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教授 要撞坏了 小说 pgone大几把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凡有人聚集的地方,就一定有利可图;而当人们开始相互合作的时候,创造的财富就将成倍增长。

对于这一点风暴师上下始终深以为然,并且为了财务自由和光明的未来而身体力行。

就在安森和冬炬城议长敲定食盐贸易和军事基地的同时,到场的军官团其他人也没有闲着,纷纷四下出击,趁酒宴开始不断和各个殖民地议长与重要代表们交涉。

法比安中校拉上杰森·弗鲁豪夫骑兵中尉,在大厅某个小角落里截住了红手湾议长皮特·查塔姆,商量矿石贸易。

作为一个产业和白鲸港高度重合,但偏偏港口又不如白鲸港的港口城市,红手湾的地位一直很尴尬,长期作为一个不上不下的中转站存在,靠走私和抽关税勉强保持营收。

随着正式向帝国宣战,过路税自然是不用想,走私倒是日益猖獗;好处是一部分“有门路”的红手湾商人比以前赚得更多了,坏处是这部分议会收不到税,财政亏损到入不敷出。

对于这个昔日的竞争对手,法比安给出的建议是“产业转型”——既然走私猖獗,那就干脆暂时放弃,甚至主动笼络和为走私贸易提供方便,同时利用剩下的人手大力发展矿石冶炼。

红手湾有煤,有铁,而且还有充足的畜力与数量众多的“兽奴”,人口也相当稠密,完全有资格进军冶金行业。

过去帝国全方位的限制殖民地的发展;将红手湾压榨成最最普通的原材料供应地;但无私的克洛维人可以向他们提供技术升级,派人给他们建工厂,未来甚至还有资金方面的支持。

当然,条件也不是没有——首先工厂的所有权属于卢恩家族,红手湾议会最多只能拿三分之一的股份,同时必须以低廉的价格提供土地以及原材料供应。

作为回报,产出的钢铁白鲸港将全部收购,并且卢恩家族也将向红手湾议会纳税——这等于红手湾什么也不用干,一座印钞机就从天而降,大喜过望的皮特·查塔姆当然不会拒绝。

另一边,同样嗅到机会的小书记官抱着他的皮包,拉上某个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的黑袍教士,向黑礁港的议员们推销一种叫“保险”的好生意。

随着灰鸽堡的陷落,原本“身处后方”的黑礁港已经成为对抗帝国暴政的前沿阵地;尽管黑礁港上下同仇敌忾,甚至不惜对原本的忠诚派同胞大下黑手,屠戮一空。

但要说他们没有考虑过后路,那也未免有些过于瞧不起人了。

所以卡林·雅克和艾伦·道恩书记官拿着有“白鲸港官方认证”的文件,找到那些家大业大的黑礁港议员们,兜售“产业保险”——假如黑礁港陷落,白鲸港不仅全额赔付,还将以较低的价格将他们因为战争而丢失的产业“暂时”买下来。

待到战争结束,只要他们手中还持有保险证明,随时都可以再重新买回去;当然,价格上要稍微高那么一点点。

看上去似乎是白鲸港和风暴师在尽力保障盟友的利益,实际上这里面至少有两重陷阱。

首先就是所谓“较低”的价格到底有多低,是个彻彻底底买方市场,马上就要面临战争的黑礁港产业主们完全没有议价权。

于是神奇的一幕发生了:一边是小书记官真诚的为客户们着想认真分析产业价值,一边是急于保底的黑礁港产业主们宁可“贱卖”也要弄到一份保险,避免被帝国反攻倒算而倾家荡产。

在客户们急切的催促下,小书记官也只有“勉为其难”的以极低的价格,“买”下了这些产业。

其次,就像某位著名军事家说过的那样:当你的物资被敌人夺走,你就该上报损失;假如你很幸运的又从敌人手中夺了回来,你就该上报缴获——同一件东西过了遍敌人的手,那就是两笔账了。

万一黑礁港陷落,风暴师再浴血奋战光复,面对已经遍地废墟除了土地什么也不剩的产业,就算他们有资本赎回,又准备靠什么重建?

甚至他们坚持想赎回也无所谓,有小书记官给他们标出的“天价”,还不是要找白鲸港借贷?

只要有一个人肯开口借钱,即将在白鲸港闪亮登场的“煤矿银行”就能展现出它真正的威力了:这头新旧世界资本汇聚而成的凶兽,将彻底渗透到自由邦联的血管与骨髓之中,于幕后掌控全局。

考虑到安森·巴赫,以及塔莉娅和索菲娅两位小姐,都将在这家银行中拥有很大一部分利益和话语权,忠心耿耿的小书记官愈发困惑自己到底是在为谁效力了。

至于某个刚刚在打赌中输掉了的参谋长,则带着一众军官团“四下出击”,兜售后勤和军火贸易。

面对即将爆发的战争,后勤供应商永远不嫌多;毕竟白鲸港再怎么富饶,也不可能支撑风暴师从长湖镇一路杀到扬帆城;精于世故的卡尔·贝恩非常清楚,如果不能趁现在压价,等到开战后再找,被敲竹杠的概率可就大多了。

而随着“奥古斯特军工厂”在白鲸港正式建成,原本只能纯手工的莱顿步枪终于可以批量生产了。

对于这种故障频繁,装弹缓慢又很容易炸膛的老式前装枪,已经基本完成新式武器换装的风暴师完全看不上,只列装守信者同盟的民兵又显得浪费…于是风暴师军官团打上了叛乱殖民地民兵的主意。

要知道虽然风暴师瞧不上,但作为一款克洛维军队制式武器,莱顿前装步枪依然比那些殖民地手里的自制火器强多了;再加上其适应性强,易于修理和改造的特点,简直就是标准的“民兵神器”。

原本对当推销员毫无兴趣的军官团,在得到了塔莉娅“除成本外,所有提成归个人”的许诺后,光速完成了“言辞拒绝”到“给得太多了”的转变;满含热情的将这件杀人工具当成生活必须品,推销给他们见到的每个人。

热闹喧嚣的冬炬城接风宴会,就在一张张吵得面红耳赤的脸孔和激烈的讨价还价声中,悄无声息的落下了尾声。

……………………

清晨,宿醉的安森缓缓睁开双眼,神智伴随着视线中从模糊变得清晰的壁炉炉火逐渐清醒。

煮鸡蛋,黄油煎咸肉,热牛奶,和一碗放了黑胡椒的牛肉大麦粥…享用完这顿被称为“拓荒者风味”的冬炬城特色早餐,随手换上塔莉娅提前放在衣架上的崭新军装,安森推门而出。

早早准备就绪,永远是那身礼服的小书记官背着双手,带着淡淡的微笑在门外恭候,像练习了无数次般开口道:

“早上好,安森·巴赫大人,您已经用过早餐了吗?”

“用过了,你呢?”

“是的,感谢您的关心。”扶了扶脑袋上的丝绸圆礼帽,艾伦·道恩微微颔首行礼:

“请问我们是现在就出发,还是等一会儿再……”

等一会儿…安森愣了下:“塔莉娅呢?”

“塔莉娅·卢恩小姐在莉莎小姐的房间里,准备用一整天的时间教会她如何制作一顿丰盛的早餐。”小书记官解释道:

“我已经前去问询过,她表示今天是自由邦联的会议,白鲸港与风暴师有您一人到场即可;人太多的话会显得过于喧宾夺主——是的,完全是字面上的意思。”

“那卡尔,法比安还有阿列克谢他们……”

“也是一样,法比安中校要去监督军营的施工,卡尔参谋长正在和一群承包商谈判关于军靴和冬装供应的事情,其余的军官们则忙于替奥古斯特军工厂…倾销库存。”

小书记官停顿了好一会儿,才想到这个听起来比较无害的回答。

安森点了点头,忍住没笑出声。

“议会代表们那边,波丽娜·弗雷小姐表示她还有些紧张,希望您可以在开会前与她私下里单独见一面,哪怕几分钟也好。”艾伦突然压低了嗓音;

“作为您的书记官,我自作主张的替您拒绝了这份邀请——这里是冬炬城不是白鲸港,我们无法保证当您与她见面时,周围没有其它殖民地的眼线,万一被公开的话会造成非常不好的影响。”

“当然,如果您一定要见她的话…直至会议开始前的十五分钟,波丽娜小姐都会待在自己的房间里恭候,您随时可以……”

“不,你做的是对的。”安森抬手打断道:

“我们这次到冬炬城是以客人的身份前来旁观的,既然是旁观,那就不应该在这种时候还和某一位议会成员有任何私下里的接触。”

他甚至怀疑波丽娜会故意把消息透露出去,让其它殖民地亲眼看到风暴师对灰鸽堡自由派支持的力度——等于是想反向将风暴师绑在弗雷家族的战车上。

明明是可以在幕后操控的事情,安森当然不可能亲自下场。

“另外…黑礁港那边也有一些好消息,我们的‘产业保险’至少已经有七十位产业主投保,总价值至少在四十万金币以上…当然,是行价。”小书记官故作波澜不惊,只是语气里依然透着几分得意:

“如果一切顺利,至少战后能为银行和风暴师带来不少于百万,甚至两百万金币市价的固定资产收益。”

两百万?安森面色惊愕:

“有这么多?”

“真有这么多。”

小书记官认真的点头:“这些全部都是固定资产,并且在开发程度上远远高于只有五十年历史的白鲸港,各项方面都已经非常成熟,产能也有保证——尤其是那些种植园,即便战争后全部推到重来,产量也远高于我们正在开垦的军团农庄。”

“当然,这只是估价之后得出的结果,实际上如果不是因为战争,那些产业主根本不可能出售他们的产业——他们当中很多人已经是第三代,第四代殖民者,在新世界的家族历史也普遍在百年以上。”

“如果顺利,他们的产业将与他们的家族一起,成为‘煤矿开发银行’和卢恩家族在新世界站稳脚跟的基石,其中的利益甚至将远远超出风暴师在瀚土的全部所得。”

一边说,小书记官侧身让开门,同时递上一直放在包里的三角帽:“安森·巴赫大人,您该出发了——自由邦联的诸位代表们,都在恭候您到场呢。”

“是吗?”

接过帽子的安森整齐的戴好,面无表情的淡淡道:

“那走吧,不能让他们等急了。”

“是。”

小书记官躬身行礼,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

当两人来到冬炬城议会的大厅时,高耸的拱顶下早已座无虚席,同时原本中间一条长桌,两侧摆满椅子的松散布局也被改变:他们将长桌横着挪到了“大壁炉”位置,并在其后一字排开,放上了六把正对大门的扶手椅。

之所以有六把,是因为自由邦联并没有因为帝国的平叛大军控制了扬帆城,甚至清洗了城内的自由派,就将这座重要的殖民地排除在外。

甚至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横在大壁炉前的长桌相当的宽敞,在摆满六个人的位置后仍有不少的空余,足以再放下更多…比如说,十三把椅子。

至于自己……安森扭头望去,在

言教授 要撞坏了 小说 pgone大几把

大壁炉左侧廊柱下找到了面克洛维的独角兽王旗,以及摆放在旗帜前的席位——位置上,甚至比那六个席位还要更靠后些。

既不敢得罪,又不想太过卑躬屈膝…自由邦联对白鲸港和风暴师又敬又怕的想法,可见一斑。

感受着长桌后面那五双神态各异,复杂至极的眼神,淡然一笑的安森头也不回的走向他们为自己准备的席位坐下;一旁的小书记官谦卑的站在椅子后,随手掏出了用来做会议记录的笔记本。

望向安森那没有任何表情的脸孔,精

言教授 要撞坏了 小说 pgone大几把

心准备了这一切几名议长纷纷松了口气,互相对视了一眼,最后作为东道主的冬炬城议长不得不站起身,硬着头皮大声说道:

“我宣布——自由邦联第一届至高会议,正式开始!”

喜欢我必将加冕为王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