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老师会在这里 叶辰萧初然最新更新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第814章诛魂灭魄之刑

听了天蓬真君这句轻蔑之语,瞎了双眼,少了一臂的人将唯一的手向上抬了抬,五指张开,掌心皮肤竟缓缓裂开,霍然出现一只眼珠。

那独眼转动,看了看天蓬,又缓缓合拢,如此异状,倒让天蓬也吓了一跳。

那人这才嘿嘿一笑,道:“大真君,论修为,在下确实连您的一根小指头都比不上。不过,左某善于用谋。”

原来此人,正是当初的刺师左言。

这位仁兄原本好好儿的,就为了刺杀王太子殷受,被陈玄丘搞得自毁双目。之后又去算计陈玄丘,结果再失去一臂,实在凄惨。

不过,他还真是一只打不死的小强,不但始终顽强地活着,现在正是飞升天界,成了神仙。

天蓬晒然道:“谋略,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有什么用处?”

左言微微一笑,道:“我以凡人之躯,用谋略,杀过神仙。”

天蓬吃了一惊,失声道:“什么?你怎么可能做得到?”

这瞎子是左言,他旁边那个难兄难弟,自然就是徐伯夷了。

徐伯夷听到这里,微微一笑,道:“我们不但做到了,而且,我们两个凡人,用计杀了三个大仙人。”

左言一字一句地道:“飞天凭风都头石灵官、寅宫正刻菊灵官、晚朝太岁郭灵官!”

天蓬一愣,讶然道:“他们不是五百灵官么?随都天纠罚大灵官王恶讨伐人间,于鹿台一战中殉职。”

徐伯夷嘿嘿笑道:“他们的确再未回归天庭,不过,却不是死在鹿台战场,而是逃亡途中,遇到了我们兄弟二人。”

左言道:“我只略施小计,便叫他们三人乖乖上当,封印了自己的修为,乖乖任我们摆布,夺了他们的修为,吞噬了他们的内丹,飞升天界,成就神位。”

天蓬目光一闪,说道:“他们当时,必然受了重伤。”

左言道:“那也是神仙,可以将我们一把捏死的上仙。”

天蓬说不出话来了。

鹤羽笑吟吟地道:“小朱啊,他们两个所言非虚,我已经查证过了。这两人最擅长阴谋算计。当然,以你天河水军之强,也未必怕了她九天玄女,不过有此二人相助,总可省下许多的功夫。”

天蓬这才明白鹤羽为何不怕当着这两个人的面,和他商量杀人灭口之事。

这两个人是弑神而成神,天庭绝不容许这等大逆不道的行为,否则天庭根本不保了。因而,天庭一旦知道真相,必诛此二人。

所以,多疑的鹤羽才能毫无顾忌地将他们引为心腹,不怕泄露自己的污点。

天蓬点点头道:“好,那么,你二人不妨说说,本帅要对付九天玄女,当如何行事?”

天蓬看了看这两个只有金仙境界的小瘪三,又强调道:“本帅有大罗金仙修为,而九天玄女,已经是混元大罗金仙,单打独斗,我绝非对手。两位有什么奇思妙想,可以说了

为什么老师会在这里 叶辰萧初然最新更新

!”

……

陈玄丘换了女装,点绛抿唇浅画眉,薄施脂粉略梳妆,瞬间就从一个英俊男儿变成了一个清丽的女子,形容气质顿时大改,任谁看了也难想象,这个美人儿竟然是陈玄丘,顶多觉得二人形貌有些相似。

他纵身进入天河,天河水军中早已流传了他的相貌,一见是微服私访的军正栾玉落归来,忙纷纷向栾军正行礼,然后还是按规矩验过了他的腰牌,方才任他离去。

陈玄丘一走,这帮水军就纷纷各施本领,四下通知亲朋好友:纠察军纪的军正栾玉落回来了,这女人微服私访一趟,也没抓到哪个兄弟行为不端,只怕是憋了一肚子火,千万莫要撞到她的枪口上。

陈玄丘也不理会这些水军的小动作,只管往天河水下八百丈深处的军正司前去,正驭水而行,而见一位神将,带着八个执鬼头刀的小校,辟水而来。

两下里撞见,陈玄丘便站定了身子,那神将忽然瞥见一个女子,俏生生地立在水中,衣带飘飘,宛如洛神香妃,先是

为什么老师会在这里 叶辰萧初然最新更新

一奇,不晓得是何方女仙来了天河,待定睛再一看,才认出是军正栾玉落。

那神将忙停了身子,拱手道:“原来是栾军正当面,失礼,失礼。”

陈玄丘微笑道:“走犬将军,这是往哪里去?”

走犬眼神飘忽了一下,打个哈哈道:“近来北极星域不太平啊,栾军正乃天庭遣派,应该知道一些端倪。大帅不放心,命我时时巡游天河,以防不测。”

陈玄丘依旧拟着女声儿道:“原来如此,走犬将军辛苦了。”

走犬嘿嘿地道:“此乃份内之事,不敢言辛苦。军正大人回来了就好,最近恐将生出乱子,栾军正这段时间还是不要离开军正司了,以防不测。”

陈玄丘浅浅一笑:“多谢走犬将军提点。”

走犬哈哈一笑,领着八个执鬼头刀的小校扬长而去,陈玄丘看着他们从面前一一行过,也往军正司行去。

走犬到了天河水牢,叫人开启狱门,雕刻着水神凶兽的青石大门缓缓开启,便带着八名小校进入其中。

这一路行去,许多牢房里关了违犯军纪天条的天兵天将,瞧见走犬将军昂然在前,后边八名小校,各执鬼头大刀,不由纷纷扑上来,抓着牢房的栏杆,瞪大了眼睛看着。

如此阵仗,这是要杀人呐!

而且出动了八名刽子手,恐怕杀的还不只一个。

他们今日要杀谁?

走犬将军也不理会他们,昂然前行,一直走过关押着许多囚犯的牢房,再往前去已是空置的牢房仍不停下,再前往越过一片空牢,前方便是关押四值功曹和丁未神将南山雁的所在。

四值功曹和南山雁各据一间牢房,呆呆坐在地上,不言不动,直到走犬将军率人走过来,方才缓缓抬头。

其实他们虽然修为被禁制,却也不至于就搞得蓬头垢面如此狼狈。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没了念想、没了盼头,早晚就死的人,还管仪容做什么?

如今的五人,才是做到了无视一副臭皮囊。

看到走犬将军,南山雁才缓缓站起身来,沙哑着声音道:“时辰到了么?”

走犬将军道:“南山雁,我劝你,还是认罪画押吧。只要你肯乖乖配合,大帅便答应,斩你之后,不灭你的魂魄,由我亲自押送至冥界,亲眼看着你喝下孟婆汤,送你投胎转世。你本仙人,是有仙缘的人,转世重修,也未尝没有机会再登天界。”

南山雁放声大笑:“哈哈哈哈……”

走犬将军愕然道:“你笑什么?”

南山雁眼泪都笑了出来,嘲讽道:“我为什么要修仙?为什么要再登天界?就为了看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丑恶嘴脸?转世重修,再登天界?忘却了前尘,依旧死心踏地为那无耻的昊天效命吗?哈哈哈哈,简直是笑话。”

走犬将军恼羞成怒,喝道:“住口!”

南山雁轻蔑地看着他。

走犬将军道:“只要你肯认罪画押,至少可保一丝真灵不昧,转世轮回。若是不然,神魂俱灭。南山雁,无论如何,你都死定了,何如退让一步,为自己谋个前程。”

南山雁悲笑道:“若非我利令智昏,想为自己谋个大好前程,何至于受此无妄之灾?一丝真灵不昧又如何?没了这一世的记忆,没了这一世的情感,前世我是谁,来世谁是我?与我有何相干。“

走犬将军狞声道:“这么说,你宁愿彻底陨落了?”

南山雁道:“那好的很呐,我再也不用看你们这些丑恶之人,更不用和你们这些丑恶之辈为伍。”

值年功曹李丙击掌道:“骂的好!南山雁,你先行一步,我们四兄弟随后就来。”

值时功曹刘洪大笑道:“死了好,死了好,死了干净,哈哈哈哈……”

走犬将军冷笑一声,道:“执迷不悟!来啊,先杀南山雁!给我先斩其身,再斩其魂,叫她神魂俱灭,永不超生!”

八名执鬼头刀的小校吆喝一声,打开牢门,便闯了进去。

南山雁情知必死,心如死灰,也不反抗,只是昂然而立,闭紧双眼,挺起了她天鹅般修长的颈项。

PS:求点赞、月票!

喜欢青萍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