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术士的重来人生樱花动漫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莫文斌这一矜持,就矜持到千人宴结束。

苏武好不容易才把他想了起来,过来跟莫文斌碰了碰杯子。

然而这会已经不是说话的时候。

卢修杰和他们的六百粉丝已经酒足饭饱,留下狼藉的杯盘,纷纷眉开眼笑地满意告辞。

他们中有不少人是文蓝的歌迷。

按照惯例,晚上八点的时候文蓝会在醒狮驻地唱歌。无论她唱的是新歌还是老歌,对忠实的歌迷来说都是个难得的机会。

他们得先去占个好位置。

最后,见客人都散了,莫文斌还没机会和苏顾说上几句话。

他只好带着孙女郁郁离开。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九点不到,韦惠的大哥韦刚拎着礼物站在了苏武家的院门外。

他是来祝贺的。

昨天苏武拆下养心谷祖祠那根顶梁柱不久,韦刚就收到了消息。

和族人一番商量后,他带上礼物押着养心谷给动物们订购的各种食材,一大早就赶到了村子这边。

看着前面紧闭的朱红色大门,韦刚脸色复杂。

随着养心谷在旅游界的名声越来越响,即使是非节非假的工作日,来往的游客也络绎不绝。

顺带着养心谷周边村子的经济也渐渐活跃起来。

韦家庄就是其中最突出的例子。

他们现在的日子不知道比以前好多少倍。甚至一些族人泛活了心思,也学着养心谷的模样,不再外出打工安心地留在了村子里。

人心活了,思路就开扩了起来。韦家庄除了继续向养心谷大规模提供各种建材外、食材外,也纷纷琢磨起该如何借起这里东风来。

这次韦刚过来养心谷,除了祝贺苏武外多少也有些自己的想法。

他正犹豫着是该敲门时还是大喊一声提示里面的人,后面的小巷蹬蹬蹬响起了脚步声。

回头一看,原来花儿一般的苏晴。

“韦刚?”苏晴和韦惠这大哥还算熟络,此时见到他出现在养心谷站在苏武家门前也不意外。

她嫣然一笑:“你站在这作什么?进去啊!”

韦刚擦汗,吱吱唔唔一番,才把自己的为难说了出来。

这里面有头狮子,没得到主人应允前他可不敢随便推门。否则被狮子啃上一口,他该向谁哭去?

就算安安不咬他,不经主人允许随便进去,惹恼了苏武那也是个麻烦。

他们韦家庄现在是铁了一条心,准备死心塌地巴上养心谷这条大船,想走上同共致富之路。

真要因为一扇门而惹恼了苏武,他韦刚非落得个里外不是人不可。

苏武可不会因为他是韦惠的大哥就对他另眼相看,到头来该怎么处理还是怎么处理。

苏晴嘻嘻一笑,推开了虚掩的院门,“跟我进来吧。恰巧我也有事要找小五。”

韦刚眼前一亮,赶紧谢过苏晴,跟着她后面走了进去。

院子里,东南角的一个小花坛。

苏武和苏晚父女俩拿着锄头穿着高统胶鞋在挖坑,他们准备在花坛里种些树苗。

花坛外的廖金海心疼得直跳脚。

“苏老弟,你轻点行不行?”

“虽然不知道你从哪弄来的这些树种,但你到底知道不知道手里的树种值多少钱?”

“那是金丝楠木,一吨几十万!”

“那是银杏,举国难寻!”

“哎呦哎呦,老弟你小心点、轻点、温柔点!”

苏晚正了正头上戴的可爱蕾丝帽。

她蹲在苏武旁边,小手喜滋滋地扒着地上肥沃的泥土。一会儿捏成个猴子,一会儿堆成个狮子。完全把这当成个好玩的游戏。

“胖伯伯,你好吵好吵啊。”

廖金海顿时像被掐住了脖子,下意识地收了声。

苏武瞪他骂他踹他,胖子也不当回事;然而眼前的苏晚要是多抱怨几句,那他可就真有可能被人赶出这座宅子。

“就是。”苏武赞同地笑笑,他叮嘱了女儿几句,才不以为然说道:“瞧你个老孙哥,不就一些小树种,值得大呼小叫吗?”

说完,他扭头看了看苏建国所在的东厢院。

这些日子马叔除了顾着家里新建的屋子以及盯着自家小徒弟的功课,其他时候都在认认真真地雕着东西。

那是他之前接到的木雕活。

这些活的底子都是些珍贵的木料,金丝楠木只是其中的一种。

经过一番埋头苦干,他终于在重阳节前几天完成了几座精彩绝伦的木雕。

雇主们过来一看,顿时大开眼界叹为观止。一时间苏建国的名字在传统木雕界里再是广为传颂。

很久以前苏建国还没被评为非遗传人时,苏武就让他雕刻时注意着手底里的木料。

如果那些经过处理的木料有活着的木质木渣,那怕一丁点树芯或树皮都行。

就挑出来告诉他。

苏建国虽然不清楚侄子有什么目的,但他向来信任苏武,对他的请求更是不打折扣地执行。

几个月来经过一番又一番仔细查找,终于让苏建国真的找到一些还有些活性的木棱,赶紧拿给了苏武。

苏武直接把这些边皮棱角的木渣送到自己的空间里种下,试着用万能空间水浇灌。

他当时并没太当回事。

这些树渣活了的话自然是好事,这样一来村子里又多了些珍异树种。如果活不了的话也就随它们去,反正是举手之劳。

没想到几天下来,等他再次给安安和饭团取小鱼时,才发现这些木料已经长成一株株小苗。这才想把他们移植出来在家里找个地方种下。

当然,这些珍贵的树种一直栽在空间里自然长得更快更好。但不移出来让其他人观赏知道,那和暴富后锦衣夜行有什么区别。

而且在迁出来时,他也折了些枝条扦插在空间的地上,用不着担心迁植出来的树种会因为水土不服而枯萎。

当然,通常也不会枯萎就是。

然而廖金海可不知道这些。

他大清早练完武术就过来让苏武查看自己的病情。结果一眼就看到父女俩在轻慢这些珍贵的树种,差点当场得了心脏病。

“唉,晚晚的帽帽真漂亮。”苏晴云一般轻盈地走了过来。

她好奇地看着花坛里忙碌的父女俩,“一大早的,你们在种什么呢?”

小姑娘笑嘻嘻地又正了正头上的蕾丝帽子,顿时觉得旁边的胖伯伯更加可恨。

站在旁边都这么久了,居然也没舍得夸一声可爱的晚晚。

“姑姑,晚晚和爸爸在种树呢。”

苏晴点点头,见怪不怪。

养心谷这里四季的气候都差不多,并不存在暴冷或暴热的情况。因此春天种树或秋天种树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小晴你来了,真是太好了!”见到苏晴,廖金海终于舒了口气。

他痛心疾首地指了指花坛里乱扔在地上的十几株小树苗。

“小晴你赶紧劝一劝你这不着四六的堂弟。这些可是极其珍贵的树种。然而他们父女就这样对待它们……”

廖金海说着说着,都替那些树种委曲。

他愤愤不平道:“知道你们有钱,可是也不能这样浪费啊。要是不上心把它们弄坏了甚至弄死了,那可怎么办哟。”

珍贵的树种?

苏晴家里可是种草药的,当即精神一振,赶紧好奇地打量着地上的小树苗。

然而她看了半晌,却是认不出这些树苗到底是什么。

廖金海赶紧走过来。

“这是金丝楠。小晴你应该听说,不用我多说。这株是银杏,它可以说是树中的活化石,珍稀得不得了。这是……”

廖金海巴拉巴拉地把他认得的树种介绍了一番,苏晴还好,旁边的韦刚差点把下巴都惊得掉了下来。

好不容易才介绍完,廖金海苦着张脸:“小晴你说你堂弟是不是太过份?”

苏晴嘻嘻一笑。

廖金海刚才说的树种,她有些听过,有些没有听过。但既然能并列放在一起提起,估计也是些了不得的树种。

但她却不以为然。

抬眼看着不远处院子中央那棵高大挺拔的碧桐树,苏晴笑着切了一句。

“又不是碧桐树,有什么好紧张的?”

对养心谷人来说,什么金丝楠、银杏树……或许很值钱,然而都比不上每

回复术士的重来人生樱花动漫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家每户种在院子里碧桐树。

因为那是他们的根。

哈哈!

苏武翘着大拇指开怀大笑,一副知我者非晴姐也的模样。

“姐说的不错,这些树种算什么。那比得上我们的碧桐树!”

廖金海差点吐血。

这是两回事好吗?

喜欢我的女儿我的家乡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