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小说 和表姐同居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方卓自己开车去见兰花区长,半路上还捎带了永和地产的刘肃毅。

不知道这位和老裘是怎么搭上线的,只知道永和地产在浦东新区也算小有名气。

刘肃毅孤身一人上车,没带秘书,规规矩矩和易科总裁打了招呼,等过了两个红绿灯后才聊起来。

“方总,你说徐明昌这回能平安落地么?”刘肃毅说起这两天被热议的新闻主角,徐富豪的官商关系在申城颇为有名。

“出不来了。”方卓随口说道。

刘肃毅本来是想找个能共鸣的话题,打算推测、探讨一番,不曾想听到一个极其肯定的答案。

他愣了愣,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

方卓余光瞥见刘肃毅的表情,稍一转念就明白缘故,立即补了一句:“嗯,我猜的。”

刘肃毅点了点头,嗯,我不信。

他知道方总能听到的话比自己多,能打听的消息比自己广,出来的时间也比自己短……

刘肃毅想了想,换了个话题,抱怨道:“方总,我公司和华夏银行有一笔贷款,他们愣是关了我一天才让我回来,态度还很粗暴,这回肯定不是申城本地的人。”

“唔,一天么?有够长的。”方卓倒是没觉得对方态度有问题,他回忆了一下,“我临走的时候有个领导握手,听着是有京音。”

刘肃毅尽管在车里,也是放低声音:“我听说这次有工作组是中字打头的。”

“怪不得底气十足。”方卓笑了笑,“老徐不愧是大富豪,面子很大。”

这个时候,你怎么能笑出来的,还是说,已经有了更清晰的信号?

刘肃毅觉得当前情况还很严峻,没法体会方总的心情。

他止住继续寻找话题的冲动,在心里告诫自己,等会多听少说。

今晚依旧是在兰花区长家里见面——其实方卓觉得可以在外面找个地方聊,和上次过来有所不同,家里已经没了兰花的影子。

客厅里静消消,电视没开,灯光有些暗,两位领导在抽烟。

“郑哥,裘区长。”

方卓延续自己的习惯称呼,刘肃毅则是喊了两人的职务。

“坐吧。”郑丹锐掐灭烟,示意两位坐下。

方卓坐到沙发,观察了下,茶几上有残留的茶杯,先前已经有其他人和领导进行过沟通。

郑丹锐用了个和蔼的语气,开玩笑式的说道:“小方总一切顺利吧?”

我这被人问了一次话,咋还降级了呢?你以前都叫我方总的。

方卓不太适应这种口吻,心里微微吐槽,答道:“挺顺利的,这几天在参加互联网行业发展会议,没别的情况。”

郑丹锐喝了口茶,问道:“听说你是给上面打了个电话?当时怎么没打给我。”

方卓能打电话的时候直接挑了个最大的,市里的大头目都护不住他手下的人,这副头目嘛……

他委婉的说道:“情况突然,就想着赶紧解决问题,公司里有事,纽约那边也等着我回电,都挺紧急。”

客厅里人都听出来潜在的意思。

“也是。”郑丹锐没生气,随即亲口证实工作组的级别,确实是来时路上刘肃毅所听闻的中字头。

方卓默默听着,顺手也点燃一支烟,又给刘肃毅发了一颗。

“这回的事影响不小,他在会上发了火。”郑丹锐口中的他就是市里大头目,“还拿你举例。”

方卓愕然:“拿我?”

因为考虑未来几年的状况,也因为知道徐明昌是谁的人,他即便在能接触的场合也从没试图去靠近过那位。

“说工作组乱弹琴,举你的例子。”郑丹锐引用了原话,“说‘就那个易科的小方总,带过去问话,查出来什么了?影响人家上市公司的股价怎么办?都这样瞎搞就是在破坏经商环境!还要不要申城经济的稳定!’”

方卓心情微妙,原来进门的那声‘小方总’是这么来的,他略一沉吟,说出自己的感觉:“矛盾有点尖锐。”

郑丹锐微微点头,忽然问道:“你的贷款没问题吧?”

方卓扭头看了眼老裘。

裘迪一直没怎么说话,被这一眼看得忽然有些心惊肉跳,莫不是这家伙借着关系也弄了很多违规操作?

他连坐姿都变直了,出声道:“你看我干什么?”

“哦,有笔贷款是临安农行那边给的。”方卓解释道,“还有些贷款也是银行方面非要帮忙解决贷款使用问题硬给的,易科的资金流很好,融资渠道也很顺畅,贷款方面用得不算多。”

“而且,我和华夏银行没打过交道,农行、工行比较多,有些是京城那边走的,申城这里做过股权质押,也解押过了。”

方卓进攻新浪所用的一部分资金是来自国内银行的股权质押,但这个在私募交割李家利润的时候顺手还掉了。

他知道现在在严查贷款方面,所以解释的细致。

郑丹锐点头,又问道:“医科呢?医科的贷款呢?”

“羊城那边有一笔地皮的抵押款,程序上没问题。”方卓略微一点,这是郑哥帮忙的,继续说道,“医科拿到一些荣誉后也有银行放款,和申城这边没关联,也没什么异常。”

裘迪松了一口气,恼火的说道:“当时问你什么兰花区长是怎么样的?”

方卓当晚就让柳洋洋转述了情况,现在也没不耐,描述了一遍自己的两小时经历。

旁边的刘肃毅一直老老实实听着,到了这会听到小方总的情况才知道两边的态度完全不同,他这待遇比自己强太多。

“这个绰号……”裘迪郁闷的剜了一眼方卓,都是这这家伙往家里送了八盆兰花,然后其他人登门看见,还以为自己很喜欢兰花。

家里、单位渐渐都出现了更多的兰花。

狗屁的兰花区长,天理何在!

裘迪连连摇头:“他们莫名其妙的问你是干什么?我们有利益输送吗?”

方卓没吭声,觉得这是老裘自言自语式的抱怨。

裘迪有点急了:“哎,方卓,你这咋又不说话了?今天老郑在这呢,他是我领导,你得还我一个清白!”

方卓斩钉截铁的说道:“没有,绝对没有。”

真没有,私募基金落户浦东、医科总部搬迁到浦东、牵线合作半导体公司,这都是企业和地区发展的双赢。

而且,就算有,这也不能说啊。

刘肃毅眼观鼻鼻观心,静静呼吸。

郑丹锐也是事情出来之后第一次见裘迪,之前送走上一拨客人时问了一句他和方卓之间的情况,他还是相信两人之间的清白的。

毕竟,方卓连自己都是逢年过节送送茶叶而已。

不过,关于工作组询问裘迪,这里面就透露着古怪。

上面来的人难道是对新区的工作有意见么?或者,老裘这个位置有些碍着谁的眼了?

郑丹锐这么想着,倒是更觉方卓听到这问题之后的快速反应值得称赞。

他重新点燃一支烟,和裘迪讨论了一下来自工作组的意图,中字头的工作让人很难不往深处联想。

方卓听了片刻,犹豫了一下,忍着没开口。

“你有话就说,这又不是外面。”裘迪注意到对面易科总裁的表情。

方卓点点头,慢慢的说道:“郑哥在往上想,我觉着也未必就是,工作组不全是京城来的,还有本地的。”

他举例道:“就好像我在总裁办给供应链一个命令要采购配件,供应链买来了我需要的,但也可能顺手买点别的。”

郑丹锐和裘迪对视了一眼。

“关于这次的情况,工作组毕竟还用了本地的人,既然用了,那大头目到底是不是提前知道呢?他就真没有一点察觉?”

“知道有这么个事,要是换了个我,可能就紧扣四个字,借题发挥,反正,有枣没枣打三竿,万一呢?”

方卓只说到这里,他对大头目的印象既有当前工作中的听闻,也有后世媒体的剖析。

老裘从临安调来,还是政协里捞出来的。

郑哥是从上面来的,信息化建设有功劳。

这两位和申城本地的不太一样,而那位一直就在这里耕耘。

方卓记得上一回在这里打牌,当时纳闷郑哥为什么有时间,他就说“挑子被拿走了”,不是他撂挑子,是被拿走了。

堂堂一个副头目,还能有什么人发力呢?

郑丹锐脸色微微变化,这几天他总是见到领导发火生气,又见工作组真的被挡了不少,考虑的点都在这方面。

裘迪凝眉不语,手指上的烟气弥漫着模糊了脸庞。

这个话也就止在这里了。

关于兰花区长,最先就从方卓这里反馈到裘迪,随后据了解,其他人也或多或少被问到。

好在,裘迪行事作风比较正,他来到新区一心就是谋发展,求上进,并没什么乱七八糟的事。

“刘总呢?你和华夏银行有往来?”裘迪换了个话题。

刘肃毅听到问自己,赶忙答道:“是,是,有一笔贷款,现在银行那边要抽贷。”

裘迪问道:“有困哪吗?”

“有一些困难。”刘肃毅实话实说。

裘迪看向申城首富,郑丹锐拿杯喝茶。

好嘛,怪不得是这位一起参与谈话呢

方卓悟了。

他面不改色的说道:“回头看看易科这边怎么拆借一笔款子出来,先解燃眉之急。”

刘肃毅连忙道谢,他在新区这边有工程,华夏银行一旦抽贷,资金链的风险就很大,偏偏,其它银行现在也很谨慎。

现在,只要得到支持,过了这段时间就能缓过来。

裘兰花手下的小问题被解决,话题便过渡到近日被广泛报道的徐明昌,也就顺势聊到同样引起注意的东八块项目。

这个项目原本就比较招人眼,它的零土地出让金颇有些难以言述的意味。

不成想,和香江财团竞争而笑到最后的徐明昌居然出事了。

虽然还没给他定性,可这个项目的命运显然再次出现转折。

方卓听到聊这个,也就简单叙述了一下来自李嘉城基金会董事周凯旋对自己的接触。

这话一出,郑丹锐就轻轻皱了眉。

“和黄很有实力,市里不愿意给它开发么?”刘肃毅有点奇怪的问了一句。

郑丹锐淡淡的看了刘肃毅一眼。

方卓淡淡的看了刘肃毅一眼。

压根不关心其它区的裘迪想了想,也淡淡看了刘肃毅一眼。

刘肃毅的后背真的流汗了。

“方总怎么想?”郑丹锐恢复了自己的称呼。

方卓眨眨眼,

肉小说 和表姐同居

思索片刻:“房地产肯定要平稳,这个项目已经在拆迁,现在引进和黄,市里不一定想要话语权那么大的开发商。”

“和黄自己的想法、对这一块的规

肉小说 和表姐同居

划,包括背后的人,这都让开发前景不明朗。”

郑丹锐询问道:“你呢?你对这个项目怎么想?”

方卓有点迷惑,答道:“没什么想法,易科和医科都没有相关业务。”

“关于这一块,我倒是听到一种声音。”郑丹锐平静的说道,“有人说,倒了一个申城首富,再换一个申城首富来开发就是。”

方卓哭笑不得:“有这样开发的?等等,我也不是申城首富啊,真要说,我是徽州首富……”

“大家都这样说,前阵子你和徐明昌不还在媒体上争这个。”郑丹锐说道。

“不是我和他争,是他和我……”方卓无奈摇头,“这是哪里传出的声音,太傻了。”

裘迪咳嗽两声,捻灭烟。

郑丹锐点点头:“我让人放出来的声音。”

方卓:“?”

“房地产开发嘛,又不是让你亲自去盖楼。”郑丹锐示意了一下旁边的永和地产老总刘肃毅,“你找人合作合作,拉几个地产商,树一个招牌,把这块好好开发,我也好说话。”

郑丹锐用熟不用生,对于方卓的行事比较放心,房地产开发有什么难的,徐明昌也不过就几年而已。

“这……”方卓瞬间想了很多,还是委婉的想拒绝,“市里不能同意吧?老徐刚进去,我这后手抄了他的项目,人家怎么想我,名声都坏掉了。”

“市里可以争取,他拿你当例子要经商环境,给工作组施压,你最近医科的表现也被人看在眼里,一块项目开发又能怎么样。”郑丹锐来申城同样也要做事的,不以为然的说道,“本地开发商总是比外来的安稳,你说呢?”

方卓沉吟,隐约感觉到来自郑哥的迫切。

在这个事上,以徐明昌的出事来用自己人进行建设,这也是想借题发挥拿到一些工作的话语权啊。

喜欢重塑千禧年代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