮含有带有香气的树脂,可以用作驱虫燃料,另外枝叶还能用于铺设顶棚。

选好冷杉,宁晓凡提起手斧甩膀子开干,手斧很锋利,一颗碗口粗细的冷杉树,最多砍伐三十余下就能伐倒,平均下来,最多一分多钟就搞定一株。

当然,这不算中途休息的时间。

宁晓凡年轻气盛,从地下世界出来后,体质和力量都莫名的提高了一些,具体提高多少不清楚,但比以前的身体素质好是肯定的,还能够确定一点的是,饭量相较以前,足足提高了两倍有余。

连续砍伐十余株冷杉树,宁晓凡除了稍稍有些气喘,身上的汗多冒出不少,并不感觉有多累。

不过,宁晓凡还是打算休息了一下。

略事休息,宁晓凡有些口渴了,当即走到凹陷崖壁前,开始捡拾起地面的乱石。小的碎石暂时不去管,只捡取约莫人头大小的石块。

不一会儿,就捡取了一堆石块。

在崖壁前的土地中央,宁晓凡把捡取的石块按照半圆形堆砌起来,很快,一个一尺多高,直径半米的野外石头灶就搭建好了。

石头灶搭好,宁晓凡就近捡拾起枯木树枝,周遭附近别的不多,木柴却是捡拾不尽,没用多长时间,石头灶旁就堆了一大堆木柴。

取出拔出别再腰间的剔骨小刀,刮了点树皮和树脂,裹成一团作为引火绒,跟着取下挂在脖子上当作吊坠的镁棒,然后就着引火绒,用剔骨刀在镁棒上轻轻刮蹭了几下,摩擦所产生的火星很快就引燃了引火绒。

接下来就简单了,添加干燥细枝,等火苗稍微大了一点后,再添加稍粗的木柴。

整个过程下来,也就一分多钟时间,一堆篝火就这么形成了。

点燃一堆篝火看似很容易,但没有丰富的野外生存经验,想要点燃一堆火却是很难,更不用说只消耗了如此短的时间。

如果遇到一个没什么经验的外行,光是用正确的方法使用镁棒引燃火绒,估计都得耗费十几二十分钟时间。

石头灶和篝火有了,宁晓凡添加了几根胳膊粗的木柴后,起身走到放置背包的地方,打开背包,取出专门烧水和用餐的套装合金锅,把套装最外层的合金锅和盖子取出,然后走到溪边,在溪水表面稍微涤荡了一下,打了大半锅水。

水打好,宁晓凡从柴堆里取出几根胳膊粗,一米多多长的柴棒,用刀在几根木棒的底端简单削成尖锐状,跟着用分别把四根加工好的柴棒交叉插在石灶两侧,分别用藤条绑缚好,再用粗木棒捶打几下夯实。最后,用一根木棒横在交叉的架子上,一个可以悬吊合金锅的烧水架子就搞定了。

把合金锅可以用于悬挂的拎把挂在横木上,接下来就只等水开锅了。

水开得很快,取下烧水的合金锅,宁晓凡从背包里拿出保温杯,把锅里的水倒进保温杯里。

保温杯装满,锅里还余下不少水,也不浪费,套装用具里除去套装外层的合金锅,里面还有两口稍小的合金用具,可以当成锅,也可以当成碗,可谓多用餐具套装。

取出最小的碗状餐具,倒了大半碗,晾了一会儿,宁晓凡小口喝着,感觉水温合适,再等会儿就成凉白开了,宁晓凡口渴不耐烦再等,直接大口大口的喝得一干二净。

合金锅里还有不少水,用盖子盖住,完全凉了下来就是凉白开,等接下来的活干完,随时可以饮用。

砍伐还没完成,身上的汗有些多,宁晓凡干脆脱了T恤,又换了条中裤,甩开膀子继续开干!

伴随着阵阵伐木声响起,时不时的咔嚓断裂声传出,一株株冷杉树倒在地上。

不知不觉,已过了中午午餐时分,差不多1点半了,宁晓凡总算是停了下来。

他大概算了下砍伐了多少冷杉树,原计划六十来根木料可以搭出框架,不过,砍到四十多根的时候,他心里就没怎么计算数量了,中途歇息了两次,补充了点水分,趁着力气还够,一口气又砍了三十多根,只是搭建庇护所框架的话,想必是足够了。

当然,这只是简单粗糙的庇护所框架,想要住得舒服,这点木料肯定是不够的,不过在生存之地要待的时间不会短,相信有足够的时间慢慢修建。

眼下,先把第一天能够勉强入住的庇护所搞定再说。

冷杉树伐倒,还要修整枝叶,这时个细活,需要不短的时间,宁晓凡口不渴了,肚子却在咕咕叫了。

正常的午餐时间早就过去,宁晓凡现在可是一点吃的都没有,想要快速获取食物,消息里的小鱼小虾比较容易捕捉,不过,前提需要编制鱼笼。

宁晓凡这会儿可不想耗费力气和

皇叔不可以在这里 公交车诗晴

精力了,那么还有一个方法就是钓鱼,湖泊那么大,相信不会没有鱼,鱼线和鱼钩是现成的,伸缩鱼竿也是现成的,就连可以在水里发光的引诱型鱼饵也是现成的。

还是钓鱼吧,不费脑不费力,只需放下鱼饵等待即可。

宁晓凡再次补充了点凉白开,取出鱼竿,安装好鱼线鱼钩,朝着湖畔走去。

湖畔有几处礁石,有几块紧邻水面的礁石较为平整,开礁石的高度,即便是涨潮了,也淹不到礁石顶部,简直就是天然的钓鱼台。

调试好鱼漂,宁晓凡把鱼竿架好,就安静的坐在一旁,静等鱼儿上钩。

湖面波光粼粼,远处的水面还有水禽游动,像是野鸭子,宁晓凡砸了咂嘴,这里的食物很丰富啊。

野鸭子在湖里游弋不好捕捉,但这些野鸭子的窝可是在岸边啊,相信寻找一下,不难找到,即便捉不到野鸭子,野鸭子的蛋也是不错啊。

这些在湖里悠闲游弋的野鸭子,此时还不知道,它们已经在宁晓凡的食谱里了。

一阵微风拂过,舒适而又惬意,这会儿要是有根烟抽就好了。

可惜香烟不在他的携带物资当中,毕竟能带的物资有限,即便进入这里之前还余有重量,但怎么轮也轮不到把香烟携带进这里啊。

好在宁晓凡的烟瘾不算很大,吸烟也只是吸个情怀,享受一下饭后和歇息时吸烟的惬意感觉而已。

阵阵微风不停,宁晓凡汗津津的身躯感到了一丝凉意。这微风吹着虽然舒适,但身上的汗很多,老是被风吹着容易感冒,在野外患上感冒可是大事,大意不得。

宁晓凡瞅鱼漂还没动静,赶紧朝驻扎地走去。

喜欢破坏专家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