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之阴阳双修系统 状元的小公主(1v1)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泉南南部的一个镇,去年划入南部山区开发行列,从今年年初开始,就来了很多外地人,有做设计监理的,有忙着施工的,有运送材料的,还有一些其他讨生活的人。

人多除了乱,还意味着消费大增,本地人纷纷将闲置的房租出租出去,拆迁前能挣一笔是一笔。

有个黑色大门紧闭的大院里面,聚集了很多人。

“齐步走!”有人高声喊道:“1,2,3,4!”

整齐的脚步声在偌大的院子里响起,接着是整齐嘹亮的口号声。

周围住的全是工地上上工的外地人,镇上的派出所关系早就打好了,他们几乎是半公开的进行军训。

方蓉夹杂在队列中央,前后左右全是她的帮扶小组成员。

每个人都很热心,过来这几天,嘘寒问暖不说,甚至连袜子都帮忙洗。

走了几圈,暂时可以休息,方蓉一个人想静一会,琢磨琢磨接下来怎么办。

即便再粗心大意,这时候也知道所谓的万美健康食品公司有问题,想走根本走不了。

身份证和毕业证叫人收走都是小事,问题根本没法对外联系。

方蓉那个郁闷,咋就这么倒霉?

短短几天的时间,一起过来的几个人里面,已经有人投降,开始往这边拉人了。

得益于姐姐和姐夫有时候会说的一些事,方蓉虽然不怎么聪明,但心里没有投降,更没有被那些打饭、洗碗和洗袜子之类的小事所打动。

她终归有个在报社做副总编的姐姐,有个当警察的姐夫,日常的闲言碎语中,多少听到过一些。

以前没放在心上,此时此情却想了起来。

所以,方蓉表面上还算配合,以免吃不该吃的苦头。

刚来的时候,她对这里的人说过,有个总裁哥哥、警察姐夫和记者姐姐之类的,但没人相信。

都认为她跟以前来过的很多人一样,为了离开胡编乱造。

谁相信吕氏餐饮老板的妹妹跑来这种公司应聘?

但长时间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以前经常十天半个月的不跟家里和姐姐联系,等他们察觉到她失联,黄花菜都凉了。

而且她是个女的,万一有什么事,后悔莫及。

训练结束,帮扶小组的人拉着方蓉进了一个临时加装的板房,一阵嘘寒问暖之后,担任小组长的一个三十左右的女人留下来,准备帮方蓉展开业务。

这个公司起源于南方,后来进入北方发展,期间吸纳了不少北方相关从业人员,做事不再像南方时那般有耐心,吸纳新人进来以后,尽快就要成果。

板房内布设特别简单,就一张普通的木桌子和两张凳子,方蓉暂时找不到机会,表现的倒还算乖巧:“红红姐,这些天我想了很多人,很多联系方式,总觉得不得要领,而且……”

叫做红红姐的小组长提着个包,拉开凳子坐在旁边,因为方蓉一直很配合,显得很有耐心:“一步一步来,不要着急。”

她做着心理工作:“小方,第一次开口确实难,我刚来的时候,也是这样,思前顾后,正常现象。”

方蓉谈不上多聪明,暂时只能维持这个看似比较配合的态度,再多她也抓瞎。

“咱们做的是国家工程,是国家支持的。”

这话既是在给方蓉找理由和借口,同时也是红红姐加强自个的心理建设:“你看,选中了人,咱们是在帮他,让他过来参加培训,参加国家级的工程,帮着他摆脱贫困,对不对。”

方蓉机械性的点头,心说自个熟悉的人,个顶个的有钱,就你们这能挣到的这点小钱,像姐姐姐夫,还有吕冬那些人,谁会看在眼里?

来了这里,看到要付出那么多,才能把人诓来,钱还要一层一层的剥,到她手里剩下的那点,方蓉真瞧不上。

心比天高惯了。

就跟上班总是做不长一样,方蓉作为一个真正见过有钱人的女孩,一旦觉得付出的有点多,挣的有点少,立马就不想干了。

但这里不同外面正规的公司,她亲眼见过同来的一个人想跑,被人抓回来暴打。

她是个女的,一旦跑没跑掉,恐怕不是暴打这么简单。

红红姐一套一套的:“咱们这是帮助人,叫亲朋好友一起来挣大钱,这也是响应国家的号召,共同富裕……”

方蓉就跟个应声虫一样。

红红姐瞧着,心里叹了口气,这人是不错,就是笨了点。

笨点也好,笨有笨的法子。

“你听我说,小方。”红红姐打开包,拿出本子和笔来:“把你熟悉的人的名字和电话,一一写下来,咱们回头分析他们的工作、性格和收入,看能从哪方面帮助他们。”

方蓉接下笔,说道:“行。”

红红姐很有耐心:“你沉住气,今天不干别的,就干这个,等会我再过来找你。”

人出去,门关上,方蓉稍微松了口气,盯着本子,写下宿舍几个同学、方燕和吕冬等人的名字,但她这种人没心没肺,电话号码都是记在手机上的,真正能记住号码的就有限的几个人。

或许可以趁此机会把手机要回来,然后打电话报警?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方蓉自个就摇了头,看电话的时候肯定有人盯着,不可能让她一个人打。

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才有机会,要不然引起注意,后面会被人盯得更紧。

什么时候才能一个人?

想了一会,方蓉想到了,偶尔上厕所的时候。

这里高墙大院,将近三米高的院墙,没人能翻出去,城乡结合部条件一般,都是旱厕,大茅坑臭气熏天,长尾巴蛆到处乱爬。

一般去上厕所,盯着的人不上的话,都是在门口等着。

厕所就在院墙跟前,爬也爬不上去,跑也跑不掉。

方蓉敲了敲脑门,该怎么办?

比起姐姐方燕来,她不是很聪明,但危机跟前,人脑袋多少能活泛一些。

方蓉想了一会,目光就盯在手中的笔和眼前的本子上,有了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总归要试试,毕竟这样当应声虫拖下去不是办法。

她可是亲眼看过,很多房间男女混住,因为刚来,新人稍微有点优待,她能跟帮扶小组的女的单独住,待长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跟一群男人晚上睡在一个屋里,简直太可怕了。

方蓉从本子上撕下一张纸,为防止红红姐察觉,只撕了两张

特种兵之阴阳双修系统 状元的小公主(1v1)全文阅读

,拿笔准备在上面写电话。

考虑到现在的人都不愿意管闲事,尤其不愿跟警察打交道,她没写报警。

想了一会,方蓉写了吕冬的名字和电话,特意注明吕氏餐饮公司老总,同时交待自个是吕冬的妹妹,被人绑在这里,如果有人肯打电话通知吕冬那边,能得到1万元重谢!

本地人,不认识吕春和方燕,肯定知道吕冬。

写好的两张纸塞进衣兜里,方蓉起码的耐心还是有的,没着急出去,拿笔写下一个个名字,除了少数几个,其余的后面都没写电话号码。

过了一段时间,红红姐回到板房里面,问道:“小方,咋样了?”

方蓉说道:“大部分人都不记得电话号码了。”

红红姐不奇怪,因为很多人都是这种情况,就像方蓉刚进来的时候,吹牛皮我认识某某某想要吓住人一样。

“没事。”她安慰道:“我打了申请,过两天你手机就能送过来。”

方蓉点点头,说道:“红红姐,我想去个厕所。”

红红姐应下来:“行,我陪你一起去。”

俩人出了门,朝厕所那边走的时候,方蓉看到地上有几块小石头,借口蹲下来系鞋带,悄悄拿起来攥在手里。

简单分成男女厕的旱厕大茅坑怎么打扫都不会很干净,十月上旬的天不算多凉快,苍蝇蚊子的还到处飞,厕所坑里满是蛆。

红红姐终归是个女的,还是城市里长大的女的,就没进去,在门口等了一会。

无聊的走过来走过去,隐约听到有啥东西落地的声音,红红姐抬头看,没发现异常,问道:“小方?”

厕所里传来方蓉的声音:“红红姐,这就好了。”

红红姐放下心来。

…………

日头偏西,附近工地上下工的人,有的从这边走,厕所墙外是卫生街,寻常没人过来。

天色暗下来,有几个戴着安全帽的外地工人吃饱喝足从大院门口走,其中一个冰啤酒喝得多,憋不住去上厕所,钻进卫生街里面。

没带纸,只好捡树叶子用,见到地上有团团起来的纸,就捡起来准备留在最后用。

树叶子踩在脚底下,拆开纸团叠起来,根本没看纸。

上完厕所,这人跑了出来。

卫生街恢复了安静。

天色黑透,没人会跑到卫生街去,这个市郊小镇,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天刚亮,小镇变得热闹起来。

上工的工人开始忙碌,连原本镇上的居民也少有的焕发出一些活力。

有年纪大的老头老太太,习惯的捡路边扔的废纸和空瓶子,收集起来准备卖钱。

原本大路上扔的一些瓶子、纸和袋子,一晚上让风吹进了路两边的胡同里。

有个六十左右的老头,一手提着编织袋,一手拿个夹子,看到大院旁边的卫生街上有空瓶子和废纸,就走了进去。

夹起塑料瓶子扔进编织袋里,旁边还有团废纸。

对于勤俭一辈子的人来说,蚊子再小也是肉。

老头夹起废纸,刚准备扔进袋子里,感觉份量不对,下意识接到手里,拆开发现里面是块小石头,接着发现废纸上有字。

仔细辨认一眼,脸上的皱纹拧了起来。

真的假的?吕氏餐饮的吕冬?

老头是泉南本地人,知道青照吕魁胜的大名。

他不自觉的摸出个诺基亚手机,假的就当扔上两毛钱话费,万一是真的,岂不是凭空捡钱。

喜欢拼搏年代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