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都市修仙漫画 磁力宝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想到了这,李世民不禁有些唏嘘地长叹了口气。

“那两个不要脸的混帐,唉……朕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置他们。”

“陛下,要不,罚他们的俸禄?”赵昆暗戳戳地怂恿道。

“罢了,这事毕竟不是公务,实在不适合放到明面上来处置。

赵昆,你赶紧去甘露殿,拿前几日朕刚得到的那个琉璃把件,一会给阎卿送过去。”

看着赵昆匆匆而去的身影,李世民没奈何地摇了摇头。

罢罢罢,眼不见,心不烦,还是回甘露殿看书,至少清静。

不过程老三你这个混帐小子,等着,老夫总能寻着由头,收拾你这个年轻后辈里的厚脸皮。

至于李绩,堂堂兵部尚书,为了一幅阎立德的书法作品,居然如此厚颜无耻。

实在是令李世民除了摇头之外,真无话可说。不愧是能跟程咬金相交数十年的挚友,果然是一路货色。

此刻,正蹲在兵部衙门里边,美滋滋地欣赏着阎立德书法大作的李绩突然感觉鼻子发痒。

好在他以武人的意志力,及时地歪开了脑袋,总算是没把喷嚏打在这副书法大作上。

美滋滋地欣赏了一遍,李绩总算是心满意足地又卷了起来,找了一个装书画的长盒,将此物小心地搁到了里边。

至于程处弼,一个喷嚏之后,揉了揉鼻子翻身跃下了马背,拾阶而上,来到了刘弘基的府门前。

很快,就会匆匆赶来的刘仁实给迎往中庭,前往刘弘基经常呆的书房而去。

#####

正在书房之中的刘弘基带着一脸意外的惊喜道。

“哎哟,处弼贤侄,你可真是够难请的啊,哈哈哈……快快过来坐下。”

程处弼快步前行,到来刘弘基跟前一礼答道。

“伯伯说的哪里话,小侄这些日子实在是忙,若是不忙,早就该过来拜访伯伯了。”

“你小子,行了,赶紧坐下吧,那个仁实,你去忙你的吧,老夫有事,得好好跟这小子聊聊。”

刘仁实有些懵,但还是老老实实地答应了一声之后退了出去。

而刘弘基却没有第一时间开口,而是走到了房门口,将那书房的门给关上。

这才回到了案几前与程处弼对案而坐。呷了口茶汤之后,刘弘基笑眯眯地开始话家常。

程处弼有些懵逼,摸不清楚这位刘伯伯的套路,只能随口附合。

半天之后,刘弘基这才嘿嘿一笑。“对了有件事,老夫知晓你医术高明,所以特地寻你过来。”

程处弼很是自信地一笑,朝着刘弘基大包大揽地道。

“伯伯莫非你是有哪里不舒服?若是病了只管开口就好。”

“不不不,不是老夫,是老夫的一位挚交好友。”刘弘基赶紧否认道。

程处弼有些狐疑地打量着刘弘基,总觉得这位长辈似乎也是在搞无中生友那一套。

“你小子那是什么眼神,怎么不相信老夫的话?”

被程老三的目光看得有点发毛的刘弘基,直接就黑下了脸喝道。

“信,伯伯你说什么我都信。”程处弼呵呵一乐,随口敷衍了句。我信你个鬼……

如果说在其他方面,程处弼或许对自己的判断力不是很自信的话。

但是在面对患者时,程处弼却有着极为敏锐的观察力。

凭着刘弘基那种浮夸的语气,还有过度紧张的表情,程处弼已然能够断定,十有八九刘弘基是在无中生有。

只是,对方不乐意泄漏病患身份,想必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又或者是这个病有点难以启齿……

唔……指不定就是类似前列腺之类的下三路的病痛。

程处弼推理到这,嘿嘿一乐,直接就把犹豫了半天正要开口的刘弘基给笑毛了。

“程老三,你小子鬼鬼祟祟的笑甚子?”

看到块头彪悍,面目肌肉群十分结实的刘伯伯开始有黑脸的趋势。

程处弼赶紧低眉顺眼地表示歉意,顺便认真地询问起了刘弘基到底他那位朋友得的是什么病。

打量着程老三,总觉得这小子那表情似乎不像是一位认真严肃的医者,更像是一个兴奋得快要吐舌头的八卦小子。

刘弘基满心不乐意,可是一想到那个病所带来的难言之瘾。

刘弘基最终还是幽幽地长叹了

重生之都市修仙漫画 磁力宝

一口气,心中一横,当即问道。

“那个处弼贤侄,我那位挚友,他嘛……嗯……结果吧……”

程处弼呆呆地看着在跟前表情显得有些鬼鬼祟祟的刘弘基。

大意就是他那个莫虚有的好朋友,早年也是浪得飞起的人物,结果不知道是不是不正经的活动太多了。

这两年感觉自己有点不太敢上阵,主要是刚敲锣,大军未发,就已经有偃旗息鼓之相。

#####

让他那个莫虚有的好朋友十分地烦恼,求医问药也不老少,可是都不太见效果。

这让人十分的心烦,以至于都快要抑郁了。

等到刘弘基吧啦吧啦的一顿说之后,抿了一口茶汤润了润嗓子,这才冲程处弼一笑。

“大概就是这么个情况,我觉得贤侄你在医道之上很有造诣,比那些寻常医者可是强多了。”

“所以啊,我就告诉我那个挚友,让他别着急,我来替他找医者,这不,就找到贤侄你来了。”

程处弼呵呵一乐。“多谢刘伯伯看得起我,不过这个病他治疗过了没有?最好能够说得更详细一点。”

“比如说你……咳,毕竟说他之前的时间长短,硬度等等……”

刘弘基的脸直接就黑了下来,铜铃一样的大眼睛盯着程处弼,半天才生硬地道。

“这些个,老夫怎么好意思打听,不过我那好友,过去绝对是个纯爷们,不一夜不下床的那种明白了没有?”

看着明显开始凶光毕露的刘弘基,程处弼很是无奈,这位可跟黑脸老头李渊不一样。

毕竟那位好歹还会顾忌下身份,至于跟前这位,呵呵……

真特娘的,老子的主业是外科,不是特么的不育不孕生殖科的好不好?

这么少的资料怎么治,难道我用外科手术,给你老人家在你的小兄弟里边竖根金属物?

咦?这个办法也不是不可以?就是不知道刘大将军乐不乐意他的如意金箍棒变成不如意金属棒。

喜欢大唐第一世家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